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中国驻以色列大使官邸内命陨;各国联手把中国告上国际法庭!世卫大会前夕气氛紧张;钟南山承认政府曾隐瞒,为石正丽抱不平;周小川:中国金融体系没有做好准备应对当

*** 法广:中国驻以色列大使官邸内死亡 ***



据多方消息显示,中国驻以色列大使杜伟当地时间5月17日早上于在位于特拉维夫近郊的赫兹利亚官邸内身亡。以色列外交部现已对这一消息加以证实,当地警方正在调查事件经过。


据《耶路撒冷时报》报道,现年57岁的杜伟在今年2月抵达该国,出任中国驻以色列大使。他此前刚结束中国驻乌克兰大使任期。杜伟与妻子育有一个儿子,事发时他的妻子和儿子都不在以色列。另据《国土报》在当天报道,当地警方已就此案展开调查。有关方面未披露他的死因。以色列警方发言人表示,作为常规程序的一部分,警察正在现场调查事件。


以色列电视12台则引述不具名的紧急医护人员消息称,初步迹象显示,杜伟在睡梦中自然离世。以色列军方广播电台称,目前为止,没有迹象能使调查人员认为杜伟的去世与心脏病有关。以色列外交部主管表达了对杜大使去世的哀悼,称以色列外交部将尽其所能在需要时提供帮助。据悉,杜伟12日刚于《耶路撒冷时报》发表了一篇题为“相信中国、以色列韧性”的文章。美国国务卿蓬佩奥随后于13日对以色列进行了短暂访问。


另据中国驻以色列大使馆官网介绍,杜伟在1962年10月出生,为山东诸城人,是法学硕士。他历任外交部科员、中国外交部欧亚司参赞、中国外交部政策规划司副司长兼外交部重要文稿起草办公室主任,以及中国外交部政策规划司副司长等职位。此外,据中国外交部官网刊登的消息显示,杜伟在生前曾于12日与以色列外交部主管多边事务的副总司长举行视频会议。通告指,双方就进一步加强两国在国际多边领域沟通和其他共同关心的问题交换了意见。


 


*** 南华:把中国告上国际法庭!世卫大会空前紧张 ***


 


世界卫生组织一直站在协调抗击Covid-19大流行病的前线。当其决策机构在周一召开年度会议时,由于中国、美国和其他国家在北京对疫情的反应问题上的紧张局势升级,它将面临另一场战斗。


 


冠状病毒将成为世界卫生大会的焦点,所有194个世卫组织成员国和观察员都将出席此次会议,会议将审查和批准政策和预算。


 


但所有的目光都将集中在包括美国、澳大利亚、加拿大、法国和德国在内的国家如何在全球卫生机构的框架内对中国处理疫情的方式进行调查。这可能包括将中国政府告上国际法庭。


 


这些国家的领导人已经明确表示,他们希望进行调查,包括调查病毒的来源、病毒最初是否被中国掩盖,以及北京是否迟迟不告诉世界病毒在人与人之间传播。





世卫组织本身也受到了抨击,尽管中国政府在疫情爆发之初就对举报人和信息进行了打压,但却称赞中国的疫情应对措施 "透明",这让世卫组织受到了攻击。


 


根据世卫组织章程,全球卫生机构可以将未解决的争端提交给联合国主要法律机关海牙国际法院。但卫生和法律专家说,这不太可能,即使真的发生了,国际法院也无法执行裁决。


 


"世卫组织从未将另一个国家告上国际法院,我预计不会出现这种情况,"多伦多约克大学全球战略实验室全球卫生、法律和政治学教授史蒂文-霍夫曼说。"如果真的发生了,那将是前所未有的。"


 


法学教授阿图尔-亚历山大(Atul Alexander)说,要执行国际法院的决定是不可能的,因为它需要由联合国安理会颁布,而中国作为五个常任理事国之一,在安理会拥有否决权。


 


"中国将不得不同意国际法院的管辖权,这永远不会发生,"亚历山大说。


"这与中国与菲律宾的南海争端仲裁法庭的情况类似,中国没有参与其中。他说:"虽然做出了不利于中国的裁决,但仲裁裁决是不能执行的。"所以,从国际法的性质来看,裁决可以对中国不利,但根据国际法,它是永远不能执行的。"


 


中国政府上一次在国际法庭被起诉是在2016年,当时常设仲裁法院在南海问题上判决菲律宾胜诉。法院称,北京对该地区的领土主张缺乏法律依据,违反了国际海事公约。北京没有参加审判,并否认了这一裁决的合法性。


 


《国际卫生条例》可能提供了一个解决争端的途径。《国际卫生条例》建议通过谈判、调停和调解来解决与其解释或适用有关的问题。


 


"据国际人权组织称,"争端也可以通过提交世卫组织总干事或仲裁解决,如果争端的所有当事方都同意,"国际人权组织称。


 


但霍夫曼指出,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任何国家同意通过这一机制来解决。


"各国如何成功解决争端,还存在着很多挑战"


 


美国的政客们正在尝试其他法律途径。上个月,密苏里州成为第一个起诉中国政府的州。这起向美国密苏里州东部地区法院提起的诉讼称,中国政府的否认和掩饰,导致了这场大流行病的发生,造成了 "巨大的生命损失、人类痛苦和经济动荡"。共和党参议员还提出了一项法案,允许美国人就疾病造成的伤害起诉中国,要求中国赔偿损失。


