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如不改弦易辙,行见悲剧上演

 

 

關品方

2020年3月8日

民众联席成员


香港一直有戏。如果之前是荒谬剧,如今已演化成惊悚剧,马上有可能脱变成悲怆剧,不知道如何收场。

区议会内的运作,现在极其荒谬。黄丝与狗并列,纪念公园命名,抗疫本区优先,政治凌驾民生。为了分裂分化,无所不用其极。最近更有外国组织建议,提名香港黑暴势力获授诺贝尔和平奖。现在香港乱象已呈,无论何事均黑白不分,善良的人谦虚客气,无用的人猖狂胡为;丑恶出位粗鲁言行,市民选择默认哑忍。再这样下去,香港走向败亡,必不可免。特區政府不可跛腳不作為,不可单只修修补补,奢望深层次問題可以自动解決。其實现已危機四伏。如今民間的护港力量對特区政府愈發離心,不满政府苟且施政的市民日增。这十分危险。一个濒临崩溃的政体,其先兆是道路不靖,治安衰败,政府无力保护市民。表面上,现在还只局限於小型零星个别抢劫,但可能只是冰山一角,估计规模大/有组织的犯罪,有人正在暗地筹谋。泛黄黑暴蒙蔽年轻学生和处于三失边缘的人,破坏力极强,不可低估。现在抗疫和民生問題非常嚴峻,貧窮民眾最受戕害,当大批基层民眾无業,市况凋零,“揽炒”成功导致不满特区政府之余,也有可能最后埋怨中央。犯罪案件近期激增。民心不稳,社会上负面情绪弥漫,治安可能失控,敵對勢力將乘機作亂:“香港2020”的计划将会实现 (其目标是泛黄派要取得立法会的多数议席),然后再多走两步 – 明年谋求选委会过半,后年剑指特首选举。如果选出一个从泛黄派阵营出来暗挺港独的特首,中央是否承认,是否任命?通过选举制度以选票夺取治权(和随之而来的财权),正是彭定康当年的构想,名义上主权归北京,实质上治权给港人。港人的定义是:服膺西方价值体系的港人,心态与内地对抗的港人,反中仇中/黄皮白心的港人。几十年对抗到如今,两大阵营壁垒分明,今后几年将会阶段性摊牌。

民間护港力量分散,97后从来没有真正组合起来,话语权旁落,舆论阵地沦陷。占领中环,雨伞运动,反国教,黄丝带,反送中,时代革命,光复香港,民主自由,人权法治,五大诉求,泛黄派的口号震耳欲聋。这边厢,讲求守法有礼的市民,全无招架之力。尽管有心人不断各自努力,意图抗衡泛黄派,但既分散又缺總體籌劃,難以擴大影响。香港既无执政党,又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建制派 (不外是一些个别既得利益的分散集体),没有总体的共同诉求,没有对香港前景的论述。民間护港力量要放下各不相干、各自為政的習惯,應以協作形式推動一個有想象力的重建新香港的運動,重新定义一国两制,凝聚新思维,团结年轻人,培育有教养有承担的下一代。在这个“迈向2047”的社会運動中,個别團體要爭取可行的具體合作機會,擴大工作成绩和社會效果。民生经济和安定繁荣是执政的第一責任,也是爱国护港的人们參與社會事務和投身政治工作的初衷。护港力量必須要团结起来,抛弃个别团体的小算盘,奪取整體的話語權,领导和指引社會民眾,才有另辟新天地的機會。这个社会运动要真正采取群众路线,要落实到公务员队伍,教育,宗教,社工,法律,传媒,医疗和新界这八大主要领域。要有崭新作为,长期打算,盯牢2047,要毫不含糊地说清楚:港人反对港独,47之后还是要一国两制。

 

運動的組織应是協作形式,以共同理念和目標互通为最大公约数,不是無大台而是多中心,不同團體分工互補,个别组织獨立運作。以共同理念和目標互相维繫,口号要响亮明确,符合年轻人的口味,夺回话语权,建立號召力,主導社會舆论。要有公开的平台和特区政府以及中央政府充分沟通对话 – 坚持国家主权,完善特区治权,检讨司法制度,致力民心回归。心态上要重上井冈山,回到97前。领导班子要重组,旧的不去,新的不来。

 

估计两办会另辟蹊径,落实走群众路线,目光向下,联络本地的爱国护港力量, 不再浮在上面搞放烟花式的务虚动作,不再只聚焦选举,数人头和选票。要软硬兼施。硬要最硬,软要最软。疫情过后,估计中央不会再以自由行等各种优惠政策来帮助香港复苏经济。港人最终会在艰难中觉醒过来,在付出沉重代价後,痛定思痛,懂得自救,懂得珍惜。置诸死地而后生,港人要有心理准备,后年或会选出不一样的特首。中央会否先把反分裂国家法适用于香港,逼使本任期内的立法会及时通过23条立法?如果通过不了,估计以后很长一段时间都不会再有机会。今年立法会选举,泛黄派极有可能取得多数议席。如是,政府运作将举步维艰,社会秩序将永无宁日。要预为之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