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纳瓦罗:中国派出几十万人在世界播毒,极不道德!中国政府顾问承认:标榜体制优越犯大忌,中国把自己的形象搞砸了!前金融高官密集发声,反对财政部提议;近8成美国人愿花钱把产业链搬出中国【字幕版】

 


*** ABC:纳瓦罗:中国派出几十万人全世界播毒,行径极不道德 ***


 


在周日的ABC《本周》节目中,主持人问到纳瓦罗:“你说中国人搞垮了美国经济,所以,你是说他们故意把COVID病毒释放到美国?你有什么证据吗?”


 


纳瓦罗回答,“我没有说他们是故意的,但他们的中国病毒----让我们来看看这里的事实。如果我说错了,请纠正我。该病毒是在武汉省产生的。零号病人是在11月。中国人在世界卫生组织的庇护下,在两个月的时间里,把病毒藏了起来,然后派了几十万中国人乘飞机到米兰、纽约和世界各地去播种。


 


他们本来可以把它留在武汉。相反,它却变成了大流行。所以,这就是为什么我说是中国人对美国人有责任。


 


我认为中国人的行为是不道德的,就像我们现在说的,他们在1月15日签署了一份贸易协议,他们承诺不偷我们的知识产权,这也是协议的重要组成部分。你猜怎么着?现在FBI已经发出了警告,说中国政府正在入侵知识产权,这样他们就可以窃取全世界的疫苗。那他们会用它做什么呢?他们会利用疫苗来牟取暴利,挟持世界。


 


所以,是的,我确实怪中国人。乔-拜登是中国的长期朋友,而川普总统是唯一一位对中国站出来的总统。”







*** 南华:中国政府顾问承认:标榜体制优越犯大忌,中国把自己的形象搞砸了 *** 


 


国内外的外交顾问和观察家们说,中国要想在冠状病毒大流行时代稳定国际关系,就必须反思其口罩外交和好战的做法。


呼吁中国政府重新思考与世界其他国家的交往,是国内和海外正在进行的更广泛讨论的一部分,因为这个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正在规划其作为全球舞台上负责任的利益相关者的长期角色。


 


中国在国内基本控制了Covid-19病毒的疫情后,现在是世界上最大的口罩、防护服和其他医疗设备供应商。但是,就在几个月前,情况发生了逆转。


 


官方数据显示,中国在1月24日至2月29日期间进口了超过20亿个口罩和2500万件防护服--在抗击冠状病毒中最黑暗的时刻成为全球最大的防护产品买家,以应对国内医疗用品的严重短缺。


 


据一位参与交易的外国商人称,其中一些进口产品来自在中国经营的外国公司,中国政府悄悄向这些公司寻求帮助,并要求其低调交易。


 


这位商人指出,这与中国后来随着冠状病毒的蔓延,开始向欧洲和其他急需的国家运送医疗产品的高调宣传形成了巨大的反差,这也促成了人们对中国政府应对疫情的态度越来越多的负面看法。"情况正在一天比一天糟糕,"他说。


 


中国的批评者们指责中国在遏制病毒的过程中,高调宣扬自己的政治制度,强调其作为世界领导者的作用,而忽视了早期的失误,包括在12月疫情爆发的最初阶段的掩盖和虚假信息。


 


观察家们还说,中国外交官们在为中国处理病毒问题辩护时发表的咄咄逼人----有时是不专业-的言论,使人们对中国的同情心逐渐减弱。中国国家媒体上一篇文章暗示美国和世界对中国的抗击疫情的努力 "道歉和感谢",但这并没有改善人们的看法。


 


在巴黎,中国特使卢沙野被法国外交部传唤,而其他外交官则在推特上奉行好战的路线,回避国际社会对中国的批评。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中国政府顾问说,此次疫情为中国提供了改善国际关系的机会,但结果 "明显相反"。


 


这位人士说,中国外交没有维持稳定的对外关系,而是在很大程度上被服务于国内宣传的需要所压倒。


"我们把战胜冠状病毒的胜利归功于中国的体制,过分强调了中国体制的优势,这不可能说服西方国家。我们向选定的欧洲国家送去了医疗物资,这又增加了一层新的怀疑--在已经对中国充满戒心的欧洲,这种援助是带着政治目的而来,并危及集团的团结。


 


"还有一个问题是来自中国的防疫医疗产品不达标,而世界各国都在依赖我们提供这种物资,"这位顾问说。


 


