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香港移民潮可能带走万亿资金

文/纪硕鸣 赵银峤


正式向香港人招手,英国政府7月22日公布有关英国国民(海外)护照(BNO)的扩权计划详情,英政府表示,自2021年1月起,持BNO港人可以申请新的签证,赴英国居住最多5年,之后可申请居留。继而在定居满1年后可以申请成为英国公民。中国政府随即发出警告,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强调,中方将考虑不承认英国国民(海外)护照作为有效旅行证件。中国不希望香港动荡,一场留人还是走人的拉锯战开始。


渔村香港本来就是移民社会,自古以来就是人来人往自由自在。绝大多数港人是为寻求自由、稳定的生活环境而来,并在此落地生根。然而,一旦意识到这样的生活环境不被期待,离开又成为生存中必然的选择。香港历史上有几次港人离开,移民潮卷起的不仅仅是人流,还有钱流。这也是香港移民在国际上受欢迎的重要理由。预计,此次香港移民潮成型,带走的资金定以超过万亿计!


这不仅关乎香港能否留住人才,还关系香港万亿资金去向,关乎香港的繁荣稳定。


走人留人的拉锯开始


尤如受惊吓的“羊群”,在上世纪的九十年代初,香港要主权回归了。害怕来自北方的管治,不少人作出了有史以来最大的移民选择。历史记载,那一次移民潮大约有30万香港人离开,带走不少人、财、物。


回归以后,不少人看看“一国两制”下的生活没有多大的变化又悄悄的回流了,人回来了,财却没有回来。当时是卖了香港的房产走的,回流并没有把国外的房产卖了带回来。


香港回归二十多年在磕磕碰碰中走过来了。自去年修例引发的香港暴乱到今年的“港区国安法”推行,怕失去自由的“恐惧”又一次笼罩,历史开始重演新一波撤离。


针对香港人又一波的移民涌动,英国、澳大利亚和台湾,甚至日本都宣布为期望撤离香港的居民提供一定的入境和安置的协助,美国亦有社会人士提议,希望政府给予港人协助。不少国家都在向香港人招手,其实也在向香港的钱招手。


加拿大曾经是香港人移民最佳选择地,当局还没有作出类的表态。但早在20多年前的一项移民政策曾让几十万香港人受益,预计也会在当前国际社会援助香港人的努力中扮演重要角色。


据媒体报道,香港去年下半年就录得2012年以来最大的居民外流,香港统计署数据指出,截至去年12月底止6个月,离开香港的居民人数为净2.85万名,这是近20年来,香港人口首次缩减。并有超过百亿美元离开维港。


走人背后是走资


然而,香港可能还不只面对“走人”问题,“走资”问题也渐渐浮现。走人带走资,香港将从资金的终点,变为资金逃离的起点,隐藏在后的是香港金流的蠢蠢欲动。


最近一段时间,由于新加坡接受最多逃难的港资,使得新币兑港元自今年3月底以来的两个多月大幅升值7%。新加坡金管局6月1日公布,本地银行的外币存款达270亿新币创新高,比去年同期暴增3倍。数据亦显示,新加坡非居民存款暴增至 620亿新币,较去年同期增加 44%,创下1991 年有纪录以来新高。


而香港金融管理局则公布,4月香港的本地货币存款较去年同期大减 792 亿港元 (约100 亿美元) 至6.9兆港元,跌幅为 1.1%。


资金撤离固然是为撤人预作准备,等人撤离时,还会随身携带更大的一笔。而那些开放接纳港人移居的国家和地区,收获的不仅是人才,更可观的还是一大笔来自香港的资金。


有人问,移民是不是要花费很大一笔费用?这是自然的。即使香港人不那么喜欢的一些小国家,你都要准备一笔费用。比如你去希腊,要得到希腊永居身份,起码要买25万欧元以上的房产;如付款购买25万欧元以上的马耳他国债,应该也可以得到马耳他的永居身份。这些国家吸引你移民,看中的是你的钱,你根本无法知道到了那里如何生存。所以,不少人投了资还要带一大笔资出去。


去英国吧,英国才是香港人比较适应的国家之一。


英国投资移民的主要两个方式是:投资移民和企业家移民,企业家移民费用是20万英镑,投资移民的话是200万英镑。其实企业家移民是为了拉动英国经济,改变英国移民高姿态且低门槛的项目。


英国投资移民从100万的投资门槛升至了200万英镑的投资门槛。不仅投资资金门槛提高,而且英国政府还要求200万英镑的投资额必须投于政府国债、公司股票等方式投资。此次的变动,将原先投资金额的25%能够用于买房的规定被移除。那表示,你还要拿出50万英镑用于住房。即使英国开放BNO海外护照持有人进入英国延长签证,也起码要准备50万英镑准备你的新生活。


港人投资台湾创新高


比较经济的是到台湾,近年,移民台湾的香港人在增多。据台湾内政部移民署统计,2019年全年香港居民取得台湾居留许可的人数达5,858人,比起2018年全年总数的4,148人创下新高。2019年港资在台湾的确创下了投资金额的新高,达6.5亿美元,


直到今年前三月,香港居民取得台湾居留许可每月仍维持在600人以上,与去年同期比较,每月都有显著成长。台湾官方发表的最新统计数据显示,今年头六个月移民台湾的香港人几乎增加了一倍。随著北京在香港实施国家安全法,以及台北当局开始实施“香港人道援助关怀行动专案”,预计港人移居台湾的趋势未来会保持高增长势头。


投资移民台湾,最大的支出为政府规定的投资款项600万台币,相当150多万港币。但购买台湾房地产并不算在内,需要准备一家人住房的投资。


据《三立新闻网》报导,台北市住宅买卖契约平均总价为2081.6万元,而先前台北市地政局也公布2018年交易热门的前40名路段,以“中古屋”热门路段而言,相当于3万多港币1平方米,这还不算是在市中心。购买一套约20坪的住房(约66平方米),约200百万港币。这样算下来,移民台湾投资加上住房,最起码需要约350万港币。这个数字正好是香港人拥有财富的平均数。


估计万亿港币将外流


瑞信研究院发布第10份《全球财富报告》,二○一九香港成人平均财富虽然较去年倒退0.6%达48.926万美元约为382万港元。


据资料显示,1980 年至1995年间,港人移民的地点主要是英语地区,以加拿大、美国、英国、澳洲、新西兰,新加坡等地为主。在这15年间,港人移民海外总数60.83万人,其中在1987至1995年间,移民海外的人数达46.38万之多。在移民浪潮下的港人,主要是属于中产阶级或高收入的社会人士,普遍受过中学以上教育或高等教育的知识分子,职业方面,主要有商人、专业人士或管理职级人员。


依此,如果此次移民潮的人数达到九七回归前移民潮的30万港人,如果再依台湾的最基本的投资额,或者依香港人的平均财富计算,可能带走的财富会达到上万亿港币。那可是香港现有4000多亿美元外汇储备的三分之一,这可能还是最低的估计。


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形成主要有三个要素组成,包括人才、资金和国际信任,最重要的是国际信心。防止资金外流、人才流失,才能让国际社会不失信任。资金大量流出香港的危机,是国际金融中心不能承受之重。稳住香港民心、稳住金融市场,给予更大的支持,才能不让香港最光辉的岁月成为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