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专栏 | 夜话中南海:薄熙来当年重庆“打黑”的总后台其实是习近平

我们在本专栏前一篇文章《薄熙来的女副官咸鱼翻生,张轩独受习近平政治青睐》中,已经介绍了当年曾被习近平当面夸赞为“熙来同志的女副官,副官很重要”的时任重庆市委专职副书记张轩,曾经在薄熙来主导的“打黑”运动中表现得十分突出。

照理,当时的张轩是薄熙来手下的专职党务副书记,无论是主导“唱红”还是领导“打黑”,她都是责无旁贷。但因为她本人重庆市的法官出身,在薄熙来到任之前和刚刚到任的那段时间里,还在以市委副书记身份继续兼任了重庆市高院院长和院党组书记,所以当时的薄熙来要求她把工作重点放在“打黑”上;说是只有你张轩大法官来主抓这项工作,才更能彰显“合理合法,程序正义”。

薄熙来倒台之后,外界评论,特别是因为李庄律师的控诉,很自然地把重庆“打黑“之恶的屎盆子全都扣在了王立军一个人头上,客观上起到了为张轩开脱的作用。但事实上,当时的王立军虽然是以副市长身份兼任的市公安局局长,但他王立军本人并不是市委常委。他当时头顶上还有一个市委常委兼市委政法委书记刘光磊,刘光磊的上面就是市委专职副书记张轩。

王立军在重庆任职期间作恶多端当然是毫无疑问的,但说到底,他只不过是个打手而已。

2012年9月,王立军被四川省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认定犯有徇私枉法罪、叛逃罪、滥用职权罪、受贿罪,而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一年。王立军当庭表示不上诉,检察院未抗诉,判决随即生效。

如上罪名中,徇私枉法部分只在法庭上宣布了一个罪证,即一个大连的商人帮他支付了在重庆的公寓租金,他便以释放这个商人的狱中马仔做为回报。至于王立军的叛逃罪和滥用职权罪部分,法庭当时就宣布了“因涉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秘密“,所以必须不公开审理。

据当时一位分别参加了王立军案的公开审理和不公开审理两次庭审的律师透露,公开审理和不公开审理的所有举证内容,完全不涉及重庆“打黑”。

![王立军。(美联社)](https://www.rfa.org/mandarin/zhuanlan/yehuazhongnanhai/gx-05232022151003.html/46983a1e-bfd2-4ad1-ad04-494a00039c9f.jpeg/@@images/8a7cbda3-56f1-4c9c-abd2-11659f9475c5.jpeg "王立军。(美联社)")



我们自由亚洲电台网站曾于2014年底刊登过姜维平的一篇文章,他认为自从薄王倒台判刑之后,外界都关注重庆的变局,重庆的地方官换了两茬,从张德江到孙政才,都无所作为,山城依然迷雾笼罩,薄熙来的罪行被留下了一个长尾巴;而黄奇帆、张轩、钱锋等薄王的死党还在位,他们利用手中的权力,玩起阴阳术,耍尽小花样,力阻冤假错案的平反。

姜维平说的很有道理,但没有进一步说明无论是黄奇帆还是张轩,还有当时张轩的重庆高院院长接班人钱锋等人,之所以能够,之所以敢于力阻对“打黑”运动中制造出的大量冤假错案平反,说到底,还是因为他们的“打黑”运动是受到习近平的高度肯定的。

我们在本专栏的上篇文章中介绍了,2009年10月,人民日报社旗下的中国共产党新闻网当时以《重庆市委副书记:打黑除恶 中央肯定群众拥护》为题,转引了《重庆日报》的报道。

当时的左媒乌有之乡为此特别刊登了长篇分析文章《人民雪亮的眼睛盯着——试看重庆新闻》,披露了当时的中共高层内部,对薄熙来在重庆所作所为是否给予肯定和支持是有着内部矛盾的,话里话外透露了当时的总书记胡锦涛是压制薄熙来的。

