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专访:台湾前中央通讯社董事长陈国祥 港台交流应发挥更多自主性

文/ 纪硕鸣 赵银峤


全国人大通过决定制订「港区国安法」,英美各国陆续提出人道援助方案,香港一下子成为了大国间的新角斗场,于此同时,台湾民进党政府也参入其中,一度传出台湾要修改《港澳条例》,公布“香港人道救援专案”的消息,这让原本就处在僵局的港台关系变得更为复杂。


港台两地的僵局已经持续了很久,从「陈同佳案」到反修例风波中民进党不断声援香港示威,再到「港区国安法」后台湾当局的喊话,使得僵局变得更僵了,再加上疫情下两地仍处于封关状态,各方面交流停滞不前。台湾前中央通讯社董事长陈国祥长期关注港台关系,看到这样的僵局,他觉得十分痛心。在他看来,港台关系无论从官方层面还是民间层面,都可以更进一步,第一步可以从相互通关开始。



港澳台三地应尽快开放


目前香港跟台湾,疫情都已经趋于稳定,陈国祥说,从全世界来看,港台是新冠病毒防治表现最好的两个社会,再加上澳门,港澳台这三个地区完全可以立即开放,民众互相往来不用居家检疫。港澳台三地加起来超过3000万人口,在防疫上可以交流,可以总结经验,也能让全世界刮目相看。


「欧美每天确诊还是很多,都要解禁,要开放,港澳台防疫全球表现最好,不相互解禁没有道理,这明显是一个政治压倒经济的行为。」陈国祥表示,港澳台完全可以向世界证明,这里是最安全的地方,起码这三地的经济马上就能活络起来。


相互解禁对于港台的政府来说,需要进行一次突破,在陈国祥看来,香港跟台湾的政府都应该考虑,需要发挥应有的功能,应该要做什么事情,港台关系和两岸关系有不同之处,两地政府需要平等相互看待,也需要发挥更多独立性、自主性。


港台关系可分成三个层面


陈国祥是台湾资深媒体人,前中央通讯社董事长、中央选举委员会委员,曾担任《中国时报》总编辑,香港反修例风波以来,陈国祥就一直生活在香港,看到整个风波对港台关系产生影响,官方层面变得更僵,民间更为热络,他十分感触。在接受《超讯》专访时,陈国祥将这一时期的港台关系分成了三个层面:政府和政府的关系,政府和民间的关系,以及民间和民间的关系。


在政府对政府上,陈国祥认为,台湾政府跟香港特区政府的关系一直不是一个自主性的关系,台湾如何处理和香港的关系,受制于两岸关系。两岸有密切交流的时候,港台交流紧密而正常,但两岸之间不交流、不协商,台湾政府跟香港政府之间的关系,基本上也是断了线,而且还相互设防,甚至相互排斥。


在民间对政府上,陈国祥认为现在是过度热络,也很不正常,在香港局势的紧张下,出现了三种情况:「一个是避难性的移民增加了,至少意图是增加了。第二个是正常的移民也增加了。」陈国祥表示,港台民间的热络还有第三种情况,就是说香港人向往台湾的自由跟民主,比如在选举期间去台湾的港人特别多。针对这样一种过度热络的情况,陈国祥认为台湾政府必须要区隔对待,尤其不能没有原则地支持香港的抗争。


在民间对民间上,陈国祥认为如今的港台交流有些不正常。「过去一段时间,和台湾民间交流较多的,要么是香港公民运动的积极人士,或者『港独』的积极人士,或者是像黄之峰这种走国际路线的人士,一般平民大众交流不多,相互了解的是不够的。」 陈国祥说,现在台湾很多人对香港的情况不是很了解,知道香港在打打闹闹,不知道香港人到底在打什么,闹什么。而香港人对台湾的理解也存在片面性。


港台有许多需要交流


在陈国祥看来,而在这三个层面里,港台的交流都可以更进一步,在官方层面上,完全可以加强合作,他表示,港台之间有经济交流,有贸易交流,教育交流也非常多。「香港产业单一化,集中在金融和贸易,但香港有高度的意愿升级产业,尤其是半导体产业,那么这是台湾的强项,应该跟香港政府有所合作。」陈国祥说。


