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德中关系何处去 “肖习通话”现端倪

(德国之声中文网)肖尔茨领导的新一届德国政府上任才数周时间,舆论对其对华政策走向已经十分关注。不过,在这方面柏林似乎表现得颇为低调。日前,肖尔茨第一次作为德国总理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进行了电话会谈。会后中方新华社发布了篇幅逾千字的新闻,而德方的官方声明却只有短短的几句话,对会谈的具体内容并未多做说明。这更加深了媒体的猜测:新政府是否仍未确立对华政策的方向?

柏林智库全球公共政策研究所所长贝纳(Thorsten Benner)对德国之声表示,其实肖尔茨已经就其对华政策做出了明确的表态。他在12月中旬宣读的第一份政府声明里已经表示,欧洲必须有一个共同的新东方政策,要从真实的中国出发来制定对华政策,但不会对糟糕的人权状况视而不见。他表达愿意同中国进行合作与公平竞争。

“虽然在与习近平主席通话之后,肖尔茨并没有就谈话内容做过多的透露,但这并不意味着德国政府没有确立明晰的对华外交路线。”贝纳指出,从外长贝尔博克日前接受《时代周报》(die Zeit)采访时的表态也能看出,她和总理肖尔茨之间已经就对华政策进行了讨论和协调。

在这次访谈中,贝尔博克明确表示:“我们要么执行共同的外交政策,要么就根本没有外交政策。这一点我很清楚,肖尔茨也很清楚,我们彼此之间的合作非常好。……外交部是对我们在国际上的行动进行规划考虑和整合的部门,因为这里有我们从220多个驻外机构那里汇总而来的强大专业知识背景。”

不过还是有一些蛛丝马迹似乎暗示着这位来自绿党的外长和来自社民党的总理之间存在分歧。比如在宣读政府声明时,肖尔茨没有使用“价值外交”这个词汇,提倡公平互利的竞争;而贝尔博克则在多个场合不断地强调“价值外交”这个概念,并且将中国称作“制度竞争对手”。

因此也有德语媒体分析中方有关两国领导人通电话的报道认为,习近平在谈话中有关“反对各种形式的霸权行径和冷战思维”的呼吁,是在暗指美国,而“希望德方继续为稳定中欧关系发挥积极影响”则是在向贝尔博克喊话,或者说是提醒肖尔对绿党和自民党这两个对华持批评态度的执政伙伴加以牵制。

不过,政治学者贝纳认为,到目前为止,贝尔博克一直在坚持遵循三党在组建内阁之前签署的联合执政协议。比如,她并没有对是否参与外交抵制北京冬奥会做出正式的表态,只是说要和欧盟伙伴协商之后采取共同的立场。而在成为外长之前,她曾经对中国的人权问题提出严肃的批评,并且表示不排除抵制冬奥会的可能。

### 欧中投资协议还有戏吗?

中国官方新华社报道称,肖尔茨在与习近平的电话会谈中表示,希望欧中投资协定早日生效实施。然而在德国政府发言人提供的相关简报中,并未提到这一内容。贝纳指出,欧中投资协定是否能够生效实施,这并不是德国政府单方面就能够决定的事情。

“非常关键的一方还是欧盟议会,在将相关协议搁置之后,这方面并没有出现什么明显的进展。即使现在德国政府呼吁欧盟议会去通过这份协议也不会有什么作用——其实默克尔在最后也曾经作过这样的努力。因为这个局面很大程度上也是北京对欧洲的独立学者、智库机构和欧盟议员采取制裁造成的。”

一周前,《南华早报》英文版(SCMP)曾经发表独家报道称,由于双方在人权和经济贸易问题上的分歧过大,原定年底举行的中欧峰会被推迟到明年。该报援引消息人士写道,北京方面始终希望在年底前召开峰会,但是欧盟方面则有顾虑,担心习近平不会亲自参与会议,而是请总理李克强来代表中方。外界猜测李克强有可能在明年二十大之后从总理的位置上退下来,因此决策影响力恐怕会逐渐减弱。

一位欧盟官员对《南华早报》表示:“欧中投资协议已经‘寿终正寝’。如果双方之间没有经济领域的对话,也丝毫不令人奇怪。”他还补充道,双方之间“没有什么值得庆祝的”。

贝纳也认为,在默克尔任期末尾,她所代表的中间道路已经被证实是难以执行的——比如欧盟和中国之间的相互制裁,以及欧中投资协议的被搁置。总体上看,默克尔的对华政策肯定不会得到全盘继承,而“交通灯”政府的联合执政协议中对华政策的表述和语调已经有所改变。

《南华早报》还指出,北京方面对于柏林是否会告别默克尔的对华政策感到日益焦虑。习近平在肖尔茨确认当选总理后十分钟之内就向其发出了贺电,也侧面反映了北京急于和德国新任领导人建立联系的心态。而相比之下,美国总统拜登在入主白宫两个多星期之后,才收到了习近平的贺电。

© 2021年德国之声版权声明:本文所有内容受到著作权法保护,如无德国之声特别授权,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当行为都将导致追偿,并受到刑事追究。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