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澳反对党领袖:即便政党轮替,与中国仍将是一种困难的关系

澳大利亚工党领袖阿尔巴尼斯资料图片 © 网络图片

2022年澳大利亚联邦议会选举定于5月21日前举行,下一届总理预计将在现任的莫里森总理(Scott Morrison)和反对党工党领袖阿尔巴尼斯(Anthony Albanese)中产生。阿尔巴尼斯25日在澳大利亚国家新闻俱乐部发表谈话时表示,即便该党执政,与中国之间的关系仍将困难重重。

莫里森是自2013年以来澳洲保守派联盟的第三位总理,当时阿尔巴尼斯是工党政府的副总理,在选举结束后下台。阿尔巴尼斯周二在澳洲国家新闻俱乐部发表的讲话,被认为是在5月的选举前举行的一次非正式竞选活动。莫里森将于下周二在该俱乐部发表讲话。

在他发表讲话后的媒体问答环节中,澳洲天空新闻台的记者向阿尔巴尼斯提问称:“阿尔巴内斯先生,如你所知,在与中国的关系方面,至少可以说,这几年来一直很不稳定。如果你们赢得政府,你是否相信与北京的关系可以重启?你上任后会做的第一件事是什么?例如,你会派外交部长去北京吗?”

阿尔巴尼斯回答说:“我认为出发点是,无论谁执政,这都将是一种困难的关系。这将是困难的,因为中国的姿态已经改变。改变的是中国,而不是澳大利亚。这一点需要被承认,我们需要做出相应的调整。中国在该地区的地位更加靠前。而这需要我们调整方法。因此,我不责怪(莫里森)政府,也从未责怪过政府,因为目前的情况。不过,我希望的事情之一是,你可以有一个在维吾尔人、香港、台湾、南中国海和人权问题上完全相同的澳大利亚政策,但仍然拥有霍华德政府(John Howard)拥有的、在该地区很重要的经济关系。”

阿尔巴尼斯说:“中国的崛起是我们时代的一个事实。中国让数亿人摆脱了贫困,应该得到很大的赞扬。他们已经实现了这一点。这是一个伟大的经济成就。在人类历史上,我们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情况。但这给我们带来了政治上的挑战,当然,这也是我们贸易关系的一个机会。这并不意味着我们放弃外交。但我认为,美国政府把它归类为没有灾难的竞争时,说得最好。我们在本地区确实有竞争。”

阿尔巴尼斯补充说:“而我们作为一个民主国家与其他民主国家站在一起。我们捍卫我们的价值观。我们应该准备好在这些方面不做任何妥协。但我们也不应该参与到灾难中。我们应该尽可能地通过多边组织开展工作。我认为我们外交政策的三大支柱是与美国的盟友关系,与区域伙伴接触,以及参与多边论坛,如联合国及其机构。”

阿尔巴尼斯说:“但我认为,我们在该地区遇到的一个问题是,本届政府以他们的方式退出太平洋地区的援助是非常短视的。如果澳大利亚和民主国家退出,你猜怎么着?还有其他国家可能想要填补这一空白。我们需要确保我们以符合我们国家利益的方式行事,继续前进。我认为我们可以做到这一点。但我不认为政府的改变会简单地改变这种关系。因为这只是我们必须要处理的事情。但我们必须以成熟的方式处理它,而不是为了挑衅而挑衅,以表明国内政治观点。我们需要明白,国内也有后果。”(法广RFI 弗林)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