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兜兜转转回到娱乐 这次可能更加凶险


       这些天,因为他举办了一场风生水起的60大寿生日会,在朝野引起关注,又一次让不少上海知名人士卷入了风口浪尖。知道他,是因为早年经常在香港娱乐版上有他的新闻,一个沪港两地的风云人物;见到他,是因为他立志从娱乐版转身到财经版,要提升品味。不过,兜兜转转20年,他还是回到了“娱乐”。不忘初心,娱人娱己,这一次又将掉入险境,闯的祸远比前二次更大。   

 

已经一年有余的疫情,让我们知道病从口入,而他举办这场风光的生日派对,又让我们知道,什么叫做祸从口出。  

 

都说他人不坏,所以朋友多,却因为他的率性、豪爽又往往祸从口出、言多必失,不少朋友也被连带着倒了下去。可怕的还是,同样的错犯了几次,在人生长河中淌水,被同一块石头绊倒了好几次。  

 

本来,即便从监狱出来,人还是人,应该有享受自身快乐的自由。一生一次的60寿庆搞的开开心心不是什么事,用的都是自己的资源。但我们不是只生活在自己的世界,还有社会的感受。何况,那些出位的言论闪烁出浮光掠影的惊人想象,更可能被扯上政治安全。  

 

电视台主持如果用私人的时间,以私人情感的理由去参加一些私人派对,按理也允许。不过,你空巢而出,共同站台,台上言词出彩,作为建制的主持人究竟该如何说话,该为谁说话,体制内都有明确的政治标准的吧?  

 

这一次,一直在台上光芒万丈的上海主持人群体形象,直接就倒在台上了。  

 

说性格决定命运一点不假,情商太高的人往往就让智商笨拙了。他高调、大嘴、永不消停的张扬,却不懂得,这个社会已经不是靠吆喝可以成事,叫的越响的,可能就是跌的越惨那个,要与虎谋皮,无疑于找死。  

 

记得20年前他就犯过一次错,以后接二连三的出错。

 

想从娱乐进入财经新闻              

 

在香港媒体任职,我开始主要撰写财经新闻。在行内,大家都知道,财经新闻报导的才是正经做生意的。  

 

2002年5月的一天,一位熟悉的公关公司朋友来电,他要为上海“首富”安排一个庞大的香港媒体、投资基金经理团赴上海,去看上海“首富”的地产项目,邀请我一起赴沪。还告诉我,他希望可以转身从娱乐版走出来。  

 

当时有些不以为然。我是上海人,知道上海藏龙卧虎,只不过他比较高调,不认为经常出现在娱乐版上的他会是上海首富。所以没有应允。  

 

隔天,我的老板受邀去位于香港北角渣甸山白建时道81号,叫我随行,说去见见上海首富。  

 

那是一个独立别墅。1999年4月,他以8600万港元购入,并且花3000万港元豪华装修。几乎用了售价一半的装修费,说来令人咋舌。这数字在当年是天价。  

 

进门大院子,看到了二辆高级房车。公关公司的朋友和他的秘书在门口迎候。走进大厅,放眼望去,各处都有不少用“金”包裹着的装饰。真的可以用“金碧辉煌”来形容。  

 

知道他和他的同居伙伴在上海黄河路开着知名餐厅。我在此第一次品味到“阿毛炖品”,厨师都是上海请来的。饭菜很适合我喜欢的上海味道,老板也直夸上海菜好吃。  

 

席间,又提出让我去上海见证他将华丽转型的这一刻。老板听闻,把球踢过来,让我自己决定。  

 

我当然不能否定前面不想去的表态。推托手上事多,对上海也熟悉,就不特地去参加这二天一夜的采访活动了。我让他们把数据发过来,照样可以报导。  

 

那一次采访,香港的主流媒体倾巢而出,唯独我们没有随行。

 

被娱乐记者挖出了艳史        

 

一周以后,出事了!  

 

香港《一周刊》派了一位美女记者,一路围着他转。他一高兴,把自己的清宫秘史都掏了出来,都是男女之间的桃色新闻。  

2001年,他在香港的豪宅遭贼人光顾,事后主动对媒体表示,光是被窃的现金就达到130万港币。“上海首富”的称谓,由此开始为人知晓。  

 

随后,香港的大小报纸狂炒他与香港女星的绯闻。当时的他在合作伙伴面前并不掩饰对自己的名字与香港女星联系在一起的得意之情。“或许,在他看来,与香港女星的绯闻是打开在港知名度最快捷的方式。”有人一语道破。  

 

在美女记者面前他都一一和盘托出。柔情、激情、缠绵,《一周刊》声情并茂、图文并行,独家出了一个封面报导,把他的情史细细诉来。  

 

面对凶涌的与情,他想请我帮忙危机处理,用一个正面报导来澄清,还说了一句,出多少钱也没有关系。这个,我作不了主,把球踢回给了老板,让他们跟总编辑去谈。最后自然不了了之。想从娱乐版进入财经版的梦想泡汤,他最后还是留在了娱乐中。  

 

