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美中俄的三角权力博弈

《明镜月刊》编译  刘欣


中俄两国近年来合作关系密切,从举行联合军演(2014年5月东海军演、2015年春季地中海和太平洋地区军演)、俄罗斯提供中国军售与军事科技协助、联手打击“颜色革命”,到中俄进行能源与经济合作等,北京与莫斯科间的合作日益深化,势将对亚太情势产生深远的影响。

中俄合作愈趋密切

国际事务专家拉赫曼(Gideon Rachman)于《金融时报》的一篇评论中指出,让中俄这两个孤独强权越走越近的原因无他,因为他们都对美国军事管辖范围的扩张,怀抱著强烈的不满:中国抱怨美国海军在中国沿海巡逻;俄罗斯则不满北约往东扩大。他认为,两国于11月宣布的地中海联合军演,便是向外界发出明确的信号:如果北约能靠近他们的边界巡逻,那么他们的军舰也能在北约的核心地区做同样的事。

此外,中俄对于美国屡屡插手自己与邻国的争端,如俄罗斯面对乌克兰东部的冲突激化,中国在东北亚和东南亚地区遭遇的领海争议,美国的出面干涉,更是让这两国多有怨言。

拉赫曼认为,深陷乌克兰危机的俄罗斯,亟欲向西方世界证明它不仅有能力处理,而且还有个强势的新盟友在背后撑腰。同样地,中国也想与太平洋强权──美国相抗衡,特别是在美国总统奥巴马喊出“重返亚洲”的口号后,中国对于美国部署在亚太地区的海军武力更为忌惮。


中美关系如何拿捏进退分寸,是两国领导人的是当务之急。

然而,检视这对盟友的实力,拉赫曼认为,俄罗斯各方面的发展远较中国不济,不仅经济积弱不振,就连与美国的关系也持续处于冰点,不像中国还为自己留了条退路──美国。他观察,中国似乎并非一心一意地认定俄罗斯是唯一的朋友,尤其习近平在11月举办的亚太经合会(APEC)上,和奥巴马密切互动,还签了不少合作协议,让人怀疑中国是在玩两面手法。在情势比人强的情况下,俄罗斯与中国洽谈能源协议的时候只能屈于劣势,中国甚至施压俄罗斯售予手中持有的高科技武器。

在长期稳健的耕耘下,美国在太平洋地区的盟友网络绵密,包括日本、南韩及多个东南亚国家;相较之下,中国便显得孤单了些,此时若能与俄罗斯结盟,对中国而言无疑是一大助力。不过,虽然中俄近来展开密切合作,但拉赫曼认为,这两国的联盟仍未成气候,若要对西方造成威胁尚言之过早。

对于中俄日渐密切的合作,中俄关系专家卢科宁(Sergei Lukonin)接受《基督教科学箴言报》访问时认为,中俄建立军事政治联盟是俄罗斯的目标,而非中国。西方国家对于俄罗斯的经济制裁,并试图在政治领域将其孤立,让俄罗斯积极另寻出路,加上中国亟欲拓展领土的野心,让北京和莫斯科越走越近,并针对军事领域进行大范围的深化合作。


美国亚太共主地位不保?

中俄合作或许目标不同,但现阶段而言,至少是互补的。卢科宁认为,俄罗斯主要著眼于政治意图,在西方压力当前的情况下,俄罗斯想打“中国牌”对付西方,而中国则想从俄罗斯身上取得军事武器技术,两者各取所需。

至于中俄两国结盟最后会不会成事,得视西方国家对俄罗斯的制裁措施将持续多久。卢科宁认为,如果制裁只维持短期的时间,那么双方间的龃龉很快就会被淡忘;如果俄罗斯与西方国家的关系持续恶化,那么中俄很有可能组成联盟。不过,他也强调,俄罗斯必须抛弃中俄合作的美好幻想,并做好心理准备──在这段中俄关系中,中国将相对强势。

当俄罗斯和中国积极参与国际事务,以扩大其“势力范围“(Sphere of Influence)之际,最需要担心的莫过于美国了。拉赫曼认为,对于美国来说,是否承认中俄各自所划定的“势力范围”关系到根本的原则问题──如果承认俄罗斯和中国等非民主国家的“势力范围”包括他们的周边邻国,就等于给他们对周边主权国家政策的否决权。美国一旦放弃这基本原则,让中俄两国跨越其底线,后果将不堪设想。

对于这样的情况,《华盛顿日报》一篇报导便指出,对于美国来说,面对“昔日强权”俄罗斯与 “正在崛起”的中国,各有其挑战之处;那么美国该如何恰如其分地软硬兼施,以维护其长久以来作为亚太强权的共主地位,该篇文章提出几点建议。

首先,以军事领域而言,面对情势趋于不稳定的太平洋地区,美国必须重新思考武力手段的威慑作用,展示其作为拥有全球最现代化军武的国家应具备的气势。换句话说,美国应适时回应中国于东海、南海的军事挑衅,并适度给予非盟友国家如乌克兰和越南武力协助;而针对2015年的中俄军演,美国无可避免地应加强北约军队于波罗的海的海军军力。

其次,虽然西方以经济制裁的手段削弱普京气势的效果不大,但报导仍强调美国维持其于全球经济市场主导地位的重要性。报导建议,在北京一连串对外贸易协议的签订,以及欲发展其区域势力的“一带一路”经济计画的“银弹攻势”下,华盛顿应重新检视之前与各太平洋伙伴们,以及和欧盟之间的经贸协议合作,以确保美国在全球经济的领导地位。

再者,相对于军事和经济这类具体手段,报导认为,美国应更致力于发展其“软实力”,包括自由民主的社会与国家制度、科技优势、移民及能源政策等。这道理或许听来一般,并无特别过人之处,但若与社会体系相对集权专制的中俄比较,这些普世价值便显得弥足珍贵且诱人。

最后,报导也强调,无论是对手是谁,美国务必维持和平的竞争,就像目前和中国发展的竞合关系一样,在竞争的同时,同时在其他领域如气候与经贸协议寻求合作的契机。

长久以来,美国就像只一头栽进中东战争泥淖的鸵鸟,不仅自耗国力,也错失参与亚太地区过去几年来的区域发展,进而给了中俄两国成长壮大的契机。奥巴马如今喊出“重返亚洲”,为时早晚的讨论仍是其次,该如何拿捏进退分寸,平衡日渐崛起的中俄势力,才是当务之急的课题。(《明镜月刊》第59期)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