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从疫情“敌占区”来到上海“解放区”

回家,是一种温暖的感觉。尽管从上海移居香港已经整整30个年头,但说到上海老家,骨子里仍然保留著那一份满满的情感和温暖。不过,疫情后,要回家变得是一件奢侈的事,尤其是从疫情严重的香港回到控制了疫情的上海,饱受的是乡情乡愁,也难免有些乡怨。
 
出生地,是人生的根,根在哪里,家就在那里。是情感的家园,是难以忘怀的归属,那里有一世的乡情乡愁。


因为疫情,已经整整九个月没有回上海了。女儿开学重返英国,我也决定选择回家,积累了很多事务要处理,事实上还是有一些想“家”。尤其是上海本帮菜的浓油赤酱,那是朝思暮想中一份最爱。


每年一度的春天,唯独上海有的烤子鱼,满腹鱼卵、内质细嫩、味鲜香甜,想到都会直淌口水。今年虽然错过了季节,但有朋友特别冰冻了一部分,就等回上海重拾那美好的味蕾。


(一)


香港疫情第三波有一段时间看不到头,每天不仅都有外来新增的感染者,还起码有一个以上的本地确诊者。最要命的是无源头确诊者、无症状确诊者,让香港防疫扑朔迷离。


爆发的第三波疫情在香港持续不断,无法消停。专家还说,香港第四波疫情其实正在走来。可惜了,港府刚刚才花费数亿港币,还动用了祖国力量进行的全民检测前功尽弃。


中国内地呢,已经很长一段时间没有新确诊的本地感染者,成为世界上独有的一片净土。很遗憾,资本主义的香港没有跟上祖国社会主义的抗疫节奏,滴滴答答、拖拖拉拉,始终无法归零。疫情不归零,和内地就有一条难以逾越的鸿沟,开关就变得遥遥无期了。


看报导,为防海外病毒侵入,各地都严防死防,措施一地比一地严格。惟独上海有人性化安排。老弱病残幼者可以获得照顾,有条件的能够居家隔离。这真该给上海政府点个赞,在中国社会发展中一直走在城市文明管理的前头,防疫也不例外。这无疑更心之向往,下决心冒著即使路途有受感染的风险、还有要隔离十四天的困扰,也要走出病毒的“敌占区”回到“解放区”。


不过,尽管已经有了思想准备,但一路走来,现实远不如自己想像的那么容易,更难说前程似景。


预定了9月29日的东航飞机直飞上海,是考虑10月1日开始长假期,怕街道、疾控中心等有关部门放假来不及处理个案。盘算着在29日到达上海,做完核酸检测,30日还上班,可以安然接受批准回家隔离。这些都是香港回上海那些朋友们的亲身经历。


不过,人算不如天算。29日如约到达香港赤鱲角机场,大失所望的是,机场冷冷清清,没什么人,这在预料之中。但东航的值班柜台都不见踪影,不知道上哪办理登机手续。


疫情期间,东方航空还保留着一天一班香港飞上海,这一天竟然取消了飞上海的航班,我却没有接到通知。


打电话到东航香港值班室,称已被安排30日同样的航班出行。另被告知,内地网络订票,应该由他们负责通知。


没有需要解释的理由,也不需要被告知。随意更改而不需要告知,一切都变的理所当然。疫情改变了生活方式,改变了人情人性,没有服务可能会变为常态。整整九个月没有出行,生活中的一切都和原来都不一样了,现实和理想拉开了距离,根本来不及适应。


(二)


30日登机前,所有乘客都被要求必须用手机填上“您的健康申报码”。内容包括姓名、证件、联络电话、航班号及座位号等,在领取登机牌前要出示这个二维码才能顺利拿到登机牌。似乎就是,需要有一张“良民证”才能出关。


还以为终于有了盼望已久的健康码,可以亮出健康身份到内地通行无阻。但其实,这只是入境前的第一道关。只是报备,且一次性当天有效,为便于追踪健康安全用,仅仅是刷脸的刚刚开始。飞机降落上海浦东机场,在机舱门口就有地勤人员查证“您的健康申报码”。没填,是不能下机的。


