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疫下求变】黄店拒“躺平”坚持员工日日有工开 终“疫”市反弹成功靠团购养家

香港在第五波疫情下,超过3500间食肆暂停营业,在一片愁云惨雾下,有餐厅为了员工继续有工开,不想认输、拒绝“躺平”,继而“疫”市求生,多次转型,最终靠团购养家,营业额由最差一天400元到最好2.8万元,老板感谢同路人的支持。老板亦相信,当努力尝试做一件事,总会有回报。她不是因天真而对万物抱有乐观想法,而是因为去过第三世界战乱的地方,令她有所感悟,她永远抱著一个“The worst is yet to come”的想法 ,就会觉得其实“still fine”,相信有危就有机。

**第五波疫情下 至少3500间餐厅暂时停业**

疫情困扰香港人两年,2022年起并没有为港人带来曙光,反之带来更严峻的第五波疫情,首当其冲的便是餐饮业,再次被迫停晚市、限制堂食人数。入夜后,昔日繁忙的街道顿成“空城”,香港餐饮联业协会指,全港1.7万间食肆中,至少有3500间暂时停业,并预期至4月底前,倒闭食肆会急升至2500间;截至2月底餐饮服务失业率再升1.9百分点至8.1%。

不过在香港旧区深水埗的一个角落,一间在别人眼中的“打卡店”,你以为在严苛的防疫政策下它们更难维生,却成功另觅生机。以民族风作为特色,主打印度、中东菜等多国元素的餐厅“Lonely Paisley”,于去年5月疫情时期开业,经历过12月“全行最旺的时段”,为老板Sonya打了一支很大的“强心针”,怎料今年刚踏进1月短短一个星期,第五波疫情如洪水猛兽般到来,紧接而来就是一系列严苛的防疫政策。

Sonya说:(防疫抗疫)基金只有5万元,真的连租金也不够付。所以我会明白为甚么有些餐厅会选择不营业,因为至少不用亏工资。我自己真的疫情到现在,没有一个人(员工)放无薪假、没有减工资,希望大家继续有工开。

**“疫”市求生成功靠团购养家 营业额由400元做到2.8万元**

为了员工有工开,Sonya选择从逆市中争扎求存,她坚定道“我这个人不爱认输,我不想输给政府,你要我躺平我偏偏不躺平。”餐厅营业额由最差一天400多元,再做到最好约2.8万元。看见别人的成功往往较容易,但其实Sonya并非一步登天取得成功,短短三个月她已多次“转型”。自知晚市外卖没有出路,她说“始终这里是比较吃气氛的地方,不会有人特意前来买伊朗炖羊回家吃”,于是转型做“早餐游世界”,试了两星期没有成效,便再转型与好友、“素年”老板合作做团购,终取得成功,现在“靠团购养家”,她感激“同路人”的支持。

Sonya说:我觉得由2019年开始香港人也是自救 ,你不要靠政府、你靠自己吧。最近我们做团购真的好感受到这个氛围,就是好多同路人一直撑著大家,各区的街坊、大家去光顾不同跨区食店,令大家仍有一线生机去做这件事。以前虽然我们经常说同路人一直都在,但因为当我们没有集会自由,没有公开场合看到这么多同路人时,其实有时真的好像不断麻醉自己他们仍在。今次团购好像见回18区的街坊,我觉得现在愈困难的时候,这些愈可贵。

另外,她又与同事设计礼物套装、推出“香港人有得拣”外卖。虽然单纯是“两𩠌饭”的概念,但Sonya说因为很多香港人会说被迫打针、被迫用安心出行才可以堂食及进入指定处所等,她坦言其实里面吃甚么也不是重点,只希望大家记得“永远不要放弃,我们总会有选择。”

**为员工有工开 逆市反创新职位**

疫市下,Sonya更增加工作职位,例如组成创作团队、公关等,她笑指上班的员工比客人还要多。疫情下反而有更多时间让员工学习,可以尝试一些新的事。她为员工安排增值计划,例如请人教授冲咖啡、开西洋书法班、参观啤酒厂等,学多一种技能。记者禁不住问她,这样支出不是更大吗? 她说“我永远相信有危有机,当你有一件事出现了,只要你好好利用,另一面可以是另一个新的契机。”从她眼中,看到一份坚定的眼神。

你可能会说Sonya是一位良心老板,肯拼才能逆市求生,但她并没有居功自傲。

Sonya说:大家都说老板好厉害不放弃,其实不是。最厉害是大家真的齐上齐落,当然员工有工开也很开心 ,但他们大可以说“我不想变,我本来是应征做楼面,为何要我做公关、市场?”但他们真的愿意去试不同的事,我觉得令我最开心是这个过程,我看到大家一起跳出舒适圈、一起成长。