文章中说:(2009年)10月27日,《重庆日报》高调推出新闻通讯《打黑除恶,中央肯定群众拥护 》,其聚焦的新闻看点主要有:第一,昨日,重庆市委副书记张轩在向市级各民主党派、工商联、无党派代表人士,以及市级有关部门负责人通报打黑除恶相关情况时说,9月25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书记周永康专门作出批示,称“打击、铲除黑恶势力,是让老百姓过上安定日子的‘民心工程’。近期在重庆市委、市政府的领导下,政法机关加大工作力度,见到了明显效果,为人民群众办了一件好事、实事”……。 几乎是在同一时间,人民网、新华网、重庆新闻华龙网、腾讯大渝网等主流网络媒体都转发了《重庆日报》这一头条消息;又几乎象一颗重磅炸弹,新闻通讯《打黑除恶,中央肯定群众拥护 》很快在国内外大大小小的网站炸开了。

但是,周永康对重庆打黑除恶作出的专门批示,为什么同大众传媒见面姗姗来迟,而且只是部分公开,显得犹抱琵琶半遮面?

周永康的专门批示是9月25日作出的,批示内容如“打击、铲除黑恶势力,是让老百姓过上安定日子的‘民心工程’......,为人民群众办了一件好事、实事”云云,堂堂正正、光明正大,在9月25日批示至10月26日公开长达一个多月的时间内却不让公众知情,甚至连重庆市的消息灵通人士也毫不知情。是否批示内容在此期间公开不合时宜,时机不够成熟?又是否批示内容尚有其它不便见诸大众媒体的内容和玄机?为什么现在就适合批示部分内容公开了?现在重庆打黑形势与一个月前相比,又有什么本质性的不同?

按照党报党刊等主流媒体宣传报道领导人的重大活动、重要批示等有关规定,对周永康就重庆打黑除恶重大行动作出专门批示这样重要的内容,是必须在一定时间内(一般不能超过一周)以恰当形式报道的。但事实是,一个多月来,《人民日报》、新华社、中央电视台、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等主流权威媒体没有对周永康批示透露一丁半点,连与重庆打黑相关的背景新闻消息也没有报道。这是为什么?

其实,就在当年《重庆日报》及中央各大媒体透过张轩的嘴,对外宣布了周永康对重庆“打黑”的高度赞扬内容的前五天,有一篇署名“庚友”的文章《为薄熙来打黑向总书记建言》曾在一天之内迅速风行中国境内的网络媒体。《建言》直接质问说:“在对待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共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举全市之力发起全民关注的打黑除恶行动这个重大事情上,您作为党的中央委员会总书记,至今没有亲自或委托其他中央政治局常委作出公开指示,也没有采取其他任何形式表明自己的立场”……。

![图片: 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对薄熙来案二审公开宣判。薄熙来出席听取判决。 (法新社图片)](https://www.rfa.org/mandarin/zhuanlan/yehuazhongnanhai/gx-05232022151003.html/6f213100-6e9b-405c-9f0d-7c79adac1cd0.jpeg/@@images/4169ee37-dea9-4e4e-9d1f-482757b2b10d.jpeg "图片: 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对薄熙来案二审公开宣判。薄熙来出席听取判决。 (法新社图片)")



这篇文章当然很快就被当局封杀。但有消息指,是当时的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书记处书记兼中宣部长刘云山下令,让人民网和新华网以转载重庆地方媒体报道内容的方式,把周永康一个月前的批示内容公之于众。

周永康的批示被公开一个多星期之后,刘云山亲抵重庆。当然,他的主要工作内容是去力挺薄熙来的“唱红”。

其实,就在周永康作出如上批示,肯定重庆“打黑的”前一天,即(2019年)9月24日,当日重庆全市上下发起的“利剑3号”集中清查行动在全市打响。据当地媒体的报道,上万警力奔赴辖区旅馆、车站等治安复杂场所进行集中清查,一大批违法犯罪人员落网。

而如上左媒乌有之乡当时刊登的分析文章《人民雪亮的眼睛盯着——试看重庆新闻》的内容中欲言又止,实际上是研判周永康当时很可能是已经亲临重庆,坐镇指挥了这个非同寻常的“利剑3号”行动。

无论这个周永康2019年9月是否秘密去过重庆,他2010年11月的那次视察重庆是被官媒高调报道过的。这次视察的过程中,周永康不但进一步力挺重庆的“打黑”,更是与薄熙来一同登台“唱红”,并说“重庆‘唱红歌读经典’要在(全国)政法战线推广”。

