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川普对奥巴马指控的严重性

两周前的凌晨川普发推特,指控奥巴马在2016年大选期间下令监听(wiretapping)他的电话以及川普大厦,全美震动。他并且在推特文中说,这是麦卡锡主义,是另一个水门事件,把前总统称之为“bad (or sick) guy”.



此事无非两种可能性,真的或假的,没有所谓的Alternative fact。但不管真或假,事情都非常严重。



奥巴马监听川普之事如果属实,那可比水门事件严重得多。



水门事件从资料来看,尼克松开始并不知情,没有证据表面他下令实施水门事件中的窃听。执行窃听计划的非尼克松政府人员,而是尼克松竞选总部的一干人,其中有前FBI和前CIA特工,水门事件本身与尼克松本人和尼克松政府牵扯不大。尼克松本人以及有关政府人员的罪名主要是事发以后,利用政府权力来掩盖此事,尼克松为此在面临弹劾的前景下被迫辞职,不少政府人员为此被判罪入狱。



而川普对奥巴马的指控则是奥巴马下令监听。向谁下命令监听?当然是联邦调查局,那就是直接动用国家公器对付反对党候选人。水门事件之后的一系列调查发现,虽然尼克松并没有下令水门事件中的监听行动,但他曾经下令监听过17个美国公民,他们中主要是媒体人和反战人士等等。美国国会吸取水门事件教训,有一系列立法,其中最重要的是执法机构如有国家安全或者犯罪调查的原因,需要监听美国公民,必须向特别法院提出probable cause ,得到法院批准方可实施监听。如果奥巴马真像川普所说那样为了政治目的,动用国家机器监听反对党总统候选人的电话,那可是极大的犯罪行为,不但是奥巴马一个人犯罪,而是包括联邦调查局一干人的犯罪,必须马上采取行动,拘捕奥巴马及其同伙,并加以起诉。



川普对奥巴马的指控如果是没有证据的编造,不过是川普脑子里臆想,那问题同样也非常非常严重。从目前为止的事情发展过程看,很可能是这后一种情况。



依据一般的常识,川普贵为总统,掌控着极广泛极隐秘的资讯,手中一定握有相当的证据,才敢公开对前总统做出如此严重的指控。请注意,川普的指控不是质疑怀疑,而是结论,并且给奥巴马定性为“bad (or sick) guy”. 应该是先有证据,还是先有结论?当然应该是先有证据,后有结论,结论基于证据。没有证据就有了结论,那就只能是假的。



自川普发维特指控奥巴马监听后,奥巴马坚决否认,美国前任现任情报界各机构领导人加以否认,美国参众两院共和党领导人以及共和党控制的两院情报司法委员会不认同,而川普一直保持沉默,既然做了结论性的指控,就应该马上把指控所依据的证据公布出来,但他一直提不出任何证据来。到了上星期三也就是11天后,在福克斯电视台的一次采访中,才透露他指控的证据居然是纽时1月19号的一篇报道和最近福克斯电视台某一新闻节目中某一来宾的谈话。川普说:两个报道中都提到wiretapping 这个词了。川普根据媒体报道,包括被他称为fake news 的 纽时报道,就公开指控前总统是罪犯,太荒唐了吧?



更离谱的是,仔细去读读这两个媒体新闻来源后,会发现其内容完全与他的指控不沾边。两个新闻来源的确谈到wiretapping 这个词了,大意是说:美国有关执法当局,依据俄罗斯情报机构通过骇客入侵美国民主党总部窃取电子邮件,打击希拉里意图帮助川普当选的事实,怀疑川普周围的人员与俄罗斯情报机构人员的关联,通过法院批准,对其中某些人施行了监听,新闻中没有一个字提到奥巴马下令监听川普个人或者川普大厦。



美国有关执法当局有无可能依据一定线索,按照法律程序,对川普身边人士进行了监听?非常可能。关键的问题是这种监听是依据调查中发现的线索,按照法律程序合法自主进行,还是按照奥巴马的命令实施?如果是前一种情况,没有任何问题,而如果是后一种情况,就是严重违法的犯罪行为。支撑川普的指控的事实证据必须是这样的事实证据:奥巴马下令监听他的电话和川普大厦的事实证据。从两个媒体的新闻中都找不到这样的事实证据,可他就依据这两个新闻报道,对前总统发出及其严重的犯罪指控,他的脑子是不是真的像有人说的有问题?细思极恐!



水门事件中,尼克松曾经下令司法部长不要指派特别检察官调查水门事件,以掩盖真相。对水门事件的后续调查还发现,尼克松曾下令美国税务部门对反战人士进行税务稽查。而自水门事件以后,一系列立法使美国总统以及白宫对下属执法部门具体案件的干预受到了极大限制,以防止在任总统利用国家机器滥权,打击反对党和异见人士。自此以后的历届总统都严格谨守这一限制。



比如美国司法部FBI等部门的司法犯罪调查,只能依据犯罪线索,由指派办案人员独立进行,办案人员的独立性自主性会受到极大尊重,任何外部因素包括总统不可以随意干预。



比如美国的税务稽查有一套严格的依据专业标准建立的挑选程序,绝不是总统叫你查谁你就去查谁的事。2013年发生的与奥巴马本身无关连的IRS Tea Party Scandal曾经成为奥巴马政府一个很大的政治风暴而延续至今,以致最近不少共和党国会议员还在为此要求川普马上开除现任IRS commissioner,由此可见政府行政部门在党派政治斗争中介入滥权的严重性后果。



基本上,从水门事件后美国吸取总统滥权的教训而建立的一系列制度这个历史背景去看,奥巴马通过联邦调查局监听川普和川普大厦介入2016总统大选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其一原因是他不敢,其二原因是就算他敢,下面执法机构也不会听他的命令去做这种明显违法之事,因为执行者也会因此变成罪犯而坐牢。



另外还有一个也是细思极恐的问题:川普总统是美国政府行政机构的最高领导,而奥巴马卸任总统不过一介平民。总统在公共场合发表的任何言行,都应该被视为政府的立场而不是个人的立场,政府的最高领导人对一个美国公民平民做出如此严重的犯罪指控,只是依据媒体报道却没有任何证据,那就是严重滥权。我们知道在任何刑事犯罪公诉案中,burden of proof(举证责任)都是在政府方面,美国executive branch的最高领导,没有证据只凭媒体报道,而且还是根本关联不上的媒体报道,就公开指控一个美国公民是罪犯,政府滥权到如此程度不能不让人心生恐惧。




明天的国会听证会上,美国联邦调查局长Jim Comey 将亲自出席,就俄罗斯干涉美国大选的有关调查和川普对奥巴马的指控作证,他的所有证词将被列入公共记录。川普对奥巴马指控的真假明天应该有结论了 ,等着看吧。





马黑,万维博客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