俗语说“三个臭皮匠,胜过一个诸葛亮”,即使业馀但却能一起凑合到一些东西出来,是她最满足的地方。 她希望同事在上班的过程中,能带到给他们的是人生有好多可行性,“只要你试,总有新的得著。”

她坦言现时很多项目也未有回报,但却仍然开怀地说“不要紧,继续做。”只因她一直坚守这个信念“当你尝试做一件事,你总会有一种回报,那种回报未必是你当天最想,但总会有些事情发生。”这信念亦贯彻在他们的餐厅商标,犹如“雪地种花”。

**一张绑著“旅游KOL”的6年餐厅租约 只为与港人齐上齐落**

Sonya并非第一次创业,但开餐厅却是首次。她原为旅游KOL、经营小型旅行社主攻文化深度游,本来生意不错打算再扩充,怎料2020年开办了两团旅行团后就遇上疫情,出游之日遥遥无期,最终用一张6年的餐厅租约把自己“绑”在香港。

作为一个旅游人,总有一颗向往自由的心,但这个落差未免太大。她笑言说出来很土气,但“去过这么多地方,最美还是自己的家,是真的,我想留在香港与大家一起过。”

Sonya说:其实2019年之后我觉得已经找不到以前那种很自由自在去旅行的心,会内疚,当你去旅行时你会觉得为甚么我会在其他地方好像很开心,但原来有些人可能正在香港受苦。(2020)年底12月回到香港,开始好多朋友离开 ,有些朋友被捕 。那一刻很情绪化地觉得,为甚么是我或我们走?我觉得不服气,就觉得要留在这里,其实很意气用事。要留在这里,可以有甚么困著我呢?我觉得没有甚么比一间餐厅更困身。

她希望创造到一个空间给香港人,得到短暂的放松、可以围炉,甚至在疫情下还有一种去旅行的感觉。另外,Sonya也想将自己看过的世界带给香港人,著香港人不要只著眼自己眼前的事。曾在非牟利机构工作的Sonya,开办餐厅后也举办过“难民厨房”,试过邀请来自卢旺达的妇女亲自下厨,为港人带来家乡菜之馀也可分享他们当地的故事。

她说,以前可能只会以自己为出发点,想去享受、看多一点这个世界,但现在则想让下一代眼光阔一点、走远一点的路,“我觉得这是我们这一代的责任。”

**“这种不自由的感觉是应份地存在”**

抬头一看,店内除了充满民族色彩的吊灯,你还可以看到一幅写上“自由”的画作。热爱自由、体验生活、甚么都可以“归零重来”的性格,令Sonya要离开香港可谓易如反掌。但现在却换来“不自由”,后悔吗?Sonya也反复问过自己这个问题,但她不感后悔。

Sonya说:当你看到朋友好开心地去旅行 ,有时候我出去吃饭都没有时间,我都问如果不开店,可能我已经在某个地方,很开心地背包旅行、环游世界。好多人比我遭受更差的生活,而我觉得我不应该这么开心,很多人可能被困在在高墙入面,那我就当作是在外面陪他们。我觉得(自己)这种不自由的感觉,是应份地存在。

**因去过第三世界国家 才有一份乐观面对困境**

Sonya总挂著灿烂的笑容,她的“正能量”其实并非源于对世事抱有乐观天真的心,相反地“The worst is yet to come”这句说话常常挂在她嘴边。

Sonya说:我相信未来日子会更黑暗,我不是真的那种乐观,我只是觉得,因为当我旅行去过好多第三世界、真的战乱的地方,亦有些叙利亚、阿富汗朋友时,我会见到其实生活可以更差。但他们依然可以有自己的方式去生存、生活,尝找寻找自己的一片天空时,我觉得这一份乐观令我可以在现在这个环境中走下去。

6年或许是Sonya给自己的一个目标,她也希望自己能“捱得下去”,“Still alive、大家都 still alright”。她续缓缓说道“就算这一刻有甚么原因令你捱不下去 ,他日可以东山再起,Stay hope,我们穷得只剩下希望”。

访问结束后数日,香港行政长官林郑月娥周一(21日)宣布,拟于4月21日起,恢复晚市堂食至晚上10时,并放宽至4人一台。看似稍有曙光,不过Sonya都有“两手准备”,一边预备团购,一边准备恢复晚市的工作,以免港府又临时改变。她说“都习惯了他们弹出弹入,做到几多得几多”。

记者:淳音 责编:李世民 网编:刘定坚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