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2021回顾.47人家属】性感女权KOL探监、写信成日常 刘颕匡女友Emilia:庆幸劫难中变得充实正面

47名民主派人士被控“串谋颠覆国家政权”还押,结案无期。本台访问3位被告的女家属,她们如何渡过沉重的2021年?黄于乔Emilia是香港女权网红,喜欢性感示人,经常在网上引热议。记者跟随Emilia一天,她说女权倡议可与家属身份共存,庆幸自己在劫难更正面,又分享与刘颕匡的感情生活。

“其实现在是很正面、充实,一年前的我绝对不是这样。”-Emilia Wong黄于乔

准备访问时,Emilia说最近多了行山,记者于是建议一边行山一边访问,她欣然答应。

“哇,这里真的心旷神怡!”她在访问过程不时发笑,显得十分放松,她有一个习惯,就是喜欢拍照纪录生活,“明天就会将今天发生的事告诉刘颕匡”。

Emilia今年26岁,毕业于中文大学法律系。一路上,她没有将男友的事挂在嘴边,亦没有雄辩滔滔地分析法律观点;而是分享最近与朋友去了哪里打边炉(吃火锅),运动能够消耗多少卡路里。

“错过探访,就像错过一天”

“今天有记者朋友与我一起探访。”在前往荔枝角收押所的途中,Emilia在Instagram发了一则限时动态,那是她每天坚持做的事,就是要“打卡”。她有时会忘记,试过受网民批评,要她证明自己,但她并不介意:“ 这只是其中一个原因,最主要是想拍下东西、纪录,就算那些人(网民)要讲也无所谓。”

“他本身叫我带5包黑色朱古力给他,但我没有带,明天才带,反正我每天都来。”

从刘颕匡一开始还押,Emilia就每朝都去探访,不知不觉,习惯持续了10个月,除了刘颕匡的父母要探访时要让出探访机会,基本上Emilia与刘颕匡每天见面。“惩教人员都认得我,其实不单止我,还有很多家属每天都探。”有一次Emilia忘记带身份证而不能探访,结果一整天也很不开心,“觉得错过探访,就像错过一天”。

Emilia说:现在因为还押就可以每天见,但是到时如果真的坐(判刑),就变了一个月只可以探两次,就不能看了,我不觉得是一件苦差。

进入收押所前,Emilia特意换上前一天从迪士尼买的衣服,那是一件毛茸茸的粉红色外套,头上有一对熊耳仔,刘颕匡看过后,却笑问Emilia“为什么像只熊一样”。每次探访,Emilia都会悉心打扮,“每天都有些不同的东西,刺激下他的脑袋。”

15分钟的见面时间,两人闲话家常,Emilia笑说:“其实讲到最后都无咩好讲。”得知Emilia探访后要去行山,刘颕匡笑说附近有坟场,可以顺道拜访嫲嫲;当时渔护署正进行野猪捕捉行动,又取笑“提醒”Emilia小心被渔护署人员抓走。

Emilia说:其实探访有9成时间都是很正面,因为只有15分钟,不会浪费用来吵架。

**刘颕匡墙外的保姆**

Emilia笑言,刘颕匡当她是“Google”,在狱中遇到大小事都叫Emilia帮忙上网搜寻,例如电影剧情如何,就连其他囚友的问题,都要托Emilia找答案。

在刘颕匡被捕后,Emilia的生活变得忙碌。上庭日子,Emilia全日时间都奉献给刘颕匡,目前刘颕匡所报读的大学课程,都是Emilia帮忙申请、交学费,甚至联络福利官,Emilia又要帮他安排私饭、找书、交电话费,与律师沟通、帮他处理信件、回信,向他的朋友及父母更新状况,“很多事情,琐碎的事,我要做。”

10个多月,Emilia每天写信,刘颕匡还押多少天就有多少封,有时夜归太累没有写信,第二天会补写两封,她笑言:“像跑数一样。”

**相识7周年 刘颕匡改编歌词传情**

Emilia与刘颕匡同是中大书院辩论队队员,二人相识于2014年。两人因辩论相识,“他习惯了没有人反驳他,然后他就觉得为什么这个人够胆反驳我?之后他就很喜欢。”

对于这段感情,Emilia笑说感觉没有什么希望,但狱中的刘颕匡不时与她谈婚论嫁。

Emilia说:算了吧不要在一起,我常常都是这样,但他就说,不要,我们在一起,你几时与我结婚?现在都说,常常说这些事(你怎样回应他?)我就说明天吧,他就说,不要说这些。

在两人相识7周年,刘颕匡在狱中写了歌词送给Emilia,那是改编自歌手姜涛的《Dear my friend,》Emilia收到歌词后感动流泪。

拍拖七周年刘颖匡赠Emilia改编歌词(改编自歌手姜涛的《Dear my friend,》):

回想当天不经不觉已经七周年

唯一想说是我想抱住多一万天

如果这个是考验 即管应付考验

当天主给我训练 珍惜每天

当想分手都分不了照样黐缠

如今不过是再一次受到挑战 胜利条件

只是要 再痛也遥望着天空思念 捱到窗外见

“我都要有我自己的生活”

Emilia说在刘颕匡还押初期,很不适应,但随著日子平静下来,她开始反思,找回自己步伐。

Emilia说:我以前可能常常日夜颠倒,工作到很晚,没有甚么力量,早上你不会见到我,3点不露,即3点前不会起床。但是现在,每天定期去探望他,专登去找一些健康一点的活动去做,我觉得我反而好像因为这个劫难,而变得更加外向,个人更有精神,有活力。

山路上,Emilia不时轻松地拿出手机自拍,“劫难中唯一庆幸的,是生活方式有好的转变”。她现时会去健身,在家煮饭,多了郊游,闲时约朋友吃饭。她笑说:“我保持进步,可能(刘颕匡)7、8年后(释放)出来,我做gym变到很大只,或者可以徒手登山,那我不会觉得这几年枉费在他身上。”

**女权KOL不再? “没有骑劫我的生活”**

Emilia本是一位女权KOL,主张女性身体自主,经常性感示人,一举一动都受到网民关注。这段期间,因为要处理刘颕匡的事,她减少了自己的倡议工作,以前用来思考议题、写文章的时间,变成写信给刘颕匡。对此,她不担心自己的身份被取代。

Emilia说:网民关注我多过关注他,其实没有什么人关注他。他有一群关注者,我都有一群关注者,其实这两件事是没有冲突,就不会是他凌驾了我。没有因此而取代了我身份,加上我觉得,可以并存。

与其他47人家属不同,作为KOL的Emilia,行事高调。她形容,47人案完全是政治操作,目的是剿灭整个民主派的势力。

Emilia说:是因为我觉得他现在面对一个政治审判,是一个很不公平的打压,政府的目的就是想将他们的声音完全消灭,但是我觉得这件事是不应该发生,是很不公义。

她坚持每天在网上更新刘颕匡的状况,不介意接受传媒访问,因为觉得“他(刘颕匡)的声音不应该被消灭”。

记者:刘少风 责编:陈润南 网编:刘定坚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