这一天,上海晴朗天空,漂着朵朵白云。这时,一首儿时歌唱的旋律浮现:“解放区的天是明朗的天,解放区的人民好喜欢”,轻松愉悦。走下飞机,看到一块写著“欢迎回家”的牌牌,感觉那四个字露出的全是笑意,心怀小激动走进解放区。仿佛晴朗的一天就是为欢迎你的到来。


走在入境过道,一路上要查看手机上的健康申报码。工作人员穿著防护衣,装备密封,看不清脸,透过防护镜模糊看的到是对方的眼睛,无法领会眼神,只能从对方的身高体型判断性别。


接下来,通过扫码、领取检测小瓶、接受检测等一道道程序后,才来到出入境检查柜台,这才是以前正常下机来到的第一道关卡,非常熟悉的过关。但在一道道严格的健康登记检查后,出入境证件查验显得格外的轻松了。


值得一提的是核酸检测。上海的工作人员用长长的探测棒插入你的鼻腔,在深处停留而且不停转动,比香港全民普测要认真严肃很多了。事前听说,这样的核酸检测不好受,有人甚至把鼻血都搞出来了。


为了讨好,我搭讪的对护士小姐姐说,“真不容易,放假了你们还这么辛苦!”护士回说:“你们回来一次也不容易。”说话间,棒棒就插进了鼻孔。慢慢的转动中,那种痛楚酸痒,虽说还能忍受,却极难受。眼泪不由自主的就飊了出来。


下飞机,所有要走的程序,经过的一道道关,都为了核酸测试。之后,边检、取行李、过海关和往常无异。


(三)


走出机场安检范围后,人流分成二拨,左手边是要去上海以外地区的旅客,另一边则是要进入市区的旅客。


走入这个区域,必须要重新扫码填写“机场入境旅客信息二维码”,入境后的住址、联络方式等基本信息都在这里了,这个应该就是入关往后一路随身可以追踪的信息。需要说明的,境外人士们提起都很害怕,认为健康申报没了隐私。其实,这份信息,和以前一样,进入所有的国家时,都需要填写,没有例外。


上海以不同区域划分接待海外来客,我属于徐汇区。来到徐汇区的接待处,一面鲜艳的党旗平挂在墙上,显得庄严也有些严肃。告诉你,防疫不是开玩笑的。三个接待人员或坐或站,让前来的旅客填表。填完后在一边等着,到时统一发车去规定的隔离酒店。


上海健康隔离分为三种,一在酒店隔离14天;二在酒店隔离7天,然后居家隔离7天,这叫7+7;三是老弱病残等可获人性关怀住一天酒店,等核酸报告出来后居家隔离。


我向工作人员提出,按政府人性化规定,年龄大身体不好,要求居家隔离。工作人员问了边上另一位同志,确认过手上名单上没有我后,冷漠答复:居家隔离的老人需年龄80岁以上,即使有“三高”(高血糖、高血压、高血脂)也不在照顾的范围。具体的可以到了酒店再向驻店医生申请。


这样的回答完全出乎意料,和我理解的政府政策不一样,好在还有到酒店争取的申请的机会,让你怀抱丝希望,我也放弃和他们理论。


但还是不放心,所以在集中去隔离酒店的车上,我拨通了上海政府的市民服务热线12345。


过去,一直以为这样的电话只是摆设,打不通,也只是应付你。出乎意料的是,一番录音提示后,一个甜美的女性声音出现了。我一番投诉后,她劝我不要着急,看手头的政策资料,确实没有规定老年人的年龄界线。并告诉我,接受投诉,按流程,将投诉内容转去徐汇区相关平台处理。


找到倾诉的地方,又有这样的投诉处理结果,心里顿时舒服些了。毕竟,这通电话是和政府代表之间的沟通。


然而,放下电话没多久,一条手机短讯来了。短讯显示,投诉已经转到徐汇区,相关部门约在15个工作日内给您答复。


天那,15个工作日?那就意味着我的投诉可能得不到结果,因为隔离也就14天,15个工作日还要加上8天的长假,那就是23天内给我答复都在范围内。这又让人焦虑了。我马上再给服务热线去电话,好在这条线永远畅通,这让你减少了焦虑。


