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冯检基:立志参政的民主人士会重来

文/纪硕鸣 赵银峤


从香港社会底层走来,致力关心香港民生,曾经的香港政治团体的创办人、立法会议员、香港民主老将冯检基,在参政选举的几起几落后,遭到泛民派排挤。在反对派纷纷落马中,独树一帜、洁身自好。他表示,立志参政的民主派人士,一定还会参选。


与香港民主、民生有缘,一生周旋在政治中,冯检基最近的爱好却是网络直播,热衷网台《Up Channel》。他是创办人、总监,同时也出现在萤屏上,是主播、主讲。镜头前的冯检基换了发型,更显年轻,讲的内容还是和香港的民主、民生有关。


虽然,面对香港国安法后将迎来接二连三的选举,冯检基已明言,目前这不是他生活中的重要选项。他的网台标志另辟捷径,用的是橙色,避开黄色,也不用红色,是想要大众可以重新认识的色彩。不过,这款橙色,则是冯检基 2018 年参与立法会九龙西补选时的主题颜色。


香港国安法推出,泛民主派纷纷在国安法下落马,而香港民主民生协进会前主席冯检基则因与泛民有分歧,早早退出民协,看似可以置身度外的民主老将,因为不少昔日“民主战友”入狱感惋惜。


虽然香港选委会界别分组选举提名期日前结束,非建制派几乎绝迹。共有1247人报名参选,角逐逐967个选委会席位。36个选委组别,仅有13个组别有竞争,预计有611人可自动当选。但冯检基表示,立志参政的民主人士,一定还会参选。


走上民主路要有底线


2016年香港立法会选举落选后,他参与2018年3月香港立法会补选,并参加民主派的初选后被民主派劝退。后退出民协,独立参与2018年11月香港立法会九龙西地方选区补选,被泛民主派视为建制B队、中间派。曾经香港民主发展的战将,却遭人排挤,不带玩了。


不过,几年后,形势逆转,香港泛民主派溃不成军,他却避过一劫,反而有了优势,有建制的人找他,认为他可以代表民主派出征接下来的选举,冯检基却表示还没有提振兴趣。


上世纪八十年代,冯检基就和民主派元老司徒华讨论过几个处理与北京关系的问题。有什么要谨慎要小心的?司徒华的意见,第一个,即中央完全不接受你挑战他的权力;第二个,就是统一,中央政府一定要统一,当然统一的形式和方法,要确定。司徒华当时说要小心,这些就是红线,现在讲是底线。


冯检基认为,底线之上,中央是愿意和民主派谈的。2014年的占中,香港民主发展,中央都有和非建制派谈,“中央在底线之上,愿意同非建制派谈,我们最大的问题就是错失了这个机会。”


失去了对话机会,香港的民主派还能否找到生存空间?冯检基并没有完全失望,他认为,新的情况之下,民主派只要不是想推翻特区政权;离开暴力,不打打杀杀,在框架之内改变政策,还是有前景的。没有触碰红线的民主派可以进来,在圈内争取民生,争取民主,争取更多的政治制度上的开明开放。


民主只是工具民生才是目的


冯检基觉得有两件事很重要,第一是按基本法继续一国两制;第二是他认为,根据基本法的四十五条和六十八条,列明了立法会、特首最终由普选产生。但关键仍在中美关系,中国一定要封锁所有美国推翻特区政权的可能性,中国和美国,将来可能良性竞争,不是谁消灭谁。那么,香港实现双普选的可能性会高些,但什么时候才能实现呢,冯检基认为现在看不到。


红线影响着政治人物、政党。冯检基判断,如果政治人物、政党立志为香港民主民生,清楚知道什么是在框架之内,民主派就有参选的空间。“短期内难的,因为主要的民主派政党都散了、消失了,宣誓风波让相当多民主派人退出,现在民主派出来参选,我相信人数少了很多。他们要整理自己的存在,需要时间。”


选举,必须由选民来决定参选者的命运,要有相当数量的选民支援。2012年,冯检基参加超级区议员选举时做过民调。民调在九龙西范围,93%的人认识冯检基,支持度是六成以上,即知名度。深水埗区99%认识,支持度是 70%以上,选举稳赢。他感觉,现在的选民已经大变,变成什么样,不知道!没把握!


