管理我的频道

稳定美中台三角关系考验朱立伦


朱立伦胜选出任国民党新主席,他表示要处理好对美关系,也要处理好两岸关系。但事实上,无论是美台还是两岸关系,都不是台湾可以主导的,台湾的利益摆脱不了美中关系的影响。稳定美中台三角关系考验朱立伦。


朱立伦以超过8.5万票胜出国民党主席选举,较现任党主席江启臣的得票多出超过一倍。当选后,朱立伦第一时间声言会团结党内力量,重建两岸所有交流平台与沟通管道,亦会启动对美代表处的筹备工作。


这是他辩论会中的承诺,当时他说,台美关系非常重要,如同两岸关系一样重要。他还说过:只“亲中远美”绝不是他愿意见到的,“亲美远中”也不是他要做的。他要做的是平衡,并在这个过程中,让台湾获得最高利益。话当然不错,不过,美中台三者不是一个等边三角形。力量不对等下,美中关系永远大于美台甚至两岸关系。当然,两岸关系是台海和平的定海神针,问题是美国极不愿意两岸关系突显。所以,目前来看,平冲美中台三者关系,尤其是两岸关系才是台海稳定、台海安全的基石。


中美关系不稳台湾作出误判


朱立伦故意回避了,美中台三者之间的平衡关系。其中,三者平衡的支点是中美关系,台美乃至两岸关系受制中美关系。整个三角平衡关系中,台湾不起主导作用。


美国总统拜登上台百日演讲指出,美国将勇敢面对中国,乐见竞争,但不寻求冲突,全面捍卫美国利益。并以来对台友善的作为,包括驻美代表萧美琴受邀出席拜登的就职典礼、力挺台湾参与国际组织、宣布军售的时间比特朗普政府更快、甚至加码,直到派出特使团陶德访台,起码表面上看,中美关系冷却,拜登想推动美台关系更甚于中美关系。


这番动作,在台湾看来,拜登政府是将“美中”、“美台”关系平行化,更重视台湾对美国的“实质安全利益”,要走向“建设性战略清晰”。台湾的学者认为,在印太关注的核心区域,台湾的重要性在地缘、经济、科技、人权、民主价值的重要性越来越高。作出美中台三角平衡关系被打破,美台关系突显重要性的错误判断。


有台湾学者甚至认为,近期的美中台三角关系,呈现“一正二负”的结构,也就是台美关系为正、两岸与美中关系为负。这样的三边关系,可以说是从 2016 年蔡英文与特朗普陆续上任后,迄今的变化趋势。但即便看上去有些微变,也丝毫不改美中关系主导美台关系的大局,本质上是受美中关系有变影响的。


需要认知的是,美中台三角关系向来有结构性的不稳定,容易受到单一事件,尤其是台湾政党轮替所影响,产生的是阶段性变化。而且这些都是表象,甚至就是极短时期的一种政治博奕。美中关系在美中台三角关系中仍起决定作用,是铁定不变的主轴。


美国破坏了原有的三角稳定


虽然,目前两岸分离分治,但两岸同属一中,台湾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不可分隔的一部分是世界公认的事实。一直以来,强调一中,维护好美中台这一个三角关系,是台海稳定的基石,也是美国不愿突破的基调。


但这样的稳定基石正在拜登政府不断向台湾倾斜下破碎。今年6月24日,美国在台协会(AIT)驻台北办事处副处长谷立言表示,美国不再视台湾为美中关系中的一个问题,反而是推动一个自由开放的印太努力中的机会。


他表示,差不多二十年前当他首次在台北工作的时候,所有的议题都会回归到两岸关系,都会考虑台湾如何才能置入美中关系的大局之中。


谷立言在演讲中表示,过去三年美台双方全力以赴聚焦于如何合作协助其他国家发展经济和完善民主制度。“我已经记不清我和处长一起与我们的台湾伙伴开了多少次会,而会上‘中国’一词根本就没有出现过,”谷立言说。


谷立言明显表述了美方意图打破原有美中台三角稳定基石的事实,美台之间在改变原确定甚至默契的游戏规则。而这一现象,不可否认的事实,也是因为受特朗普政府上台后改变了美中关系的影响。


即使拜登总统上任前期也没有改变不正常的美中关系。美国总统拜登就阿富汗战争结束发表讲话,明确表示撤军的决定是要应对世界的变更,因为正和中国进行激烈、严肃的竞争。蔡英文在台北见美国跨党派代表团。虽然其中主要成员均为已经卸任的官员,却是拜登上台后首次访台的美国高层代表团。


美舰频繁出入台湾海峡,美军战略轰炸机近日再度部署在西太平洋要地关岛,又与隐形战机在附近水域展开布雷演习,测试反介入与区域拒止的能力。美英两军航空母舰战机亦在区内联合行动,加强对大陆的军事威慑。此前3月25日,美国与台湾签署了“海巡合作备忘录”,等等。


美国不断有动作打破原有台海的平冲,解放军也从海空进行反制,台海的宁静由此被打破。


加重两岸关系有利稳定台海


朱立伦想稳定美台及两岸关系的出发点,似乎没毛病,但立意还是没有走出“美中”、“美台”关系平行化。他希望在美台及两岸关系的平冲中求得台海稳定与和平,可能是徒劳的。应该看到,如果加重两岸关系的份量,可能更有利台湾稳定和台海和平。


拜登主政下,外界看到的是中美对抗基调越演越烈,与此同时,解放军为维护主权频频出击,台海风云诡谲。夹在两强争霸、两岸僵局之下,台湾没有置身事外的自由,没有可以平安稳定的前景。但事实上,大国博奕,基调随时会随利益改变。


2000年,民进党籍的陈水扁上任,2002年提出“两国论”、2004年“防御性公投”、因应2005年中国通过“反分裂国家法”、在2006年“终止国统会与国统纲领”,以及2007年“入联公投”,引发中国大陆强硬批评。他制造一连串的两岸麻烦,被时任美国总统小布什称为“麻烦制造者”。


九一一恐怖攻击事件后,小布什政府以反恐和本土安全为首要目标,中国大陆借机改善中美关系,合作反恐。小布什对外宣称,反对台湾领导人任何可能改变现状的谈话及行动。


2008台湾执政再次轮替。马英九代表国民党上任,提出“活路外交”、“外交休兵”政策,不再扩展邦交,以一中友好的姿态换取中国大陆给予台湾“国际空间”,台湾经济与参与国际组织日益与中国大陆合作,创造了台海和平的空间。


历史就是最好的镜子。依目前美中台三者之间的实力,在这个不等边三角形中,中美关系的边长远大于美台关系,甚至影响两岸关系。当然,强化两岸关系对改善美中关系有正相关作用。朱立伦也好,国民党也罢,能做的唯有不挑事、不惹事,信守“一中”,突显“一中”,在“一中”之下强化交流,才能维护两岸及台海稳定局面,让台湾获利。


今天,朱立伦重返国民党出任主席,正值美中两国领袖通话,谋求改善关系之间。拜登在通话中强调,美方从无意改变一个中国政策。美国不会不断去触碰中国大陆的主权底线。美中关系方面,在共和、民主两党共识下,拜登仍会维持“抗中”基调,但倾向与中国既竞争又合作,中美对抗可望趋缓。


可以简单判断,美台关系更多的是军备输送,是大棒;两岸关系改善更多的是经济利益,是胡萝卜。台湾的利益该如何获得?这样的形势下,朱立伦“美台”、“两岸”的两边平冲,孰轻孰重应该掂量掂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