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蓬佩奥严厉警告何所指?两会前夕勿妄动,小心制裁加冻结财产!100多个国家要求独立调查世卫;谭总干事急转弯:要求研究台湾出席世卫大会;萨默斯:这次不一样,我们在未来历史的转折点

 


***  蓬佩奥发推警告:报复美国记者,小心制裁加冻结财产 ***


 


5月17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推特发文表示:“在香港的美国记者是自由新闻界的一员,不是宣传干部。任何干预他们的工作和侵犯香港的自由的行动,都会影响我们对一国两制和香港地位的评估。”


 


此前,蓬佩奥5月6日在记者会表示,国务院将押后向国会提交有关香港的年度报告,以观望北京会否对香港采取进一步行动。


 


有关报告原定本月发布,但蓬佩奥称,考虑到中国全国人大会议将于本月22日在北京召开,华府关注北京在会议前后会否进一步削弱香港的高度自治,因此决定推迟发表报告,观察中国是否有任何新动作。他并没有透露报告预计提交日期。


 


4月29日,蓬佩奥曾表示华府持续关注北京干预香港管治,并表明反对香港《基本法》第23条立法,指任何在香港实施严厉国家安全立法的举动,都不符合北京对“一国两制”的承诺,并危害美国在港利益。


 


美国总统川普去年11月27日签署《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 ,法案要求国务卿每年向国会提交报告,评估香港的高度自治有否被侵蚀,以决定是否延续香港独立关税区等特殊地位,并授权美国政府制裁侵害香港人权的官员,包括冻结资产及限制入境。


 


也有分析认为,蓬佩奥此番发推与近期中美媒体紧张局势有关。


此前,国土安全部表示,在非美国新闻媒体工作的中国记者只能拿到90天的工作签证——相比该机构过去发放给持中国护照及有效入境签证记者的无限期单次入境签证相比,停留时间大大减少。这个最新行动是美中两国长达数月的驻外媒体冲突中的一部分,这是由于外交关系恶化而引发的。在始于中国的新冠病毒疫情暴发期间,华盛顿与北京的紧张关系升级了。


 


在美国试图进行独立新闻工作的中国记者私下表达了对未来工作的担忧,并表示他们不想卷入这样的冲突。在中国的美国记者也表达了类似的担忧。美国的新规定也适用于少数为非中国的外国媒体工作的中国公民。


 


美国官员在宣布这些限制措施时说,它们对于中国“压制独立新闻的做法”起到必要的平衡作用。此举增加了北京进一步报复美国新闻媒体记者的可能性。3月,中国政府驱逐了《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和《华尔街日报》的几乎所有美国记者,称此举是“被迫进行的必要反制”。上述新闻机构在中国大陆仍然至少有一名全职记者,大部分是非美国人。





*** 华尔街日报: 100多个国家要求独立调查世卫 ***


 


以欧盟和澳大利亚为首的100多个国家已经支持一项决议,要求独立审查全球应对冠状病毒大流行病的对策,以及世界卫生组织是否尽其有限的能力控制疾病的问题。


 


目前还不清楚这项可能在周二举行的世卫组织峰会上审议的决议是否会受到川普政府的阻挠,因为川普政府推动的调查更多的是针对中国。目前还不清楚中国政府是否会接受该决议.


 


大量国家试图在这两个地缘政治对手之间寻找中间路线,许多国家政府一致认为,世卫组织不愿意公开批评其最强大的成员之一,但不愿意公开批评。世卫组织将于本周通过视频会议召开一年一度的世界卫生大会,194个成员国将在本周举行,届时将有194个成员国讨论疫情。无论是美国还是中国的反对意见,都足以使该决议夭折。


 


根据管理世界卫生组织的国际卫生条约,联合国机构依靠各国政府检测和报告新出现的流行病。尽管澳大利亚总理斯科特-莫里森(Scott Morrison)曾推动该机构或类似的组织在出现此类疾病时有更多的权力强行进行实地研究,但联合国机构的检查权力有限。


 


一个多月来,欧洲各国政府一直在研究应对大流行病传播的决议。此前的决议版本微妙地避免了对中国--欧盟第二大贸易伙伴的作用的关注,并遭到了美国的反对。


 


世卫组织的一位代表周日表示,"这是一个由成员国在世界卫生大会上讨论的问题。"


 


欧盟受到华盛顿的压力,要求确保任何审查都要集中在中国对病毒源头的处理上,并避免对美国等其他国家如何处理该大流行病进行更广泛的审查。华盛顿还对世卫组织在危机初期与北京的合作提出了激烈的批评。美国国务院官员曾公开要求美国盟友 "向中国以及世卫组织提出问题",以防止未来发生类似的大流行病。


 


长期以来,中国一直明确表示,它不会接受国际社会的调查,因为它担心中国会被孤立出来。中国没有立即发表评论。


 


最新版本的决议寻求在这两组关切之间取得平衡,将焦点转移到世卫组织身上。


 


它通过将注意力集中在世卫组织在领导国际反应中的作用上。


 


然而,该决议根本没有提到中国或武汉,审查也不会像华盛顿所寻求的那样,明确地深入研究该流行病的起源。


 


欧洲人坚持认为,任何审查都不应该在各国仍在应对大流行病的冲击时进行,希望避免因危机而加剧国际紧张局势。目前的决议说,应尽早与成员国协商,尽早进行调查。


 


世界卫生大会是世卫组织的大会,决定其政策,也是成员国要求大会在特定领域采取行动的论坛。一般以协商一致的方式作出决定。


 