这次,是直接“投诉”了投诉热线。告诉接线小姐,刚才投诉了,依投诉的个案内容,15天处理回复不合理。这是另一位接线小姐,她应该是面对电脑,了解投诉内容。很干脆,她二话不说就表明,“我为你加急”。虽然并不知道加急有没有用,但你会有一份安全感,有一种被接纳的安心。在你需要帮助的时候,有人可以代表政府倾听你的述说,还可以帮你转达,已经够满足了。同时也看的出,守在这条热线电话上的服务员,都很专业,知道该怎么即时处理问题,不需要多余的解释。


(四)


怀着这份底气到了隔离酒店。十多个海外来者没有秩序的挤在堆满杂物的酒店大堂中央。二张桌子前二个工作人员,一个负责登记健康资料,另一个登记入住资料。为了达到居家隔离的目的,海外来的旅客,有点年纪的各出奇招,说年老体迈、称身体虚弱多病,还有带备医生证明,反正都在拼命自虐得说自己老、身体不好。


接待人员说,一切都听领导的,她的领导就是在机场就听说的,传说中的驻店医生。医生是不会与住店客人见面的,这是后来入住房后我才了解。当时有事想跟驻店领导请示,要总机转接。总机服务员说,他们房间没有电话,只能留下资料等回复,“我也是走过去告诉他们,让他们回电的”。这个套路,有些对待上访人员的招式,可谁会相信这样的程序是真的呢?


看我情绪有点激动,接待人员用微信电话接通,让我自己跟领导说。我看到微信上的称呼跳出来“赵云”,这是我入境以来看到的第一个名字。工作人员和他们背后的领导联络,靠的是对讲机和微信,不用专线电话。


赵云医生说,居家隔离要申报,需要领导批准,但血压、血糖高不符合申报条件。我问:什么疾病才符合条件呢?回答是,急性病。我说急性病应该不是居家隔离,而是去医院吧?!


在中国,有决定权力的都称作领导。不想为你承担责任,不想告诉你真相,就向上推说要领导决定。在这个体制下,有一点点权力的都不会轻易放弃。驻店医生的权力是往上申报,批准权属于更上一层领导。但你却永远不知道领导是谁,他在哪里。但要求申报是我的权利,不能因为基层领导的权力而剥夺了我的利益。


政府的政策也是领导决定的,而且是更大的领导。赶紧查找政府的相关文件。政策是这样写的,“我市将继续采取人性化管理措施,对老人、未成年人、孕产妇、行动不便的、有老人或小孩需要看护的、患有基础性疾病等原因不适宜集中隔离的人员,统一在各区留验点进行核酸检测,检测结果为阴性且具备居家隔离条件的,并经严格核定审批后,可申请实行居家隔进健康观察。”


我又查,上海市老年人权益保障条例中关于老年人的定义,在第一章总则中的第二条就指,“本条例所称老人是指60周岁以上的公民”。


再查,什么叫基础性疾病,根据百度资料指,血糖高,血压高都属于基础性疾病的范围。这些都明确以后,我据理力争,要求必须申报,否则请披露申报部门,我自行申报!


在力争下,赵医生开始走程序,打电话到房间来,询问病史并要求告知长期服用的是什么药。其实,赵医生同样掌握著生杀大权力,他不给上报,或者上报时资料轻描淡写,居家隔离的政策在我这就一定得不到落实。


(五)


第二天是10月1日国庆,也是传统的中秋节,早上11:00,我在隔离的酒店接到了一个电话和一条信息。电话是所在居委会打来的,语气温和,很客气的询问了一些情况,并告知,如果批准居家隔离后需要注意的事项,随后说会将实际情况向街道报告。这说明,我的申请进入了操作程序。


还有一条信息是徐汇区城运中心发过来的,声称接受市里转来的投诉,已受理事项,“将由区承办单位在1个工作日内与您联系”,并留下了联络电话,有需要随时联络。开始还满怀希望等待这1个工作日24小时内的回复,后来细看才意识到,这1个工作日要到长假期以后。我赶紧主动拨打短信留下的电话,那一头却始终没有人接。


