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专栏 | 中国透视:颜色革命、 权力斗争还是地缘政争?——哈萨克斯坦局势观察

主持人:陈奎德
座谈人:张杰博士 ,周刊《九头鸟:自由言说》创办者, “张杰点评”(YouTube)主持人

一、 背景

哈萨克斯坦1月2日起发生大规模全国抗议,起因为燃油价格暴涨引发民怨,怒火延伸至执政近30年的独裁者、81岁前任总统 现任国家安全会议主席 纳扎尔巴耶夫。过去一周,抗议者将纳扎尔巴耶夫位在市中心的雕像推倒,一度占领机场,全城陷入暴力与混乱。

哈萨克斯坦自1991年从苏联独立出来,前总统“纳扎尔巴耶夫”执政30年,他成为该国的代名词。“纳扎尔巴耶夫把哈萨克斯坦当成私人公司经营”。政府还是一直在推行对他的个人崇拜。

他的执政党掌握了80%的国会席次,长年的威权统治也让许多民众不满,这次暴乱危机振动了该国的政治,纳扎尔巴耶夫也失去了名位。

哈萨克斯坦是中国“一带一路”的死忠支持者,在此之前,苏联崩解之后,中国已经变成哈萨克斯坦的最大贸易国。从10年改到25年,当地政府与中国企业的腐败勾结,引起了人民愤怒。

这一次石油和天然气上涨的主要原因,也是“一带一路”所带来的债务引起,政府为了偿还债务,把全国最大的曼根什套油气公司一半股权,用100亿美元卖给中国,拿这些钱偿还外债,因此,基本上,哈萨克天然气或石油价格,是被中国操控。

**二、 颜色革命**

**![哈萨克斯坦首都阿拉木图街头的情景。(美联社)](https://www.rfa.org/mandarin/zhuanlan/zhongguotoushi/panel-01122022153703.html/ap22010224447196.jpg/@@images/ba19d02d-3b89-4958-ab24-992cc6927061.jpeg "哈萨克斯坦首都阿拉木图街头的情景。(美联社)")**

1) 习指为“颜色革命”

习近平带口信哈萨克斯坦总统:中方坚决反对任何势力破坏哈萨克斯坦稳定、威胁哈萨克斯坦安全,坚决反对任何势力破坏哈萨克斯坦人民的平静生活,坚决反对外部势力蓄意在哈萨克斯坦制造动荡、策动“颜色革命”,坚决反对任何破坏中哈友好、干扰两国合作的企图。

有些观察家开初反应也认为是颜色革命。因为看来条件符合:哈是前苏联加盟共和国,2019年才下台的前总统纳扎尔巴耶夫在位长达近30年,威权国家,顺理成章,发生颜色革命合乎逻辑。而且,人们认为自然与美国有关。

2) 初期情势

客观地说,不能说没有一点颜色革命的色彩。特别是1月2日后的开初几天在抗议涨价的民生问题之后指向前总统的政治诉求。政府提高主要汽车燃料价格只是触发点,但真正的原因是民众对国内物价飞涨,生活水平下降和对政府腐败的长期积怨,民生问题开始转向政治诉求,剑指前总统。

但是,到1月5号,情况就变了。

3) 1月5日,情势突变

据纽约时报报道,阿拉木图的人权活动人士加利姆·阿格列洛夫(Galym Ageleulov)指出,5日(星期三)在抗议现场的警察在中午左右突然撤离,接着“就出现了这伙人”。他称这伙人是野蛮的暴徒,“看上去就是恶棍,而不是普通人,如学生、异议人士或者中产阶层”。

阿格列洛夫表示,这帮暴徒“分明就是有组织的犯罪团伙”,看起来训练有素,他们冲向市政厅,沿途放火烧毁汽车,冲击政府机关。

哈萨克斯坦最大城市阿拉木图,一个由大约2万人组成的“组织严密的团体”于5日聚集在市中心,企图控制市政府大楼。该团体不仅拥有人数优势,甚至还有着比执法人员更精良完善的武装。