据鹰派的国家小报《环球时报》报道,中国似乎对通过法律手段可能的事态升级持警惕态度,警告那些寻求 "滥诉 "中国的人,中国正在 "准备采取报复性措施"。


 


但中国社会科学院国际法研究所高级研究员廖凡认为,各国没有任何法律依据,可以通过当地法院或国际法庭起诉中国。


 


"这些[试图起诉中国]的举动被包装成这场口水战中的'法律之战',"廖在上个月在官方通讯社新华社主办的《经济信息报》上写道。"即使是起诉团体或个人也应该很清楚,这些要求或'问责'的呼声,从程序上或现实的角度来看,几乎没有什么法律价值。


 


"如果说'法律之争'的目的是为了打赢这场官司,那么这些'口水仗'只是为了营造[政治]运动。只要'指责中国'或'让中国赔偿'的言论成为热门话题,得到公众的关注,这些挑衅者的目的就已经达到了。"他说。


 


日内瓦研究生院国际法教授Gian Luca Burci说,美国政府的国家诉讼和单边行动对中国的声誉伤害大于法律伤害。"虽然法律风险较低,但这里存在着政治和声誉风险。"他说。


 


"负面反响可能是多方面的,破坏性的。中国担心会有任何形式的国际调查----中国必须同意进行调查,但目前还不清楚他们是否会同意,"他说。"有必要派出一个实况调查团,以确认在中国和世界各地发生了什么,以及出了什么问题。"






** 中央社:钟南山指武汉政府曾隐瞒疫情,为石正丽抱不平***


 


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接受CNN专访时表示,中国仍面对肺炎带来的巨大挑战,状况不比外国好。他还说,武汉地方政府在疫情爆发之初曾隐瞒关键资讯,当地政府「不愿说实话」。


钟南山在专访中表示,虽然中国目前已渐渐恢复正常生活、放宽防疫管制措施、陆续复工复学。但政府不该掉以轻心,因为爆发第二波疫情的风险愈来愈大。


最近几周,最先传出疫情的武汉市、东北部的黑龙江省和吉林省都出现群聚感染事件,吉林省的确诊病例更是每天增加。


他说,大部分中国民众仍然缺乏疾病抗体,仍容易感染病毒。中国应对疫情还是有巨大挑战,状况不比其他国家好。


此外,钟南山提到,武汉地方政府在去年12月疫情爆发时,封锁有关消息。在他率领专家小组于1月18日到当地调查时,收到很多医生和学生的警告,称情况比官方公布的严重,当地政府不愿意说实话。


他表示,据当时武汉官方报告,确诊病例连续10天以上都还在41例,但同时海外确诊人数已开始增加,「我不相信这个结果,所以我(一直)问,必须给我真实的数字。我认为他们很不愿意回答我的问题」。


钟南山3月中接受访问时也表示,他今年1月赴湖北后,发现实际情况远比当时公开或新闻报导的严重。他在当地进一步追问后发现,湖北一间大医院出现了医务人员感染。


但钟南山认为,中央政府在1月下旬开始主导应对疫情后,官方数据都正确无误。他说,中国政府从17年前的SARS疫情中学到教训,这次政府严格要求通报真实数字。





此外,钟南山说,武汉病毒研究所学者石正丽是他的好友,他曾多次询问石正丽关于病毒是该研究所制造并外泄的说法,石正丽回答称「太荒谬」,又说以武汉病毒所目前的设备和人力,是做不出人造病毒的。中国疾控中心2月初曾花2星期调查石正丽的实验室是否出了差错,但没找到任何结果。





*** 财新:周小川:我们的金融体系没有准备好 ***


5月16日,央行原行长、中国金融学会会长周小川在2020清华五道口全球金融论坛上表示,中国已经出台了相当多的宏观政策和金融政策来应对疫情,一部分是克服疫情、提振总需求,一部分是代行救助功能,但社会对金融体系的期望值比较高,仍然不满意。


  “我们听到一些认为需要改进的意见,比如说,有的企业和个体应该能够得到金融支持,但没有拿到或者拿到的数量不够,有一部分钱还是进了资本市场,还有一种观察说,一部分资金在金融机构之间空转,未能充分落实到实体经济中去。还有一部分意见担心,宽松的流动性可能在未来产生一定副作用,另外也可能会有一部分‘搭便车’的现象,一部分企业和金融机构他们自身有一定的问题,已经陷入困境,但他们借机说是新冠疫情引起的,那么是不是也应该对他们进行救助?这些说法我认为都有一定的道理,同时也表明大家希望金融企业能发挥更大更好的作用。”


 


  “这些都是在需要考虑的范围之内,是我们需要研究的题目。”周小川还强调,一个需要研究的问题是,如何使金融市场和金融行业更多地对接财政政策。他认为,财政政策在疫情之下可以发挥更大的作用,但传导机制也不够充分、有效和通畅,过去依靠的办法是将财政资金层层分解,这个过程会发生截留、挪用。而金融机构和基层是紧密联系的,可以尽可能地利用并创新方式,使得金融体系更好地服务于克服疫情。



  周小川坦承,不管是财政政策还是金融政策,都不可能百分之百的有效,不可能百分之百地把资金都用在刀刃上,这种过高的期望不现实。另外也不可能逆市场化改革来推进有关政策。此外,还需要注意,金融机构在支持克服新冠疫情的过程中会否产生一些金融资产质量以及金融市场效率方面的问题,会不会导致金融市场混乱和金融危机,这些也是需要加以研究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