观察家们认为,中国自4月以来已经加强了对医疗产品出口的质量控制,但需要采取更多的行动来平息国际上日益增长的敌意。美国和其他国家向中国施加压力,要求中国允许对病毒的来源进行调查,美国和其他国家向中国政府施压,要求提高透明度。


 


与此同时,疫情在全球范围内已经感染了400多万人,并造成30多万人死亡,使各国经济陷入衰退。经济学家认为,一旦卫生危机的最坏的情况过去,经济复苏将是缓慢的。


 


这位政府顾问表示,中国需要采取谨慎而务实的方式来修复其国际声誉。"仅仅通过言语来说服是不可能的。"


 


驻香港的牛津经济学院亚洲经济系主任路易-奎斯(Louis Kuijs)表示,中国将不得不调整其外交政策,否则有可能失去全球进一步的同情心。"也许现在还不是完全太晚,但中国可能要真正认真思考一下,如果中国现在觉得这一点很重要的话,如何挽回自己的国际地位和形象。"他说。


 


他说,中国在欧洲的几位外交官的行为--"任由他们在追求一种非常激进的街头斗殴式的外交方式时放任自流"--与中国的外交传统格格不入,引起了反弹,尤其是在欧洲国家。


 


他还称中国在美国对川普政府的一些回应是不成熟的,并警告说,与其他国家采取类似的做法有可能失去进一步的同情心。


 


"如果中国要想与世界建立起它想要的那种关系,就必须调整自己的外交方式。"





*** 南华:前金融高官密集发声,央行若买特别国债将入重大陷阱 ***


 



一群政府顾问和前官员周末表示,中国不需要推出大规模的经济刺激措施来应对冠状病毒疫情造成的破坏。


他们表示,特别是,没有必要效仿全球多家主要央行采用的量化宽松政策。


预计北京将在本周的全国人大年会上公布额外的经济支持措施的细节。


不过,决策层对该方案的规模以及如何实施,特别是是否通过避免过量的货币刺激来控制财政支出的问题,决策层一直在争论不休。


 


20国集团3月同意,成员国将向全球经济注入超过5万亿美元,以保护就业和收入,并 "不惜一切代价 "应对公共卫生危机。


美联储已经将利率降至零,承诺对经济提供无限制、无期限的支持--包括购买企业和市政债券--同时,美国国会通过了2.2万亿美元的援助计划,这是历史上最大的援助计划,并正在辩论是否将这一计划增加一倍。


 


中国经济在一季度收缩了6.8%,这是四十多年来的首次下降,但中央政府回避了2008-9年全球金融危机期间颁布的大规模刺激措施。当时,北京颁布了4万亿元人民币(约合586亿美元)的刺激计划,产生了严重的负面效应,包括浪费性支出和巨额债务增加。


 


中国前证券监管部门负责人肖钢表示,中国应该抵制量化宽松政策,即央行无限制地购买资产,向市场注入大量资金以刺激经济活动。


 


"现在还不是推出无限量的量化宽松的时候,"肖钢周六在接受中国财富传媒集团采访时说。


 


"这远远没有必要。对于下一步,我们必须进一步提高财政赤字率[占GDP的比例],发行特别国债,并增加[地方政府]发行特别用途债券。


 


"这些措施可以及时有效地应对疫情爆发对中国经济和就业的影响。"





近日财政部长刘昆表示,央行应考虑直接从财政部购买新增国债,这也是QE的一种形式。


刘昆的建议引发了关于中国人民银行是否应该将政府财政赤字货币化的争论,尽管目前法律禁止央行为政府财政赤字融资。


 


肖的反对QE的观点得到了央行政策顾问马骏的回应,他在官方财经新闻周日发表文章称,人民银行应避免购买特别国债,因为此举可能会助长通胀风险和资产泡沫,导致人民币货币贬值。


 


身为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前首席经济学家的马骏警告说,如果人民银行搞QE计划,"反过来又会鼓励过度的财政债务,这可能会引发国际市场对政府债务的信心危机。国家主权债务的信用评级可能因此被下调,融资成本可能上升"。


 


"即使受到疫情严重影响,中国仍保持正利率,传统的货币政策工具仍有很大的空间。"马骏表示。


 


中国人民银行前副行长吴晓灵在另一篇《财经》文章中认为,央行购买国债以弥补财政赤字 "没有必要"。


"如果市场有需要,央行可以通过多种方式提供流动性,包括购买国债来提供流动性。"吴晓波说。


"但我们还是要严格控制财政支出,提高财政资金的使用效率,维护财政纪律,保持中国经济的健康发展。"


中国人民银行前行长周小川也警告说,QE的 "副作用 "可能会使政府资源无法到达最需要的人手中。


"宽松的流动性未来可能也会产生一定的副作用,会有一些'免费搭车'的人。"周小川周六对中国财富传媒集团表示。


 


"也就是说,一些企业和金融机构本身就有问题,已经出现了问题。但他们也可以借机说,这些问题都是冠状病毒造成的,是不是应该救救救他们?"


