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被深圳超越之后 香港除了认命还能做什么?

文/纪硕鸣 赵银峤


深圳经济特区建立40周年庆祝大会于14日上午在深圳举行,国家主席习近平出席大会并发表讲话,释放出重要信号,开启了深圳新一波改革开放的序幕。这引起了不少香港人的担忧,香港的国际地位及竞争力会被深圳取代吗?而特首林郑月娥也发表了“不介意深圳超越香港”的言论,更是使许多人气馁,当深圳全面超越香港以后,香港真的只剩投降一条路可走吗? 


深圳GDP于2018年首度超越香港后,有关差距日渐扩大,深圳于多项竞争力排名中领先,科研投入、港口货物吞吐量亦均已超越香港。不过,香港似乎对此置之不理,或者也无暇兼顾,尤其是过去一年多的社会动荡,加上新冠肺炎疫情双重夹击,香港经济持续处于下行趋势。


当别人紧随其后,甚至开始超越的时候,应该怎样应对?相信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答案,但香港特首林郑月娥日前给出的“投降论”,对大部分香港人来说并不是一个好的答案。尤其是当深圳的改革步伐加快,而香港却深陷数不尽的社会矛盾之中,双方差距逐步拉大。大湾区之中,香港将扮演什么角色?未来又该怎么走?成为香港民间普遍担忧的问题。


“不介意”言论引发争议


在深圳经济特区建立40周年大会之前,香港特首林郑在接受深圳卫视访问时表示:“我不是很介意有人经常说,深圳的本地生产总值已经超越香港了,因为毕竟深圳人口、土地各方面都比香港丰富一点。”她认为香港与深圳之间未必有直接竞争,期望港深两地有新合作平台。


被问到香港近年的政治环境会否影响到香港与大湾区融合,林郑月娥说,香港近年出现了一股“过分强调本土文化”的风气,继而排斥内地及内地人,但认为这只是小部分人。她相信,通过时间可以扭转情况。


她形容在香港行事困难,每次到深圳,市领导都很关心、同情她,因为在内地说得出就会去做,她期望中央继续给深圳先行先试、突破及创新政策,令深港合作在全新平台进行。


但林郑月娥的言论却在香港引发争议,有人批评这是自我削弱香港的优点,有人批评港府“不争气、不长进”,不仅没有提供发展机会,又不想赶上深圳的发展速度,认为港府做法形同“举手投降”。而当港府都投降,对香港前景不抱任何期望。更加引起来民间的担忧。


与此同时,林郑月娥原本计划在周三(14日)发表一年一度的《施政报告》,但她改变行程出席深圳的相关活动。她解释,是因为有一系列措施需要中央考虑和支持,由于涉及范围广泛,非单一部委能决定,所以10月底会前往北京,开会后决定这些政策及项目是否得到支持,为了香港公共利益,争取11月底前发表《施政报告》。这一做法再次引发争议。


香港作用大大减弱?


在深圳特区成立40周年庆祝大会上,国家主席在讲话中提及香港。他称必须全面准确贯彻“一国两制”基本方针,促进内地与香港、澳门融合发展、相互促进。他强调深圳是大湾区建设的重要引擎,而粤港澳大湾区建设是国家重大发展战略,要吸引更多港澳青少年到内地学习、就业、生活,促进粤港澳青少年广泛交往,增强对祖国的向心力。


不少香港媒体留意到,这次中央政府提出深圳改革方案除了着重大湾区协作,亦扩大了金融业、航运业等对外开放方面的举措,以及发展高科技行业等等,种种措施都显示中央有意加强发展深圳。香港媒体普遍认为这对香港形成一定压力。


但当深圳逐渐成大湾区发展的核心引擎,香港的实力和价值却在慢慢萎缩,角色越来越不明确,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到内地学习就业,港府却仍然无意改善,虽然香港与大湾区城市的经济融合渐趋密切是未来大趋势,但没有优势的香港,又能为大湾区作出多少贡献呢? 


参考去年发表的《全球城市竞争力报告》,在经济竞争力百强排名中,深圳排名全球第四,而香港只排第十三。有专家指深圳多年前曾参考香港发展模式,现阶段轮到港府向深圳学习及合作,以寻求新的机遇。


但究竟如何学习及合作,很多方面还要取决于港府的态度和作为。这一次之所以许多香港人介意林郑的“不介意”,其实问题不在于要和深圳一较高下,而是介意港府摆出了消极的“投降”态度,不仅对于香港的未来没有一个清晰的规划,在态度上也十分消极。在深圳乃至大湾区其他城市都在高速发展的同时,香港要怎么办,才是民间所担忧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