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王鼎钧:人不需要他不能拥有的东西

《新史记》记者柯宇倩

他年少时经历抗日战争、国共内战,24岁离开故土、前往台湾;在他的《开放的人生》家喻户晓前,他再次出走他乡,从 此定居纽约。他说,漂流也有它的“哲学”,它让人学会了割舍;他说,是文学救赎了他,令他免于沈沦;他的文字,在这数十年间,也“救赎”了许许多多的人, 给读者带来温暖与动力。他,就是著名散文家王鼎钧。

人不需要不能拥有的东西

旅居美国 后的王鼎钧,历经了心理调适的过程,他曾说:“踏上基隆码头,我的感觉像再生;后来移民出国,走进美国海关,我的感觉像死亡”,当时对“人”丧失兴趣的王 鼎钧,一度无法再创作,不过逐渐地,王鼎钧找回了写作情绪,完成了许多重要作品,包括用17年时间写成的四部曲巨作:《昨天的云》、《怒目少年》、《关山 夺路》、《文学江湖》,从他在山东家乡的年幼时期,一路写到在台湾生活的30年。


《新史记》:您的许多作品描写了年轻时的经历,让我们感受到您对故乡的浓浓情感,但您也认为现在的故乡,已经不是您记忆中的故乡了。对于没有再回大陆或台湾,您是否有遗憾?写完了四部回忆录后,您对故乡的那份眷恋是否放下了?

王鼎钧:故乡既然是我的初恋,当然不会忘记,但是也“从此萧郎是路人”。漂流七十年,我知道人跟人的情谊在后天长久培养,并非先天冥冥注定......


王鼎钧(《新史记》记者柯宇倩摄)
※需会员付费订阅才可看全部内文,若你已订阅请先登入会员,若尚未订阅请先至会员订阅
※任何地方都可掌握中国内幕,《明镜邮报》每日送至您邮箱。
明镜书刊安卓App,世界领袖的电子书单。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