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民主主义具两面性

《大事件》记者柯宇倩

许多对中国境内示威的研究,专注在规模较大的事件上,对美国耶鲁大学政治系助理教授白洁曦(Jessica Chen Weiss)来说,不论示威程度有多大,都有探讨的价值。白洁曦从中国政府对待排外示威的方式里,发现当权者将这些示威当作外交谈判的工具。

时而容忍,时而压制

中国非民选的领导人在处理外交事务时,是否能忽视民意?又或者中国的权威领导人非常倚赖民族主义,因此必须安抚民众强硬的情绪?

白洁曦2014年8月出版的《强大的爱国者:中国外交中的民族主义示威》(Powerful Patriots: Nationalist Protest in China's Foreign Relations)一书,核心论点为中国政府有时容忍示威的进行,有时则有较深的介入。

书中梳理了1985年至2012年中国所发生的针对外国的示威,主要为反日与反美示威。几次游行规模较大,都因有中国政府的容忍。

1985年,因日本向中国倾销劣质商品、日本首相参拜靖国神社等事件,引发中国境内大规模的反日示威。2005年则因日本扶桑社所编的历史教科书,淡化日 本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时期前后的责任,引发包括中国在内的周边国家不满,进而爆发示威。2010年的反日示威起因为日本海上保安厅巡视船在钓鱼岛海域与中国 渔船冲撞,日方扣押中国船长;2012年则因为日本提出国有化钓鱼台等事件引发中国民众的不满。

中国境内也发生了几次针对美国的游行。其中,在科索沃战争期间的1999年,美国轰炸机击中贝尔格莱德中华人民共和国驻南联盟大使馆,三名中国记者死亡,数人受伤,虽然北约表示为误炸,仍激起中国境内的愤怒,进而演变成大规模示威。

《强大的爱国者》指出,1985年、2005年、2010年2012年的反日游行被政府容忍,但1990年代和2000年代的反日游行被压制。1999年 的反美游行获得了许可,2001年的反美游行就受限,2003年美国入侵伊拉克时,反战游行在各国爆发,包括埃及、俄国、印尼都有,然而中国当局禁止了反 战游行,直到两周后才放宽限制。但有些议题,中国政府的对待方式自始自终都一样,如针对台湾议题的示威就从没被允许过。

虽然民众借由示威表达了自己的不满,但示威是否可能反而加深两国之间的敌意或误解,进而影响双边关系?白洁曦在接受《大事件》采访时表示,中国政府对示威 的掌控,可能会加深他国的误解。“我相信这种民族主义的示威,传达了中国捍卫自己主权和尊严的决心,但政府为了避免示威失控所做的努力,又会增加对示威其 实是政府操控,而不是真诚反映出大众感觉的怀疑。”

民主主义具两面性

会开始撰写《强大的爱国者》一书,是因为白洁曦见到了中国民族主义的多面。

白洁曦对《大事件》表示,2001年,中美两国飞机在南海相撞后的2个月,她第一次到中国。“那个夏天,我第一次见识到中国民族主义的两个面向,一个是对 美国军事侦察中国海岸线的愤怒,一个是取得2008奥运主办权的欣喜。我跟著北京师范大学的同学,一起参加了在天安门广场上的庆祝活动。”

4年后,2005年3月与4月,中国爆发大规模的反日示威,白洁曦为美国对此了解之少感到震惊,特别是美国的媒体充满了猜测,猜测内容包括这些示威是会危 及,亦或有益社会稳定,白洁曦认为,美国对于该如何解读这些示威缺乏共识。这激起了她的好奇心,此议题很快成为白洁曦的研究主题。



白洁曦(Jessica Chen Weiss)(《大事件》记者柯宇倩摄)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