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当社会缺少公义 法律只会是摆设

 最近,为一位八旬台商曹晨平抱不平,写了二篇文章。一篇文章《逾二千万租金无法收取的背后》,揭露了法院不公义的过度查封,不管该案涉嫌骗贷、不顾业主及公司员工以租金为生的事实,将台商的一幢商务大厦的租金收存法院,剥夺了他作为业主应该合法收取租金的权力。另一篇文章《一个为推动两岸法治而来又陷入上海骗贷司法旋涡的台商》,讲述该台商受骗贷所累,遭法院过度查封;银保监局查明平安银行贷款严重违规,损害善良第三者的利益,下达了“责令限期改正通知书”,却不作行政处罚;租客借机不付租金,还私刻业主公章签合同,公安不作处理等种种不公义情况。最近,有关部门调查结论来了,上海银保监局终于对涉嫌违规骗贷“提请行政处罚”,真相不断浮出水面。但令人仍然不安的是,背后可能的不公义。


2014年1月7日,国家主席习近平在中央政法工作会议上,引用到了唐代史学家吴兢在政论史书《贞观政要》中的一句话:“理国要道,在于公平正直。”习主席强调了公义的重要性。


公义是什么?是社会上每个人都得到公平与公正的待遇,平等的资源分配,不因种族、肤色、社会经济地位、职业等而有偏差,各人都可以享有同等自由及对待。这是社会的道德和良知,是社会平等稳定的基础。都说,法律是社会道德的最后底线,但一个社会不敬仰道德,没有了公义,底线也绝对守不住,或者,它只是一个摆设。


限期改正就该承担责任


平安银行上海分行正在上海高院诉台商曹晨平担保一笔7亿人民币的贷款。要求他承担担保责任时,贷款当事人已经在看守所中忏悔,交待了会同银行人员欺骗担保人的过程。银行知情一笔贷款被私分,却再追加贷款去平前面的欠债,涉嫌骗贷,也同样欺骗了担保人。上海银保监局根据线索查出银行“贷前调查不尽职、贷后管理不到位”等四个方面问题。向平安银行上海分行曾发出了“责令限期改正通知书”。然,涉及七亿坏帐的“不尽职”,平安银行仅自查,没受任何处罚。


银保监局要求“限期改正”已经成为坏帐的那笔数亿贷款,承担责任的不应该就由平安银行来改正吗?奇怪的是,平安银行却在法院诉讼担保人,要把改正的责任让毫无过失的担保人担下。另一方面,自知理亏的平安银行却一早又把债权拍卖了出去。


今天,台商坚持一再讨说法,在中国银保监会督促下,上海银保监局答复终于来了。看似查清了问题,“提请上级机关根据平安银行的违规情形及问责到位情况以及贷款的相关涉讼的推进情况,对平安银行进一步采取包括行政处罚在内的监管措施。”确定了这起贷款坏帐银行需要承担责任,但实质却可能让当事人掉入司法旋涡。


上海银保监局调查指,“根据平安银行总行有关内部规定,大事业部的展业范围为全国,事业部贷款的贷前调查、贷中审批及贷后管理等职能由事业部承担,但指定相关分行负责合同签署及放款出账职能。”并认为,暂未发现平安银行上海分行在此贷款的放款环节中存在违规情形。


意思就是,7亿贷款案由平安总行事业部操作,上海分行代为签约、盖章放款。出了问题,追责总行事业部,上海分行可以不承担责任,它只是一只白手套。也就是说,涉嫌骗贷去追责总行,分行则可以双手一摊:没过错呀,合同也没问题,照样可以向担保人追款。


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


上海银保监局作了调查,对这种白手套的做法应该是一目了然的,却以欲盖弥彰的春秋文笔,为平安银行上海分行背书了。明眼人一看就知,这是为平安银行上海分行与总行撇清了关系及免除该承担的责任。这个结论,极可能就让无故的担保人吃药了。


事实上,平安银行这样的神操作,可以减低所有贷款操作过程中的失误风险。上海银保监局或“无意”中保护了的这转嫁责任的行径。如果把上海银保监局的结论拿到上海市高院正在诉讼的法庭上。法院可以根据起诉方没有违规的这一结论,“简单粗暴”的作出对台商不利的判决。很显然,过程看上去都没有毛病,但对担保的当事人是公平与公正的吗?明知有错而放任,一个不公义的结论,完全可能让法律变成摆设。


然而,在涉贷及担保的当时,贷款人都认定这是平安银行上海分行的业务,根本不知道金蝉还能脱壳。问题是,既然金蝉脱壳了,壳就不是金蝉了。平安银行上海分行不承担一切责任,那也就不应该具备追责的权力。这是一个简单的责、权、利的逻辑关系,天下从来没有免费的午餐。


不知是良心发现还是要补漏。肯定是平安银行这种缺少公义的操作机制被监管部门识透。2021年的平安银行已经整改,将总行原事业部存量贷款业务都划拨上海分行承接管理责任。银监局表示要从严监管,“防止上述同质同类问题再发多发”。显然,对平安银行来说,这绝对不是一起简单的孤案。还让人心生疑窦的是,该不会是平安银行的事业部根本就是没有对外放贷资质的行政部门,为获取利益参与借贷。被监管部门识破,现在亡羊补牢?如果这是事实,那么此案应该涉及到金融机构的制度性腐败,甚至影响到国家的金融安全,绝不危言耸听!


更何况,在贷款当事人的交待中,确认平安银行上海分行及员工与平安银行总行存在违法违规共同过错,有姓有名,还有原平安上海分行领导杨华的参与。杨华已因涉其他案件被收押。


牢牢把握社会公平正义


习近平总书记曾指出:“必须牢牢把握社会公平正义这一法治价值追求,努力让人民群众在每一项法律制度、每一个执法决定、每一宗司法案件中都感受到公平正义。”法治不仅要求完备的法律体系、完善的执法机制、普遍的法律遵守,更要求公平正义得到维护和实现。


公义在很大程度上被确认其道德上的正当性,合于公正或法律的要求。权力部门无视事实的偏袒,不公开透明就是不公义。据悉平安银行处理了七位涉案人,却拒不公开被处理人的名单。当事台商要求信息公开,公开调查资料及该涉嫌骗贷有哪些涉案人,以及违规违法私分、挪用资金的流向。但遭到银保监局以商业机密为由拒绝。信息公开依法属正当或应当,合于公正与正直的要求,是公义,有利法律判断,很遗憾,受到了非公义的阻挡。


有人说,公义的基本意义,乃为严格恪遵律法。但法律要成为公义的审判者,首先社会要有公义。一个社会,当有公义主宰,一切律法无不圣洁、公正和善良,处事没有偏私,审判力求公正,才能不处罚无辜、不放纵罪人、不故意再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