很明显是在配合周永康,也是在配合刘云山,就在周永康离开重庆的半个月后,习近平以“皇储”之尊抵达重庆。3天的时间里,习近平在薄煕来和黄其帆、张轩以及王立军等人的陪同下,参观打黑展,一起唱红歌……。在重庆市干部大会上,习近平竭力夸赞说:2009年以来,重庆市开展的“唱红歌、读经典、讲故事、传箴言“活动搞得有声有色,涉及广、影响大、效果好、得人心。唱红歌,唱出了光荣历史,唱出了浩然正气,唱出了团结和谐;读经典,读出了人类文明,读出了民族智慧,读出了理想信念;讲故事,讲出了感人事迹,讲出了光辉业绩,讲出了英雄楷模;传箴言,传出了时代真理,传出了创新格言,传出了人生警句。开展‘唱读讲传’活动是推进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建设的有效载体。…… 开展‘打黑除恶’专项行动,打掉了一批黑恶势力团伙,增强了人民群众的安全感……。这些成绩是……以熙来同志为班长的一班人,带领全市干部群众开拓进取、艰苦奋斗的结果。”

当时,中国大陆上的毛左和五毛们为此一片雀跃,称赞党的接班人习近平对重庆未来的高度期待是显而易见的,认为习近平在肯定重庆“打黑除恶”做得好、为保卫重庆社会平安“立下了汗马功劳”的同时,还期望重庆“‘打黑除恶’还要再接再厉地向纵深推进”。由此可见,在习近平给予重庆的掌声当中,重庆的这些好做法一定将作为“样板”在其他部分省市,乃至全国广泛推行。

笔者三年多前即已经在本专栏撰文《“支持‘唱红打黑’最力”的屎盆子不能只扣到周永康一个人头上》,详细介绍了习近平对薄熙来、张轩和王立军在重庆展开“打黑除专项行动”的鼎力支持。

没有疑问,薄熙来除了他所谓“党内蛀虫”的“封号”,用“人渣”形容他似乎更为贴切。至于周永康,无论是站在共产党政权的角度,还是从普世价值出发,贴给他多少恶名都不嫌过分。但是,正如笔者过去一篇文章所说的,“周永康背后的大老虎根本就不是人,是制度。”出于同理,当年薄熙来“唱红打黑”,在除胡锦涛和温家宝之外的中共中央领导层中获得的是齐声称赞,而不是只有周永康一个人支持。如果一定要用“支持最力”个字来区别程度的话,习近平的支持就只能用“更力”二字来形容了。

不过话又说回来,薄熙来虽然时云不济,但他所开创的“回归毛泽东”的伟大事业已经在习近平手上发扬光大。习近平已经成功地在薄熙来的重庆整座“山城红”的基础上,实现了“全国山河一片红”。 ![习近平和薄熙来。(AFP)](https://www.rfa.org/mandarin/zhuanlan/yehuazhongnanhai/gx-05232022151003.html/5b4a7d3a-5125-4eb5-8cc9-b671692f343c.jpeg/@@images/9f26bd5b-cd40-4744-9557-ec4b614f1f3e.jpeg "习近平和薄熙来。(AFP)")



君不见,当年薄熙来在重庆的口号“打黑除恶专项行动”已经被习近平篡改成“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并在全国范围内强力推行。把“打黑”的“打”字换“扫”字,恰恰是为了突显他习近平的“不是薄熙来,胜似薄熙来”。打是“打击”,扫指“横扫”;打黑的“打”字针对的是“点”,而扫黑的“扫”字针对的是“面”,不但是“面向全国”,而且还必须“不留死角”。正如习近平喜欢朗诵的“毛主席诗词”中所言:“要扫除一切害人虫,全无敌!”

与之同理,当年薄熙来的行动针对的只不过是“一时一事”,“阶段性”很强;而如今,习近平将“行动”改成“斗争”,则是从持久和持续角度出发。也是正如毛泽东当年所说:阶级斗争必须年年讲,月月讲,天天讲,开大会讲,开党代会讲,开全会讲,开一次会就讲……。

当年的重庆“打黑”只不过局限在重庆当地,现如今成天强调“看齐意识”的习近平终于实现了他当年在重庆市全体党政要员面前向薄熙来做出的郑重承诺:一定要把重庆打黑除恶的实践经验和方法向全国推广。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