值得关注的是,2000年以前的他很少为内地媒体关注,却迅速以其爆出的“豪言壮语”而进入到公众视野。2000年,《福布斯》大陆富豪榜估算他当时资产为0.66亿美元,名列富豪榜第94位。随即,他公开表示了不屑:“远不止这些!我家族全资拥有的上海农凯发展,在上海以发展房地产及基建为主,总资产近150亿元人民币。” 由此,2001年的排名他上升至第41位。  

 

对他来说,成也高调,败也高调,江山可改,本性难移。

 

每次闯祸都惊天动地         

 

2002年,他透过与伴侣关系密切的刘金宝,轻易从中银香港获得21亿港元贷款,再用15亿港元,收购拥有22亿现金的建联通(后易名上海地产)。他凭着财技,获得大量现金。  

 

2003年9月,他接连卷入中银香港前总裁刘金宝贪腐案,虚报注册资本罪、操纵证券交易价格罪,被判刑三年。  

 

2006年,涉及资金高达339亿元的上海社保基金案曝光,原上海市委书记陈良宇等几十名官员落马。此案曾经被称为涉案人数最多、金额最多的“上海第一大案”,他也牵涉其中。  

 

那年8月,刚出狱仅仅三个月,就被上海当局调查其在囚期间的特殊待遇,并再次因“协助调查”而失去自由。他就是有这个本事,在狱中还可以打长途电话到香港。不少监狱管理人员因涉案遭到查处。翌年,上海检察院指他与上海社保基金案有关,并因行贿、挪用资金等多项商业罪批捕。  

 

2007年11月30日,因单位行贿罪、对企业人员行贿罪、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和挪用资金罪,被判刑16年。直到2020年提前释放出狱。  

 

有人说,他第一次官司搞翻了提蓝桥监狱,第二次官司搞翻了青浦监狱。16年刑期减刑3年,是坐在轮椅上从监狱抬出狱的。这次寿宴神龙活虎。估计这次事情闹大,倒查减刑案子,又要出大事了。  

 

他的60大寿生日派对以“不忘初心 回归本色”为主题,套上了中国发展的主旋律。“不忘初心”一词,最早意思是说时时不忘记最初的发心,最终一定能实现其本来的愿望。  

 

近年“不忘初心”已经成为重要的政治术语,正能量的诠释。是以简洁明了的语言阐明我党起航出发为民众立下的誓言。如今,这样的铮铮之声,浩然之气被人烂用,那些英烈伟人怎能睡的安稳?人们质疑、上纲上线的问:刚刚出来的你,初心又是什么呢?当局细思极恐的是,有没有阴魂不散的事!  

 

最为人不堪的是上海电视台的6位主持。虽说上海广播电视台在向宣传部报告中尽力淡化整件事的性质。表示那些主持都是自己的时间、没拿费用、不代表SMG等等。不过,看主持们集体上台,每个人表态发言,虽然简短数语,却让人听出丢了骨气的声音。事实是,主持人哪有免费的午餐?出了事还不诚实,把SMG的领导都搭进去了。  

 

主持人陈蓉站台说:“我们是不是SMG东方卫视主持人今晚倾巢出动,东方卫视春晚阵容也不过如此啊!大家好,我是陈蓉,今年刚刚认识周公子,是新朋友,但是也成为好朋友了!”  

 

倪琳谈到:“在这个台上,若论嘉宾年份的话,我是认识周公子时间最长的,我认识周公子有23年了,我是东方电视台倪琳!”  戴刘菲说:“相比倪琳姐,我认识周公子比较晚,但是跟周公子一见如故。我是上海电视台第一财经主持人戴刘菲。”  

 

海燕说:“大家好。以前认识周公子都是在报纸上。也是今年刚刚认识周公子,比较晚,但是一见如故。我是来自SMG的海燕!”  朱桢说:“我是叫周公子大哥的朱桢!”  

 

程雷说:“我第一次知道周正毅喜欢人家叫他周公子,我叫他周先生。陈蓉是今年刚认识,在上海滩不认识周正毅不正常意思不对了啊,所以我很早就认识周正毅了,20多年前就认识他了,他在黄河路上(做生意时)就认识。我只能说上个月周先生刚刚认识我程雷,说明我现在慢慢混得上档次了!”  

 

所有的表态,都是献媚,没有一个、没有一句上档次的。在这个不忘初心的生日晚宴上,他们忘记表露作为一个大台主持的初心。这和观众在荧屏上看到,与粉丝们心目中的形象格格不入。  

 

无论如何,中国公营电视台的主持,代表着政府的形象,挥洒着这个时代的正气。出席一个有争议人员的生日派对已属有争议,还要集体上台表白,聚众群起阿谀,在在都无情击碎了这些著名主持的品牌。让追星、崇尚明星效应的社会大失所望,让本以战战兢兢的上海领导情何以堪。  

 

今年7.1,上海有隆重纪念活动,眼下正值筹备庆祝建党百年的大日子,上海各处都在传播建党伟业,这出生日派对戏坏了上海正熬着的这锅粥。虽然,上海主流媒体都对这一事件失声,央媒也视而不见,但这样的大事大非难以轻轻放下,这后面还有多少故事和人会浮出水面?中央不会就此不理,后果可能很严重!  

 

他想从娱乐进入财经,兜兜转转却陷进了政治旋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