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铁腕清零】官方操控新冠歧视管控社会 广州方舱女子绝望自杀

近日,一名湖北籍女子在广州南沙体育场(方舱医院)隔离期间上吊身亡。有证据显示,其自杀缘于隔离点恶劣的环境和对新冠病毒的恐惧,将其强制送入隔离点的政府机关至今不屑于解释此事。有批评者指出,为了社会管控,官方刻意引导公众歧视新冠病人,最终酿成悲剧。

16日,一名来自湖北天门市横林镇的32岁女子因核酸检测呈阳性,而被广州市南洲街道办和社区强制送入在南沙体育场隔离,2天后,这位两个年幼留守孩子母亲,在该隔离点的卫生间上吊身亡。

事件发生后,当局被指拖延公布。即使是在隔离点内外有数以千计的目击者和知情人,很多当地传媒早已多次接到报料,但她死亡的消息经《财新》的报道被外界所知,还需要漫长的6天。

官方刻意没有公开死者姓名。在她生前最后所在的南洲街上冲村,在广州市,以及整个中国官方防疫的宏大叙事中,至到今天,她的名字依然无迹可寻。

据财新的报道显示,核酸呈阳性后,她感到恐惧,害怕春节回家时会被乡亲们歧视;在和丈夫分开,被隔离在拥挤、空气和环境都糟糕的南沙体育场时,她说自己对那里不适。

监控显示,上吊前,她自杀前,她安排了自己的后事,比如,她把自己保管的钱转给了丈夫。

**新冠歧视杀人于无形**

她的那些恐惧从何而来?这些无形的压力真的会杀人于无形?

同样湖北老乡的孙德胜向本台记者证实了她的这种恐惧的真实和残酷。

孙德胜说,现在这个新冠病毒究竟有多大的危害,是不是比感冒更严重,都很难说。但大多数中国人现在对病毒的恐惧,让他们不但歧视感染者,甚至有可能对这些受害者施加暴力。即便是已经完全好了,也不能说自己感染过,否则就可能被歧视。

他以湖北蕲春县为例,当地现在处于全面封控状态,其中一个说法就是,由深圳归来的打工者带回来了病毒。

孙德胜说:那肯定啦!人家打你,有可能。你好了,好了那也不能说啊。有人如果说造谣,说是哪个人带(病毒)过来了,他们就可能把他赶走。没有文明那个意识,也没有一点点这个科学常识。现在我们这儿被封了,今天是第八天了。听说是从深圳回来的人感染了。有些狡猾一点的人就戴个红袖章、穿个马甲到处蹿,本份的人就在家里呆著。

而“今日质疑”的创始人陈君则指出,死者本身就是资讯扭曲的受害者,如果她要是懂得所谓的感染其后果可能只相当于普通的感冒,她就不会自杀。对环境的不适和恐惧,压垮了她。

他指出,在全球都已经完全放开回归正常之际,中国官方大规模的封城,隔离措施,以及官媒大肆的渲染,让无法获取外界资讯的普通民众陷入了恐惧,并在这种恐惧下,自发成为了官方进行社会管控的帮凶。

陈君说:大陆媒体,它是造成一种恐怖,是最可怕的。是鼓动一群愚昧无知的人现在站出来,在作恶啊。比方说,如果你这个人感染过这个阳性,就好像他就成了一个定时炸弹一样。她每天接受的资讯,都是微信上面的,都是官媒宣传的。她看不到真相啊。中国老百姓百分之七、八十都是这样啊。

**歧视链下的食物链**

而作为中国最早的一批,并且一度被中国官方高度称颂的雷神山志愿者周培,则对这种全民的歧视和幻灭、感同身受。

周培指出,在武汉疫情爆发指出,他们充满激情地重广东回到湖北家乡,参加了雷神山医院的建设,但结局是他们不但被用完就抛弃,还一度成了被抓,并被员警贴身遣送出自己家乡湖北。

回到广州后,他们在大半年的时间里完全失业,即便是官媒还在宣传志愿者的时候,也没人愿意雇佣他们,这也导致他们的经济情况急剧恶化。今年初,他再度去上海最大的方舱医院会展中心当大白做清洁工,就纯粹是因为经济压力了,因为有大笔的网贷需要还。

他指出,当时在会展的大白,基本都是全国各地已经陷入困境的底层民众,只是为了每天大约2000元的工资而来。

他说,自己深刻地感受到了一个寄居在防疫肌体上的利益群体,比如,他们去应聘大白,总包的劳务公司会从每个大白身上吃掉一部分,然后分给各分公司,分公司再吃掉一部份他们的血汗钱。原本每天2000多的工资,最后到手的也许就只剩下了几百块。

在各种歧视、压榨和无处不在的侮辱中,他们也破罐子破摔,和隔离者打架,和劳务中介打架、大白与大白互打、最多的时候,100多个大白混战。最后解散时,他们这些大白集体去上海市政府要补偿,再被公安打。

**中国式防疫的悖论**

业内人士证实,大量的死亡不适来自新冠,而是来自严厉的管控。其中,自杀居高不下,此外,医疗资源被抽走或封堵带来的就医难导致的悲剧,已是家常便饭。

比如,中山大学附属医疗中心的医生就公开指出,中山大学肿瘤防治中心就被要求派出200多人支援方舱。这样会导致一些排队等待治疗的病人陷入困境。

一个要求匿名的体制内人士告诉本台记者,以河北为例,现在死于新冠的,是一些年龄大和有基础疾病的人,但封控导致的中青年人自杀的现象,非常严重。但她坦承,官方不会公布任何资料。

她说:我这么跟你说吧,自杀的,比那个新冠死的人还多呢。现在自杀的,10个、8个,一会跳一个,一会跳一个。不是甚么房贷车贷啊,就是甚幺小老板啊,企业运转不过来。官方的资料没有。就公开的乘以10,没错!

面对外界的一片质疑,本台记者亦专门致电广州市南洲街道党政办,该机构的官员称他不知道有人自杀,因此也谈不上甚么善后问题。

南洲街道办:我们是根据市疾控统一安排的,比如说集中隔离的人或集中治疗的人,不单单只去南沙方舱。你从哪里得到的(消息)你去问哪里。

广州市防疫指挥部,则没有回应本台记者的采访请求。

据悉,在将海珠区大批湖北籍打工者送进隔离点之前,这些被封堵在城中村的湖北籍民工曾连续多日抗议,甚至一度冲破封堵。但很快遭官方镇压。多达数十万的湖北籍民工则被分散隔离,转运,或直接运回湖北。

记者:黄小山/程文 责编:方德豪 网编:刘定坚

----------------------------------------

##### 防止自杀求助热线:

##### 香港撒玛利亚防止自杀会:2389 2222

##### 生命热线:2382 0000

##### 明爱向晴轩:18288

##### 社会福利署:2343 2255

##### 撒玛利亚会热线(多种语言):2896 0000

##### 东华三院芷若园:18281

##### 医管局精神健康专线:2466 7350

##### 利民会:3512 2626

##### 赛马会青少年情绪健康网上支援平台“Open噏”:http://www.openup.hk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