 


分析人士表示,尽管今年经济增长前景疲软,但中国不太可能效仿美联储的QE措施。


 


"中国的刺激措施倾向于通过货币和财政措施相结合的方式发挥作用。例如,地方政府发行的债券由国有银行和商业银行购买,中国人民银行确保有足够的流动性进行交易,"TS Lombard的中国


经济学家格林表示。


 


"如果由中国人民银行直接购买特别国债,这将是一个明显的刺激方式的改变。这样的中国人民银行购买,本质上将是一种QE的形式。中国政府已经明确发誓不使用QE,所以这种中国人民银行购买的可能性不大。"







*** 彭博:近8成美国人愿意花钱把产业链搬出中国 ***


 


根据总部位于华盛顿的商业咨询公司FTI咨询公司5月12日至14日对1012名成年人进行的一项调查,约40%的美国人表示,他们不会从中国购买产品。相比之下,22%的人表示不会从印度购买,17%的人拒绝从墨西哥购买,12%的人抵制从欧洲购买商品。


 


55%的人认为不能相信中国会履行1月份签署的贸易协定承诺,购买更多美国产品。


78%的人表示,如果生产这些产品的公司将生产设备搬出中国,他们愿意为产品支付更多的费用。


66%的人表示,他们赞成提高进口限制,而不是追求自由贸易交易,认为这是提振美国经济的较好方法。


 


对于贸易政策的观察家来说,最后一点是引人注目的,因为美国的大多数人传统上都回避保护主义。根据盖洛普公司的调查,几乎五分之四的美国人将国际商业视为机会而非威胁,这一数字在过去十年中稳步上升。


 


在经历了两年的关税战争和现在的冠状病毒发源于中国的祸害之后,美国公众对这个国家的主要经济对手的舆论出现一些恶化并不奇怪。但这种转变的程度和时间上的转变--距离总统大选还有不到六个月的时间--可能标志着选民的选情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这可能会让中国在华盛顿的一些更严厉的批评者更加胆大妄为,对金融市场造成巨大的潜在后果。


 


"在正常时期,外国人是一个很容易成为政治目标。但一旦他们不受欢迎,政治就会变成危险,因为他们会变成政策,"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的贸易专家查德-伯恩说。"随着候选人争夺谁能在现在到11月之间对中国采取更极端的立场,他们在大选后对北京的政策越来越多地被定格。"


 


美国总统唐纳德-川普上周在接受福克斯商业网采访时提出,美国可以完全切断与中国的关系。"有很多事情我们可以做--我们可以切断整个关系,"川普在被问及采取惩罚性措施,比如减少对中国学生的美国签证时说。


 


川普的威胁让人想起去年8月他的推文,当时在贸易战的白热化中,他 "特此命令 "美国公司寻找替代品,称 "我们不需要中国,坦率地说,没有他们会好得多。" 他呼吁高管们把工作岗位带回国内,在美国制造产品----重复了他主张与中国脱钩的论点,认为这种流行病只会放大。


 


FTI上周的调查显示,86%的受访者表示,美国对外国供应链的依赖性太强。


 


对于大多数在中国做生意的美国公司来说,将自己从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中连根拔起,其实并不可行。但根据3月份对中国美国商会会员的调查,44%的受访者表示,两个经济体脱钩是不可能的,低于10月份的66%。五分之一的人表示,脱钩将加速。


 


对于美国消费者来说,他们可能还没有完全掌握自己从中国消费的程度,但脱钩的愿望正在加剧。皮尤研究中心 "全球态度项目 "的研究人员凯特-德夫林(Kat Devlin)认为,"我们在美国人如何看待中国的问题上,正处于某种程度上的未知领域。"


 


3月进行的一项皮尤民调显示,66%的美国成年人对中国持不利态度--这在皮尤的调查中创下了自2005年以来的新高,自2017年1月川普上任以来,这一比例上升了近20个百分点。


 


这是一个异常突兀的转折,因为要动摇美国人对外国的看法需要很大的代价。







*** 纽约时报:中国东北地区重新隔离了8000人 ***


 