虽然,冯检基没有表态自己会不会东山再起,但他赞同民主派要走出来。“我和民主派说,如果不想参政就算了,如果想参政,任何形式的选举都可以试。”


从关注民生到投身民主,究竟是为民生还是民主?冯检基强调,自己从头到脚都是为了民生,能够和决策者沟通,由决策者了解市民的需求再做决策,这个是最好解决民生问题的方法。


归根到底,香港的民生才是最终的目的。“搞政治、做决策、搞政策,最主要是搞好市民的生活,但是我说,现在的执政者,自回归以来,除了董生好点,其他特首都不是这个方向。现在的人搞房屋问题搞到现在,如果不是港澳办主任夏宝龙讲要取消㓥房,特区政府这些官没人说要取消㓥房。”


一直以来,冯检基出了名的关心社会底层的住房问题。在立法会当议员时,他会经常要见房屋局长,讲房屋问题,尽管很多建议都不被接受。


2017年港府新局长陈帆上任,那时冯检基已经不是议员了。陈局长上任第一个星期,冯检基就打电话给陈帆局长,想约个时间聊一下㓥房问题。但陈帆说,哎呀好忙啊,就电话说啦,我有几分钟给你。


冯检基很无奈:我有方法去处理㓥房问题,但你半个小时都不肯给。“所以你会发觉,原来当你不是议员的时候呢,对不起,没有人肯见你。”民选的议员才被重视,冯检基看透了这种虚伪:民主只是工具,民生才是目的。 


出生香港贫穷家庭


接受访问,冯检基只认为自己处于中间的位置,不是中间派,即使称作温和的民主派也不确切,只是相对而言。他坚持自己一以贯之的观点,民主只是手段,民生才是根本。走上争取民主之路,终究是为了香港民众可以过上好日子。


冯检基出生于香港贫困的六口之家,父母、哥哥和两名姐姐。他在父亲73岁那一年出生,三个月后父亲离世,母亲带著哥哥定居大陆,他则与二姐相依为命,二姐亦姐亦母照顾他,终生未婚。对冯检基来说,心中的愿望是一家人可以坐下来一起吃饭是最快乐的时光,但他的家从来没有完整过。


不少小学的同学,他们的父母49年后从内地过来,但亲戚朋友,有在台湾的,有在内地的,也有来到香港的,大家互相怀念,却没有机会再聚在一起了。


可能就是天注定,从小到大,冯就是喜欢中国历史,尤其是中学时,深感中国历来就讲大家庭,现在一家人四分五裂,一个国家四分五裂。一个国家分成四个政府管理。香港归英国管,澳门是是葡萄牙管,台湾呢,由当时的国民党政府。


读过中学历史之后他醒悟到,如果真要做到中国一家人可以坐在一起吃饭,可能真要通过政治的力量才能做到。


从小奠定政治抱负


到了66年文革,还在读中学,冯检基就开始有了参政的念头。中三、中四时就关心选举、国家、理想、理念之类的概念。从中学、大学,直至去英国读书,关心的都离不开这些。 


家里穷,希望他读理科,以后容易找工作,但他的兴趣在政治,在一家人团聚,帮穷人。那时就问老师,我读理科的话,将来报考大学是否可以读政治?老师回答,先把会考考出来才有选择。


但是,因为家境不好,冯曾经无法交学费不能上学,是班主任帮助付书费,他自己暑假还是要外出打工,做过三份工,每天十二个小时,做火柴盒大小的玩具小车;帮邻居小朋友补课;到一家公司做访问员。暑期两个半月赚了大概一千多,当时一年的学费约四百。


入读香港大学社会科学院、三年香港社区组织协会工作,都聚焦在社会、民生。再到英国留学,布拉福大学(University of Bradford)二位导师在其大学一年级时为其分析在香港社区组织协会的工作经验;在二年级后为其分析香港的政治结构,政治模式及演变历史,对其回港后参与政治工作有著重要作用。奠定了他的人生目标。


1982年在英国布拉福大学毕业后返回香港,冯检基组建政治组织,参与香港市政局选举,并成功当选。成立香港民主民生协进会、参与香港临时立法会。2000年香港立法会选举,冯检基重回立法会,并于2004年选举和2008年选举中成功连任,代表民协的唯一议席。2012年冯检基参加超级区议会选举,以“力争泛民第3席”为口号,最后取得超过26万票连任立法会议员。


之后,冯检基和泛民在价值观上渐行渐远,参选数次落败,直至退出民协,离开泛民派的大队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