直到8天长假过后第一天上班,10月9日我如期接到了来自徐汇区疾控中心的来电,很客气的询问情况,承认80岁老年标准不合理,并表示歉意。以后,我还曾接到12345回访的电话,询问对相关部门的处理结果是否满意。上海政府这一套投诉机制很完善了,起码,你遇到问题,可以找到一个讲理的地方。北京学者吴强夫妇,比我晚二天到达上海,在隔离酒店被告知,夫妇也要分房隔离的不合理要求,他也拨打了政府投诉热线。因为海外也有相关报道,他告诉我,不知道是哪个起作用。最后他在酒店大堂呆了一晚后解决了。 


好在,10月1日中午12:00,接到驻店赵医生的通知,告诉我一个好消息,居家隔离的申请批准了,可以按规定回家隔离,真正可以走入解放区。但又不无遗憾的告诉我,今天可能走不了,因为没有车。


原来满心期待住一天就可以回家,中午没订餐,酒店过了时间又不送餐,赵医生知道后,很人性地说,你血糖高不能饿,随后叫人把工作人员的午餐送一份上来。那是一份意大利披萨的简餐,不同的是,这天是中秋,增加了一个月饼。2020年的国庆、中秋,我在隔离酒店过的双节,还吃上了月饼。


(六)


做了数十年记者,养成了敏感的习惯,我会很仔细观察周围的动向。清楚记得,一起来的一对父女,申请居家隔离,并在机场就获得居家隔离填表。到酒店时,酒店还没接到通知,仍然要求填写7(酒店)+7(居家)隔离,他们不乐意,然后走到一边打电话。不久,上面的指示到了,可以给1+13,即酒店一天,居家13天。这一切我都看在眼里,很明显,是事先找了关系,领导出面打招呼的照顾对象。


上海,在我印象中一直是最守规矩,在全国范围属最公平和文明的城市,但这么一点小事背后却都是猫腻,都要找关系,正常的申请却往往会遭遇不测,实在无奈。有关系就能得便利,没有关系,即使符合条件,甚至批准了也会以各种理由让你再多呆酒店一天。


一些小小的权力让人与人之间隔了一层,甚至变为互不平等。上海市政府改变强行酒店14天隔离的措施,以人性为出发,采以更为灵活弹性的隔离方式,应该有其管理控制的道理。但到了基层,在自己的权力和控制范围下走样了。


第二天,徐汇区统一将居家隔离的境外人士逐一送家,那一对父女没有出现,我相信,他们不会还在酒店。因为有关系,前一天就已经离开酒店回家了。


回家的感觉真好,到小区门口,居委会干部和街道医院医生已经在迎候了。并一早在家门上安装了监警器,如果开门,控制的那一头就会有显示。还贴心的告知,每天九点前将垃圾放在家门口,会派人来检走。


在家,每天自测体温二次,医生按时会上门探望,询问身体状况。感受到那一份社区关怀和温暖。这一刻,你才会真正体验到疫情中来到“解放区”那份安心的感觉。


很明显,疫情期间从香港到上海,入境时经过了那块“欢迎回家”的醒目告示,随后遭遇到的是二个系统、二种感觉。


从入境到酒店隔离那是一拨,一个冷漠的系统。感受到的是有一种隔膜的欲拒还迎;居家隔离则进入了一个热情的系统。可以接触到小区居委干部及街道医生,虽然素昧平生,却有一种邻里的亲近。


当然,体会最深的是,从在疫情“敌占区”来到上海的“解放区”,这之间有一道严密的防线,一座铜墙铁壁,以严防死守抵御著病毒入侵可能。也正是这一道不能被突破和逾越的防线,使得有数千万人口的上海成为安全地,也让“十.一”国庆前后上海辉煌的外滩灯光秀,可以每晚都安全的吸引了30万游客的观赏。


上海在进步,进步的背后还有不少可以提高的。


记得2010年上海世博会闭幕的那一天夜晚,整个外滩灯火通明如白昼。当时,我曾感概的对一位台湾朋友说,如此美丽现代的大上海,发展到了极致,未来还有什么可以改变、可发展的呢?这位台湾大哥想都没想,回答道:发展文明、文化!上海要成为世界现代文明、文化的都市,那还有很长久的路要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