香港科技产业很弱,但香港科技人才非常多,陈国祥举例说明:「在最近的一次 QS大学排名中,前60名以内的学校,中国大陆有2所,新加坡有2所,但香港有4所,这几个学校都是理工人才特强,但没有好的机会去服务于香港的产业,台湾完全可以吸收这些人才做交流合作。」陈国祥说,台湾的科技产业可以协助香港建立这种半导体产业。


因此,港台官方关系都应该更紧密,因为经济上相互有需求的话,长处可以和别人长处结合,叫做比较利益原则,比较利益的之下,很多的产业上合作可以推动,不只局限于旅游贸易等传统领域。


而民间对政府上的过度热络,也应该区隔对待,「如果是为寻求更好的生活去台湾,台湾当然要欢迎。但如果是避难性的移民,就必须设定区隔对待。尤其是一些所谓暴力分子,在香港被检控的一些人,只要犯法事实跟台湾犯法事实一样,台湾就不能接受。 」陈国祥说。


陈国祥认为,和理非的,存在被政治迫害的人,台湾应该大方地接纳他们,给他们一个避难的空间,而且给他们优惠的待遇,但是不能没有原则地支持香港所有人的抗争,台湾有自己的价值和民主法治,民主自由要支持,但对于暴力化的一面,如果台湾一味收容的话,那就是一种鼓励,也会把两岸关系搞得太紧张。


「如果是寻求更好的生活愿意去台湾,台湾应该要欢迎。 但如果是避难性的移民,就必须设定区隔对待。尤其是所谓暴力分子,在香港被检控的一些人,只要犯法事实跟台湾犯法事实一样,就不能接受。 」陈国祥说。


在陈国祥看来,一些「合理非」人士,或存在被政治迫害的香港人,台湾应该大方地接纳他们,给他们一个避难的空间,给他们优惠的待遇,这也是台湾民主价值的体现。但不能没有原则地支持所有的抗争,台湾有自己的价值和民主法治,对于暴力化的一面,如果台湾一味收容的话,那就是一种鼓励,也会把两岸关系搞得太紧张。


而对于台湾当局早前称要重新考虑《港澳条例》存废,陈国祥提出反对意见,他认为,如果把《港澳条例》废掉,受害最深的是香港人民,「当初之所以制定《港澳条例》,就是香港的跟台湾的交流行为,特别是民间方面是有别于中国大陆的,这是优惠于香港民众的,不是优惠于北京,也不是优惠香港政府,所以怎么可以把这个废掉呢?」在陈国祥看来,《港澳条例》不仅不能废掉,对于香港人民提供的便利还应该要更多。


同时,香港人也应该更全面了解台湾。香港对于台湾民主的了解太表面化,陈国祥表示,台湾有些东西可以效仿,譬如说民主选举,但是也出现很多违背民主的事情,比如这次罢韩风波,就是民进党政府利用多数执政制定的游戏规则,「罢免票数可以比大选票数少得多,这违背了民主最基本的道理。」陈国祥说,台湾民主,就像美国政治,不是100%都值得肯定,要批判性地了解,再做选择性地接纳。


不能无底线支持香港抗争


港台之间陷入僵局,陈国祥认为要各打五十大板。台湾无原则、无底线支持香港的暴力抗争,在陈国祥看来,是民进党政府趁火打劫,希望坐收选举利。「香港的暴力化现象如果放在台湾,是不能被接受的,但是为什么却能接受香港发生这些情况?这是因为台湾政府把香港视同是北京政权的延伸,于是希望香港越乱越好,就变成没原则的支持。」陈国祥说。


「这是台湾政府考虑自己的政治利益,放弃自己的原则,是严重的趁火打劫,让香港台湾之间的官方关系严重扭曲。」不过,他也认为,港台严重扭曲的责任不完全是台湾政府,因为北京和台湾不交流,所以让香港政府跟台湾政府也不能够自由的交流,这个也有很大的责任。


「港台官方之间的关系,职能的发挥,跟两岸之间不一样,它需要发挥应有的功能,做要做的事情,独立性、自主性应该要发挥出来,而且港台要平等相互看待,而不要受制于两岸,我觉得这个是港台政府之间需要反思的事情。」陈国祥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