阿拉木图发生的动乱看起来像是纳扎尔巴耶夫的政治势力试图扭转颓势而做出的一次努力。他说:“这完全是由那些掌握实权的人精心策划的”,纳扎尔巴耶夫的侄子似乎在这场动乱中发挥了重要的组织作用。

马西莫夫曾两度担任哈萨克斯坦总理,后出任哈萨克斯坦国家安全委员会主席。日前骚乱者冲进阿拉木图政府大楼,马西莫夫随即被解除了国家安全委员会主席的职务。

显然,此次哈萨克斯坦局势起初的由下而上的颜色革命色彩很快为高层的权争所乘所用,事态迅速复杂化了。

**三、 权力激斗**

**![哈萨克斯坦首都阿拉木图街头的警察。(美联社)](https://www.rfa.org/mandarin/zhuanlan/zhongguotoushi/panel-01122022153703.html/ap22012312130718.jpg/@@images/84492819-b71e-4377-8be7-e02619836dfb.jpeg "哈萨克斯坦首都阿拉木图街头的警察。(美联社)")**

1)双雄演义

这场动乱演变成哈萨克斯坦两大政治集团之间“你死我活的权力争夺””。纽约时报等多方观察者作如是观。

所谓政治集团是指今年68岁的现任总统托卡耶夫(Kassym-Jomart Tokayev)的势力和前任总统,今年81岁的纳扎尔巴耶夫(Nursultan Nazarbayev)的势力。

在建交30周年之际,习近平在1 月3日同时致电这两位哈萨克最高权势人物。致太上皇时,他说“纳扎尔巴耶夫首任总统是我的老朋友”,而致电托卡耶夫总统时,则纯粹是官方口气,并无私人交情之语。

纳扎尔巴耶夫也是30年前 前苏联的哈萨克斯坦加盟共和国的总统,苏联解体后,继续担任哈萨克斯坦总统,执政近30年。

纳扎尔巴耶夫和中国打得火热,在位期间曾访华二十多次,和中国开展经济合作,油气资源大把大把卖给中国,再从中国进口工业制成品。

2)代理人的权力斗争及其与中共的关系

两位留学中国的苏联留学生的故事

在哈国实际发生的是:哈萨克斯坦内斗 的最高层是两大北京校友火并:均为中国通 ,均来自北京语言学院。

一位是托卡耶夫,现任哈萨克斯坦总统,第一把手;

