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客座评论:北京如何“策应”莫斯科?

(德国之声中文网)习近平新冠疫情后近三年来的首场出国访问已经结束,他的这次中亚行的一大重点,也是外界关切的重头戏是同普京的会面,这是今年二人的第二次见面。北京冬奥会开幕式期间,普京闪电访问中国,随即发动了对乌克兰的入侵,由于这个时间上的“巧合”,让北京一度陷入为莫斯科的侵略行径背书的窘境,而此次习普会,又“恰逢”莫斯科在战场上失利,普京在国内的权威有所折损的当口,因此,北京如何展现对莫斯科的立场就成为外界尤其西方非常在意的事情。

习所以在中共二十大前夕把他的首次外访选在中亚,有三个原因,一是他十年前“一带一路”的出发地就在他要访问的第一站哈萨克斯坦;二是上合组织峰会在他要访问的第二站乌兹别克斯坦举行,而上合组织是中国少数几个能够主导的国际平台;三即是同普京的会面,虽然在此之前,中国第三号人物、人大委员长栗战书刚访问俄罗斯,同普京见过面,但显然,中俄两国领导人都认为他们之间有必要借上合峰会的平台,见面讨论重大问题,引领两国未来的发展。

习普会之前,外界普遍预期,习近平可能会向正处孤立中的普京表示他对俄罗斯的支持,以展示两国的合作无上限,尤其在栗战书当着俄国家杜马主席的面说出中方充分理解和支持俄发动的对乌战争,并“从不同的方面给予策应”的话传出后。然而,后来从双方公开的报道来看,情形似不是这样,习不但未提乌克兰战争和美国,还向普京表达对这场战事的疑虑,似乎异常的低调。

西方媒体注意到,习对普京强调,“面对世界之变、时代之变、历史之变,中方愿同俄方一道努力,体现大国担当,发挥引领作用,为变乱交织的世界注入稳定性”;而普京则表示,“我们非常赞赏中国朋友在乌克兰危机问题上所持的平衡的立场。我们理解你们对此危机的问题和担忧”。一些美媒和学者把它解读成中国对普京的战争的支持似乎出现动摇,又或北京觉得莫斯科没尽到大国的责任,给全球带来了不稳定,好像两国之间的合作出现了某种裂痕,显示某种局限性。

客观地说,任何两国的合作或友谊都不是无限的,都有某种局限性,中俄如此,美国和西方之间亦如此。那么,如何来辨析习普二人各自表述的确切含义,是否真像某些美国媒体和学者或官员所言,北京似乎认为这场战争是一种有害的发展,两人的相互支持不会超出一定程度。恐怕不能这么轻易下此结论。

### 投鼠忌器与模糊平衡

站在北京的立场,它对莫斯科的支持及其力度取决于它要达到何种目的。普京发动的特别军事行动虽然在莫斯科看来是对北约不断东扩的被迫军事反击,北京对这一点也许会感同身受,栗战书就说,“俄罗斯被逼到了墙角,为维护国家核心利益而采取了一次反击”,因为它也受到华盛顿的排挤和遏制。但是,莫斯科的行动毕竟是对一个主权国家的公然入侵,北京向来主张主权不容干涉和侵害,何况它还有台湾问题,如果北京在俄乌战争中公开站队莫斯科,它就没有理由指责美国和西方对台湾的援助。正是这点让北京投鼠忌器。当然,北京和基辅的关系也使它不愿公开支持莫斯科,虽然两者的密切程度远不如北京和莫斯科,但也算不错。

另一面,北京亦不会公开谴责莫斯科,即使两国没有美国这个共同的对手或者敌人。鉴于中俄毗邻接壤,从地缘政治的角度,北京也会像多数第三世界国家一样,犯不着因公开谴责莫斯科而得罪它。现在加上美国这一因素,北京更不会去谴责莫斯科。因此,在北京看来,对俄乌战争采取一种相对模糊的平衡态度,应是俄乌双方都能接受的,尽管这会引起美国和西方的不满,但这是最能维护中国利益的立场。

不过,外界不要被北京的平衡立场所蒙蔽,尽管这也是它展现的真实立场。在平衡的表象下,北京或许像华盛顿一样,其实希望俄乌战争长期化,但与华盛顿不同的是,它希望莫斯科最后能赢。