4月中旬,澳大利亚发出了自己的呼吁,要求在全球范围内进行调查,特别是关注中国对疫情传播的透明度。北京方面的回应是,威胁要减少两国之间的贸易联系。







*** 法广:谭总干事急转弯:要求研究台湾出席世卫大会一事 ***




面对美国等多国要求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邀请台湾参加星期一召开的世界卫生组织年度大会的巨大压力,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决定委托世卫大会委员会予以研究。


 


尽管中国坚决反对台湾参加世卫大会,美国总统川普已数次要求世卫组织邀请台湾参加该组织年度大会。而且已有15个台湾友邦近日专门向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致信,要求把台湾参加世卫大会一事列入议事日程。


媒体已就此数次询问,世卫组织称本身只在世卫大会上扮演总秘书处的角色,只有各成员国政府才能决定是否邀请台湾参加世卫大会。


台湾原本享有世卫大会观察员地位,2016年,拒绝承认“九二共识”的台湾民进党人蔡英文当选总统后,在中国大陆运作下,台湾被排挤出世卫大会。


一份标志日期5月15日的涉及世卫大会的文件显示: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要求把台湾恢复出席世卫大会一事加入议事日程,并指明由大会委员会研究决定。


世卫大会委员会是专为召开世卫大会而组成的特别委员会,该委员会由来自全球各个地区的十五个成员国组成,通常在世卫大会召开前夕组成。它的主要使命是决定在大会既定的议事日程是否添加新的议题。不过,今年由于新冠疫情大流行的缘故,这一委员会成员并不能在星期一在日内瓦亲自就位,因而不太可能对台湾是否能够参加世卫大会的问题立即做出表态。


不过,世卫大会委员会至少应在年内对台湾是否参加世卫大会做出决定,世卫组织已经表示,希望在年内在日内瓦举行各个代表亲自出席的世卫组织年度大会。


台湾由于这次抗疫成绩突出,备受国际社会瞩目,因此,周一一些国家有可能动议对其参加世卫大会进行投票表决。


世卫组织发言人对法新社表示:“世卫大会的决定通常是在取得共识状态下形成,如果这一投票很有必要,但考虑到疫情因素,在这样一个视频会议上完成投票表决将很困难,但不是没有可能”。





*** 金融时报: 萨默斯:我们在历史的转折点 ***




新冠肺炎危机是继2001年恐怖袭击和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对21世纪全球体系的第三次重大冲击。我猜它是遥遥领先的最重大冲击。


 


尽管较早的事件将载入历史教科书,但随着时间的推移,9/11恐怖袭击和雷曼破产将从公众记忆中淡去。


 


相比之下,我相信,在数代人之后,新冠危机仍将被视为一起重大事件。未来的学生将了解其直接影响,它所带来的问题将像现在的学生了解1914年弗朗茨•斐迪南大公(Archduke Franz Ferdinand of Austria)遇刺、1929年股市崩盘或1938年慕尼黑会议一样显露无遗。这些事件本身意义重大,但它们的最终历史重要性在于之后发生的事情。


 


就冲击力而言,新冠危机是一起大规模全球性事件。从美国的视角看,几乎可以肯定,死于COVID-19的美国人数量将超过过去70年死于所有军事冲突的人数。一些可信预测表明,死亡人数可能会超过20世纪所有战争的死亡人数。今年春季的失业人数增加速度远远高于历史上任何时候;很多预测者认为,美国的失业率将超过大萧条后的高点并持续两年。我认为,自美国内战以来,没有任何事件如此戏剧性地改变了这么多家庭的生活。


 


一个月前,人们仍然可以合理地假设,死亡、经济损失和社会动荡将是暂时的。如今看来这种看法的可信度已经大幅降低。现在看来非常可信的是,西方的抗疫形势不会出现持久改善。


尽管这些事件意义重大,它们预示的前景可能更为重要,体现在两方面。


 


首先,我们似乎正经历政府职责的重大转变。从历史上看,对普通人生活和安全的最大威胁,要么来自国内治理的失败(混乱或暴政),要么来自敌对的境外大国。这种现实影响了国内和国际政治机构的结构。这方面取得了进展。我们不仅避免了世界大战的重演,而且个人遭遇暴力死亡的几率现在大约是50年前的五分之一。


 


与此同时,对所有国家都属于外部的威胁变得更为重要,其重要性现在已超过传统威胁。随着时间的推移,气候变化可能会影响我们所有人。艾滋病、埃博拉、中东呼吸综合征(MERS)、非典(SARS)以及现在的COVID-19似乎表明,流行病将会以一定的频率复发。还有就是恐怖主义、导致大量难民人潮的动荡,以及金融不稳定。我们还面临来自人工智能和信息技术(IT)新变化的挑战。新冠病毒正帮助引入一个新世界,在这个世界,安全更多地取决于与盟友和对手展开一定程度的合作,而不是维持力量平衡。


 


COVID-19可能标志着一种转变的第二种方式是远离西方民主国家对全球体系的领导。美国政府在此次危机期间的表现一直不佳。基本的任务没有执行,例如保证让治疗患者的医务工作者获得口罩。中期规划的缺失显而易见。在白宫,基本的安全规程没有被遵守,让领导人的安全处于危险之中。


 


然而,尽管川普政府有明显的失误,但与西方其他国家相比,美国的表现并不是特别糟糕。英国、法国、西班牙、意大利和其他很多国家的新冠死亡率都远高于美国。相比之下,中国大陆、日本、韩国、台湾和泰国的死亡率远低于美国的5%。甚至在一年前,中国向美国空运基本医疗器材的想法还是不可想象的。


 


如果21世纪被证明是亚洲的世纪,就像20世纪是美国的世纪一样,那么这场大流行病很有可能会作为一个转折点而被铭记。我们正在经历的不只是戏剧性事件,而是很有可能成为历史的转折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