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国际] 华邮:制裁难撼蒲亭 西方忧俄乌战事不见尽头

俄罗斯2月24日入侵以来,全球起初都以为俄国能很快擒伏乌克兰,但随乌国抵抗坚决,美国与盟邦愈发不见战事尽头,忧心恐以乌克兰国破家亡、引发大规模人道危机告终。

“纽约时报”指出,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Sergey V. Lavrov)与乌克兰外长库列巴(Dmytro Kuleba)10日在土耳其的谈判以失败收场,既没能达成停火协议,甚至连起码的改善人道处境措施都触礁。

库列巴会后说:“对方向我传达的内容,概略来说就是他们会持续进逼,直到乌克兰接受对方的要求,而这不外就是要我们投降。”

“华盛顿邮报”访谈包含美欧的政府官员、外交圈、决策圈及专家共17人,认为随战事进入第3周,美国总统拜登(Joe Biden)与幕僚也进入一个更晦涩、艰难的阶段,新的挑战在于如何管控不受控因子-俄国总统蒲亭(Vladimir Putin)及其最终盘算。

拜登政府已成功带领北约与西方盟国穷尽一切可行手段惩罚蒲亭,但这些努力到目前对蒲亭几看不出任何效果,且蒲亭还升高对乌克兰境内各城镇的进攻。

有别于俄乌战前不断努力与俄国外交斡旋,开战后美方与俄国的外交接触近乎停摆,理由是克里姆林宫没严肃看待谈判止战;目前代之而起的是法、土、以色列等国纷纷打开与莫斯科联系的管道。

然而这些接触至今都未能敲定任何建设性的协议,可能与莫斯科“这些国家只是喽啰、关键仍是美国”的态度有关。

拜登政府面临的另一挑战是如何应付蒲亭这等对手。

一些官员和分析人士担心若蒲亭被逼到走投无路,可能会拼个鱼死网破。

宣布挥师入侵时,蒲亭高举要把乌克兰“去军事化、去纳粹化”目标,这意味若无法彻底改变基辅政府,会被内部解读为失败。许多专家与官员直言,俄国越是感到经济受创,就越可能觉得要从乌克兰身上讨回更多胜利。

美国智库“兰德公司”(Rand Corp)高级研究员查拉普(Samuel Charap)说:“若蒲亭相信事情沦为政权保卫战,就很可能在战场甚至以外升高事态。当人们为性命而战,尤其像这种个人与国家同体一命时,势必会豁出去奋力一搏。”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