### 北京的如意算盘

北京如有这样的想法也非常正常,理由在于:

其一,俄乌战争长期化,能够让莫斯科拖住华盛顿,为北京争取时间,减缓美国对中国的战略压力,因为这种情况下,华盛顿不得不分出一部分资源和时间对付莫斯科,这就使北京能够以时间换空间,赢得一定的战略主动权,或许还可形成某种程度的战略突破。

其二,俄乌战争长期化,也能极大削弱俄罗斯的国力,让莫斯科更深地依附北京,从而在较长时间使中国消除来自这个北方邻国的威胁。而且,俄乌战事打的时间越长,俄美两国结下的仇恨也就越深,即使俄罗斯战败,普京被赶下台,俄美要实现和解,也不是一时半回能化解的。

其三,俄乌战争长期化,让中亚那些从苏联分离出去的国家对莫斯科的忧虑和不信任会加重,无论从经济发展的角度还是为着摆脱莫斯科的控制,它们都会急着引入中国的力量来平衡莫斯科的影响力,后者也不得不在中亚地区让渡更多的势力范围给北京,形成中俄共管局面,一带一路将在中亚牢固扎根,上合组织进一步由中国主导。

北京这个想法可以说一石三鸟,但它实现的前提是,最后的赢家一定要是莫斯科。否则,俄罗斯战败,北京固然能够较长时间消除来自莫斯科的威胁,让中国的势力可能主导中亚,但不利中国抗美,而后者是北京的头号战略利益所系。如果乌克兰在美国的大力援助下最后击败莫斯科,将对西方世界以及其他对华不友好的国家如印度等有着极大的号召力,使它们团结在华盛顿周围,共剿北京,中国很有可能不但不能在中亚承接虚弱的俄罗斯让渡的势力范围,自身也会步俄罗斯失败后尘。

因此,从北京这个隐秘的战略意图审视普京所说的习近平对这场危机的担忧,更有可能的是,习不解莫斯科在国力占优的情况下这场战争却打的有些狼狈,而非像前面美媒解读的那样对俄罗斯的支持出现动摇。习对普京说的那番“体现大国担当”的话,也不是暗含批评莫斯科没有体现大国责任之意,恰恰相反,是批评美国把这个世界搞乱,而中俄要发挥大国担当,成为稳定世界多边秩序的支柱力量。至于北京对习普会刻意显低调,不提及俄乌战争,应是在栗战书的“策应”讲话曝光引发不好的舆论反响后,不想再被西方媒体利用俄乌战争大做文章。

### 俄中联盟继续加强

既然北京希望俄乌战争长期化可又不想俄失败,接下来它会如何策应莫斯科?

北京必然会在战略和安全合作上,加强和莫斯科的联系,两国结成事实上的准同盟关系,如果华盛顿今后对北京的战略打压不断加码,北京亦可能通过上合组织这个平台,结成中俄伊的抗美同盟。现在伊朗已经加入了上合组织。

而在现阶段,北京的重点是将双边的经贸关系提高到一个新水平,以实质上扶持俄罗斯。莫斯科在遭受西方制裁后,经济发展不得已转向东方,尤其北京。中国有俄罗斯需要的资金、技术和市场。中俄贸易的提升,中国对俄罗斯能源和粮食产品的需求以及大量投资,使俄罗斯得以弥补失去西方资金、技术和市场后的空缺——尽管不可能完全弥补,但可以减缓俄罗斯经济的衰退程度,让莫斯科可以长期支撑战争。

北京也会大力推进两国的军事合作,提高到一个新高度。中国下一阶段和俄罗斯的军事关系,很大程度上取决美国的台湾政策法能否过关。假如明年该法通过,不排除北京不再顾忌华盛顿的二级制裁威胁,出售莫斯科需要的战略物资和武器,以报复华盛顿,肯定这会引起欧盟的不满,但对北京来说,这是它必须付出的代价。

邓聿文为政治评论员,独立学者,中国战略分析智库研究员兼中国战略分析杂志共同主编。

德国之声致力于为您提供客观中立的新闻报导,以及展现多种角度的评论分析。文中评论及分析仅代表作者或专家个人立场。

© 2022年德国之声版权声明:本文所有内容受到著作权法保护,如无德国之声特别授权,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当行为都将导致追偿,并受到刑事追究。

作者: 邓聿文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