另一位叫马西莫夫,曾任哈萨克斯坦国家安全委员会主席,第二把手。

几天前,托卡耶夫宣布以“叛国罪”逮捕马西莫夫。

由此,哈萨克斯坦最高权力层,两名“中国通”上演了罕见的宫廷内斗。

两位比较起来,跟中国交集更多的,是刚刚被逮捕的这位哈萨克斯坦前总理马西莫夫(当然最多的是其后台“纳扎尔巴耶夫首任总统”,老纳这次玩的是代理人出面权斗)。

两人分别是北京语言学院1984届苏联留学生和1989届苏联留学生,中间相差5年。托卡耶夫则要比马西莫夫大整整12岁。

当马西莫夫从北京语言学院毕业的时候,托卡耶夫已是前苏联驻中国大使馆二等秘书。

1989年9月,马西莫夫又以前苏联留学生的身份,进入武汉大学法学院攻读国际法本科学位。

其时,托卡耶夫刚刚作为前苏联最后一批驻华外交官,结束长达八年的中国岁月,返回母国哈萨克斯坦,由此进入政坛。

1992年7月,在托卡耶夫还在哈萨克斯坦政坛打拼的时候,马西莫夫则从武汉大学获得学士学位毕业,他在进入哈萨克斯坦核心权利层之前,一直在对华贸易有关的岗位工作。

他先后担任哈萨克斯坦外经贸部驻中国新疆办事处首席顾问、哈萨克斯坦商贸部驻香港首席专员。

由于受到纳扎尔巴耶夫总统的赏识,马西莫夫迅速成为哈萨克斯坦政坛的新生力量,职位不断攀升。

2007年,马西莫夫成为哈萨克斯坦总理。

在这个位置上,他先后呆了7年,成为担任总理职务最久的哈萨克斯坦政坛人物。

在担任哈萨克斯坦总理第二年,马西莫夫就回到武汉大学,受聘成为武汉大学荣誉博士。

由此可见其与中国的渊源。

在一个国家的最高层,“一把手”和“二把手”都是不折不扣的“中国通”,这种现象非常罕见。

而如今,两位“中国通”在最高层的政治内斗,则更是罕见。

不过,必须注意到,两位最高层中国通在北京留学时是苏联留学生的身份。这也昭示了他们与俄罗斯的渊源。

托卡耶夫在周三动乱最激烈的时候宣布,他接管了纳扎尔巴耶夫卸任后一直控制的安全委员会负责人的职务。纳扎尔巴耶夫在2019年下台,但他依然掌握着很多权力。托卡耶夫还撤销了纳扎尔巴耶夫侄子的安全委员会副主任职务,并清除了忠于纳扎尔巴耶夫的几名官员。

哈萨克斯坦总统托卡耶夫(Kassym-Schomart Tokajew)称,挫败了一起未遂政变,恢复了国家秩序。他表示,恐怖袭击者中有在国外受训的伊斯兰极端分子,对他们的搜捕仍在进行。

托卡耶夫说,未遂政变来自“单一中心”, “在自发抗议幌子下,爆发了一波骚乱......。很明显,其目的是破坏宪法秩序并夺取政权。” 他强调,在国外受训的伊斯兰极端分子是袭击者的组成部分,阿拉木图成为主要目的地。他称,若阿拉木图失陷,就将为掌控人口稠密的南部乃至整个国家铺平道路。他许诺,哈萨克斯坦会很快向国际社会提供相关证据。

显然,迄今为止,高层权斗已成为哈国事件的主轴。天平的砝码已经倒向现任总统托卡耶夫一方,垂帘听政的老王纳扎尔巴耶夫业已失势。

**四、 地缘政争**

![哈萨克斯坦总统托卡耶夫(Kassym-Schomart Tokajew)正式将骚乱定性为一场“未遂政变”。图为街头的军队。(美联社)](https://www.rfa.org/mandarin/zhuanlan/zhongguotoushi/panel-01122022153703.html/297c46dd-f9c1-4d61-b3ea-eff16257884b.jpeg/@@images/ab5279fe-c690-4536-9772-e7992f9fb7bf.jpeg "哈萨克斯坦总统托卡耶夫(Kassym-Schomart Tokajew)正式将骚乱定性为一场“未遂政变”。图为街头的军队。(美联社)")


1)俄国出兵 情势危急之际,哈萨克斯坦当局向莫斯科求援平定骚乱,普京称,在集体安全条约组织(Collective Security Treaty Organization) 派遣的维和部队涌入哈萨克斯坦并控制机场和主要政府办公楼后,当地秩序正得到恢复。

随着哈萨克斯坦得到莫斯科救援,这个国家陷入了对俄罗斯的依附。不管俄罗斯军队是拯救现在的当权者,还是另立新君。

普京强调,派遣部队旨在防止武装分子削弱哈政府权力。他称,对哈萨克斯坦国家地位的威胁绝非来自抗议燃料价格上涨的自发集会,而是由于内外破坏力量利用这一局面。他表示,那些武装分子与最初抗议物价上涨的人们有着全然不同的目标。他同时保证,集体安全条约组织部队不会长期留驻哈萨克斯坦。普京说,一旦使命完成,哈总统表示不再需要协助了,部队就会撤离。

托卡耶夫的一名发言人日前也表示,集体安全条约组织部队在哈萨克斯坦驻扎时间预期不会超过一星期。除俄罗斯和哈萨克斯坦外,该联盟还包括白俄罗斯、亚美尼亚、塔吉克斯坦斯坦和吉尔吉斯斯坦。