担心病毒卷土重来的官员已经在中国东北部地区隔离了8000人,并重新实施封锁措施,即使在中国其他地区进一步放宽限制的同时,也是如此。


 


据国家新闻媒体报道,吉林省第二大城市--吉林市的居民大多被禁止离开该市,此前该市及其辖下的另一个城市舒兰市发生了群发感染事件。辽宁省沈阳周六表示,自4月22日以来,任何从吉林市前往该市的人,都将被隔离在医院里三周。


 


吉林市已经追踪到近700名接触者的冠状病毒患者进行检测和隔离,而辽宁省的官员已经发现了1000多名接触者和约6500名高危感染者。





中国呼吸系统疾病专家、中国政府顾问钟南山周六在接受CNN采访时说,虽然中国的感染人数相对较少,但仍面临着 "很大的挑战",因为大多数人没有接触过冠状病毒,仍然容易被感染。"我认为目前来看,它并不比国外好,"他说。


 


在中国其他地方,北京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周日表示,在户外不再需要戴口罩。北京已经报告了30天没有新的感染,现正在为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一个被推迟了两个多月的重要集会的年度会议做准备。


 


而在华南地区,香港、澳门和广东省政府正在讨论建立一个 "旅游免疫区",让符合条件的居民可以在各地旅游而不需要检疫。









*** 澳大利亚ABC:澳大利亚贸易部长:中国不回我的电话 ***


 


澳大利亚5月17日敦促中国回应澳方的要求,以探讨缓和两国之间紧张的贸易关系。澳大利亚贸易部长伯明翰(Simon Birmingham )介绍称,他曾尝试与中国贸易部长进行通话,但北京方面尚未作出回应。


 


作为澳大利亚最大的贸易伙伴,中国政府5月12日宣布,自当日起禁止澳洲4家牛肉厂对华出口牛肉,占澳洲对华牛肉出口35%;另据中国外交部网站消息,中国还将会考虑对澳洲大麦进行反倾销调查,包括对进口自澳洲的大麦征收73.6%的倾销税和6.9%的补贴税,合计可能对澳洲大麦出口加征约80%的关税。此前,澳大利亚政府提出,应对波及全球的新冠病毒来源等疫情相关问题展开国际独立调查。


 


伯明翰当天在接受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电视采访时表示,澳方已经提出与中国贸易部长讨论贸易问题的要求。但他指,“有关的要求目前还没有得到响应。我们愿意进行讨论,即使是会讨论到困难的问题。”伯明翰说,假如北京对澳大利亚大麦征收关税,澳大利亚将保留把中国告上世界贸易组织的权利。他续称,中国政府在贸易问题上令人“难以预料”的官方干预,或将会使得澳大利亚制造商寻求拓展其他的市场,在与中国贸易存在“风险”的背景下,他们被鼓励将出口市场多元化。


 


中国驻澳大使成竞业此前在采访中就独立调查问题,曾威胁减少对澳方农产品等商品地进口消费,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随后回应有关大麦问题报道时指,这是一起正常的贸易救济调查案件。他说,中方正根据相关法律和世界贸易组织规则推进有关调查。对于中方的表态,伯明翰在采访中重申,他理解为什么有分析会将独立调查和贸易话题相关联,特别是中方大使还发表了“很不帮助的发言”,但他强调,澳方将以中方表态所提到的确有贸易纷争的票面价值为准,并真诚地作出回应。


 


伯明翰说,“我们的政府已经就中方所宣称有关澳大利亚向中国市场倾销大麦的说法,向北京作出了全方位性的回应”。他指出,澳大利亚的大麦厂商未得到过政府的补贴,并否认有关澳政府优化墨累-达令流域(Murray-Darling Basin)的灌溉系统建设,对中国市场大麦价格构成影响的说法。他强调,澳大利亚的大麦主要产于干地灌溉,而并非上文提及区域。伯明翰称,向澳大利亚大麦征收关税的措施是不合理的。而在鼓励澳洲出口市场多元化的同时,他也表示,过去数十年来澳洲增加对中国贸易地依赖是,澳洲商业群体作出的商业决定。因为中国是区域内最大的经济体。


 


此外,澳大利亚在近年来指责北京干预澳大利亚内部事务,并担心中国在太平洋地区影响力增加,堪培拉和北京关系逐渐紧张。据悉,澳大利亚将在世界卫生大会下周于瑞士召开年会时,跟其他多国一道要求对新冠病毒的起源进行调查。这是新冠疫情开始大流行以来,召开的第一次世界卫生大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