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王鼎钧:朋友只能有一部份契合

《新史记》记者柯宇倩

他年少时经历抗日战争、国共内战,24岁离开故土、前往台湾;在他的《开放的人生》家喻户晓前,他再次出走他乡,从 此定居纽约。他说,漂流也有它的“哲学”,它让人学会了割舍;他说,是文学救赎了他,令他免于沈沦;他的文字,在这数十年间,也“救赎”了许许多多的人, 给读者带来温暖与动力。他,就是著名散文家王鼎钧。

朋友只能有一部份契合

1962 年,王鼎钧到台北县(今日的新北市)汐止中学任教,认识了当时在该中学事务处任职的王棣华,原本立志独身的王鼎钧对王棣华一见钟情,1964年,两人走上 红毯。烹饪、插花、编织手艺绝佳的王棣华,经常为座谈会听众、读书会学员准备美食。从台北到纽约,50年来,王棣华,是“鼎公”最强大的后盾,王鼎钧出席 的大小场合,几乎都能见到王棣华的身影。

《新史记》:您认为自己是什么样的人呢?您愿意谈谈自认为的优缺点吗?


王 鼎钧:我是什么样的人呢?我自己很难回答。一个人,既是封建大家庭的孩子又是孤独的流浪汉,醉心独裁专政的效率又贪恋个人自由,向往一生独身而又在梦中结 婚一百次,基督教告诉他唯我独尊佛教又告诉他众生平等,没有时间读书却有时间著书,有三个“国”却没有一个“家”,………你说,我会是一个甚么样的人呢?

王鼎钧(《新史记》记者柯宇倩)

※需会员付费订阅才可看全部内文,若你已订阅请先登入会员,若尚未订阅请先至会员订阅
※任何地方都可掌握中国内幕,《明镜邮报》每日送至您邮箱。

明镜书刊安卓App,世界领袖的电子书单。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