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别了,布兰斯塔德!




特朗普的治疗团队表示,特朗普现时病情持续好转,如果情况持续改善,最快在当地5日可以出院,返回白宫继续瑞德西韦疗程。特朗普也在医院呆不住了,为答谢在医疗中心外的支持者,特朗普一度乘坐专车在医院外围慢驶,在车内向支持者挥手。








看到特朗普逐渐恢复健康,对前驻华大使布兰斯塔德来说,可能是返回美国后遇到的第一件好事了。布兰斯塔德4日刚刚结束工作,和夫人返回了家乡。在中国的这三年多来,相信布兰斯塔德自己也是五味杂陈,百感交集。






离别前,美国驻华使领馆在社交网站上载布兰斯塔德及妻子的影片,并引唐代诗人王勃的诗句“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布兰斯塔德在影片中表示,在中美关系中,目前是一个充满挑战的时刻,美方努力重新平衡关系,使之更加公平和对等。他表示,希望所有人知道,有一件事丝毫未改变,就是美国对中国人民和文化的深深赞赏。


布兰斯塔德有些告别活动。最后一次在华的公开场合活动是在9月17日,美国驻华大使馆举办宪法日招待会,这是疫情以来美国大使馆举办的第一次大型活动,有六百多名嘉宾到场。而那时布兰斯塔德刚刚宣布辞职不久,整个活动有点像送别会的意思。


在活动中,布兰斯塔德回顾了自己在中国3年多走遍26个省市自治区的经历,并祝福中美关系的未来。大使在讲话中特别感谢来自“外交部的同事”和一位“智库领导”。使馆工作人员说,“智库领导”所指的是就是察哈尔学会的创始人、会长韩方明博士,他也是本次活动的首席嘉宾。


但其实,首席嘉宾的另一个身份是中国全国政协外委会副主任。只是双方都刻意的回避了这个身份,有点蹊跷。


察哈尔学会是一家成立于2009年的外交与国际关系智库。非官方智库的领导作为最重要的嘉宾,出现在布兰斯塔德临走前最后一次重要活动上,说明中美官方的交往确实进入建交以来最为复杂的时期,也说明即便中美官方关系出现问题,民间维持交往的渠道也将发挥作用,确保世界上两个最大的经济体可以保持沟通和交流。


之后,除了接受媒体访问,布兰斯塔德再也没有公开露面,根据新华社的报道,30日,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王毅接受了布兰斯塔德辞行拜会。


但对于布兰斯塔德来,在中国的经历会令他终生难忘,在最后的告别视频中,指出,在中国三年吃过很多美食,甚至学会包饺子,大使认为,与中国人见面,听他们个人故事,是工作一大荣幸,“我们要返回家园,但我们永远不会忘记你们。”他用中文说出:“谢谢,后会有期”。


临走时,他没有再提他在中国任职三年“最严重的一场冲突”:中美贸易战。中美关系急转直下,这可能也让他始料不及。


回顾布兰斯塔德刚担任美国驻华大使时,尽管并无外交经验,却有其他外交官难以匹敌的优势,他是“中国人民的老朋友”:早在1985年担任艾奥瓦州州长期间,他就已认识中国国家主席,且30年来一直保持联系。


布兰斯塔德是一名和蔼的政界人物,在27岁步入政坛,36岁当选艾奥瓦州州长,创下美国历史上最年轻、任期最长州长的纪录,累计执政艾奥瓦22年。来到中国也一直被寄予厚望,不过,布兰斯塔德在任3年偏偏见证中美关系走向40年来最暗淡时期,两国相互指责、矛盾一再激化,他的政绩也只剩下推动中美签署第一阶段贸易协议。  


中美关系陷入低谷时,布兰斯塔德想尽自己的责任,试着向中国人民解释美国的一些做法,但最后,连一篇自己撰写的解释美国对华政策的文章都遭拒发。


布兰斯塔德之后,还不清楚谁会出任新驻华大使是谁,美媒指美国驻华使团副团长傅德恩将以临时代办身份管理使馆日常工作,直至新任大使上任。美国大使替代人选倒不一定在前任离职时立即任命,但还是有不少分析人士担心,在目前中美关系如此败坏的局面下,美国是不是以这种方式把中美关系降格了呢?


布兰斯塔德别了,“别”的不仅是老朋友,还有良好的中美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