俄罗斯总统普京(Vladimir Putin)为俄政府派遣伞兵协助镇压哈萨克斯坦抗议活动辩护,称这一行动表明俄罗斯不会允许外部力量破坏周边国家稳定。

2)中共有苦难言

在俄罗斯出兵的同时,中国也提议派出自己的特种部队支持哈萨克斯坦。但是,这一提议并未受到托卡耶夫和普京理会。

哈萨克斯坦在习近平的世纪工程'一带一路'中具有枢纽地位,是中国通往欧洲的大陆桥。尤其是北京在近年来企图通过东海南海上的“一带”的扩张企图遭遇强力围堵而日益困窘之际,哈萨克斯坦就成为其'一带一路'的关键所在。

稳定哈萨克斯坦,当然符合习近平利益,所以习近平才会急急于带口信给哈国当权的两位(口信略有亲疏不同,作为政敌的两位自会感受到),并强调反对“颜色革命”。

但是,由俄罗斯部队独自维稳,显然有损中共的地缘政治利益,特别是一带一路的利益。在事关这条重要通道的控制权归属问题上,俄中之间早就有难于公开的利益冲突,而今日,其冲突恐怕越来越难于掩盖了。

就目前而言,中共正在受到国际主流的疏远乃至孤立,北京急迫地有求于俄国;而普京也要习中共改变在乌克兰问题上的立场, 习已经照办了。故日前俄中两国正在高调宣示战略盟友关系。有鉴于此,北京虽然极其不满莫斯科单独出兵并陈兵哈萨克斯坦,而自己从过去在哈国的主导地位退居边缘,但碍于自身有求于俄国,却不得不隐忍下来,眼睁睁看着自己在该国的影响力、经济利益(包括在能源贸易中的定价权等)的迅速滑落。

这次事件,就地缘政治而言,最大的赢家是俄国,输家是中共。在近30年来,侵蚀了相当大一部分原苏俄势力范围的中共,经此事件,恐怕不得不让渡出相当部分给俄罗斯。中共一带一路利益将受到部分冲击。

**五、 不同的利器及其运用之道:普京与习近平在世界舞台上**

**![022 年 1 月 7 日,哈萨克斯坦在抗议燃油价格上涨后爆发暴力事件后,安全部队在阿拉木图市中心的街道上。(法新社)](https://www.rfa.org/mandarin/zhuanlan/zhongguotoushi/panel-01122022153703.html/d1325bd5-8e57-43bf-bf10-a2c043fc0c96.jpeg/@@images/73700471-e1f7-40a9-a04c-bd1def60c4c7.jpeg "022 年 1 月 7 日,哈萨克斯坦在抗议燃油价格上涨后爆发暴力事件后,安全部队在阿拉木图市中心的街道上。(法新社)")**

哈萨克动乱虽然并未尘埃落定,但大局轮廓已基本浮现。

人们可以就此更清楚观察到普京与习近平在世界舞台上各自的强项与软肋,及其各自运作的策略技巧。

总体而言,俄国国力远远弱于中共,但俄国在国际上所攫取的利益却与其国力不成比例,中共的情况恰恰相反。

这些年来,习的强势是金钱和霸凌式胁迫,频频搞撒币外交,谋取政治经济利益。他的弱项是在软实力上——坚守业已失败的意识形态,且不知进退,不知“文武之道,一张一弛”,落得个踢到铁板,灰头土脸。

鉴于中国经济迅猛下滑,中共最重要的优势,也开始捉襟见肘,一年不如一年了。

普京的强项是军力,弱项是其经济实力。他老谋深算,深谙扬长避短之道,不把军力藏之深山,穷尽其潜能。频频以军力为后盾为威慑,软硬兼施,不战而屈人之兵,换取经济和政治利益。

普京敢于冒险,善于妥协,深谙文武之道。习则刚愎自用,八方树敌,把手中一副好牌打烂了。

这正是二人在国家实力及其攫取的政治经济利益上不相称的原因之所在。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