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专栏 | 夜话中南海:被习近平委以“闲差”的汪永清能否“咸鱼翻生”?

我们本专栏的上一篇文章《国安部长陈文清比政法委秘书长陈一新更有晋升前途》中,分析了在中共中央政法系统内被习近平所信任和依重,到明年二十大召开时仍还具备年龄优势的现任正部级或者已经是副国级的待晋升或者待留用的官员有好几位。

总部设在北京的《多维网》曾在今年7月4日发表文章《中共二十大后的“刀把子”握在谁手》。文章作者推举出了多个下届中央政法委书记的人选,出场次序是王小洪、应勇、周强、陈一新。

去年初,习近平下令对湖北省委改组的同时,在已经派去两个职业警察出身的正省和副省级干部应勇和王忠林分别接任湖北省委书记和武汉市委书记的同时,还特别安排了中央政法委秘书长,曾经担任过武汉市委书记的陈一新以“钦差大臣”身份坐镇武汉,与应勇和王忠林共同依“法”治省。

这位陈一新本来是被时任浙江省委书记张德江看好的干部。2002年中共十六大开过后,在与习近平交接工作过程中,张德江特别向习近平强调了陈一新的“刀笔”功底,说咱们浙江省委里有“两枝笔”,一枝是省委宣传部长陈敏尔,另一枝是省委办公厅副主任陈一新。

日后在陪同习近平到浙江各地视察工作时,交谈中知道陈一新是师范专科学校物理系毕业生,习近平好奇地问他,一个理工男怎么练出了这么好的文笔?陈一新表示,这得益于自己酷爱读书,下乡插队时也乐此不疲。由此一下就接近了两人之间的距离,从那以后,习近平把陈一新视为“知音”,时常向他回顾一番自己的梁家河知青经历。

接下来,习近平便把陈一新就地提升了正厅局级的省委副秘书长,继而又让他兼任了省委政策研究室(省政府发展研究中心)主任,和省委财经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日后习近平被“定于一尊”,又将当时已经是浙江省委常委兼温州市委书记的陈一新调到自己身边,足见对这个陈一新是器重和信任有加。

不过,相比于同样是当年在习近平身边工作过的陈敏尔和蔡奇,陈一新的被提拔并不算快。2014年,蔡奇被从浙江省委常委、副省长位置上调赴北京,在习近平身边担任了中央国家安全委员会办公室副主任,暂时还是副省部级;但几个月后,即被宣布为该办公室“主持常务工作的副主任”,并被中组部同时宣布“明确为正部长级”。

而比蔡奇晚一年从浙江省委奉调进京的陈一新,入京之始,即被任命为“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办公室”专职副主任,但却仍然还是副省部级。而在此之前担任这个办公室专职副主任的穆虹却是正部长级。深改办的职务只担任了一年,陈一新即于2016年底被习近平外放至湖北,任湖北省委副书记兼武汉市委书记,并在此职务上被安排为十九届中央候补委员。而和他一样在十八上连个中央候补委员都不是的蔡奇,却能够直接跳升为十九届中央政治局委员。

2018年3月,时任中央政法委秘书长,已经连任十八和十九两届中央委员的汪永清被意外地安排为全国政协副主席。只在湖北省委副书记兼武汉市委书记位置上坐了15个月的陈一新二次进京,接任中央政法委秘书长职务。

说起来,这个陈一新在此之前从未有过政法系统的工作经历,甚至连与之密切关系的纪检部门的工作经历都没有过。在他陈一新之前的汪永清,虽然是从中央机构编制委员会办公室 主任位置上平调至中央政法委秘书长的,但这个汪永清当年是正牌的吉林大学法学院本科毕业生和北京大学法律系的在校研究生;研究生毕业即长期在国务院法制办任职;在担任国务院法制办副主任期间,还在职攻读了吉林大学的法学博士研究生;获得博士学位后,在担任国务院副秘书长期间的主要分工就是协调国务院相关部门与中央政法委之间的工作和业务关系。在担任了中央政法委秘书长之后,他的国务院副秘书长职务也是同时兼任。

2018年3月的中共十三届全国人大和全国政协换届会议召开之前,虽然中共党内党外都无人预测到陈一新会入主中央政法委,但当时已经有很多媒体都预测汪永清在这次两会上会官升一级,出任新一届最高检察长。最终,他被安排一届全国政协副主席的“二线职务”,委实出人预料。

当时一篇为《汪永清曾传是接班系官员 意外转入政协闲职》的外界评论文章中说:汪永清还不足60岁,这么快进入被认为是养老闲职地的政协,比较令人意外。而汪还曾被传出,属于中共之前确定的预定接班人群体成员之一。

该评论文章引述了一家港媒2016年4月号的一篇文章,文章中居然把汪永清列为十九届中央政治局常委的所谓“建议名单”。这当然是无稽之谈,因为像中共十七大上,习近平和李克强由上届普通中央委员跃升政治局常委的情况毕竟特殊。习近平当政时间,显然是再无任何必要令一个十八届普通中央委员直升十九届中央政治局常委。

![中国政协副主席汪永清。(Public Domain)](https://www.rfa.org/mandarin/zhuanlan/yehuazhongnanhai/gx-12172021143621.html/20180912_15367786775563.jpg/@@images/4149d32e-5be1-435b-a957-696c40e1d886.jpeg "中国政协副主席汪永清。(Public Domain)")



如上文章还认为,汪永清最终失势于习近平是因为他被习近平认定,“从根本上说是周永康、令计划的人”。说是当年周永康下台前,安排周本顺到河北省当封疆大吏后,又选中时任中直机关工委副书记的汪永清接替周本顺,出任中央政法委秘书长。而当时大权在握的令计划是推荐者之一。

该文章还详细介绍说:2014年1月,正当周永康的心腹、公安部副部长、610办主任李东生落马之后,以及周永康已被秘密控制期间,公安部长郭声琨和政法委秘书长汪永清均公开与周永康进行切割。汪则高调发声,“效忠习近平”。当年7月29日,周永康正式被通报落马……。

不过仅从逻辑角度分析,这个汪永清肯定是已经被证明了与周永康和令计划之间绝无半点“非组织关系”,不然怎么可能会让他在离开中央政法委的同时还官升副国级。虽然全国政协副主席的职务是个“闲差”,但从任何一个正省部级岗位上晋升到这一职务,至少从政治和生活待遇上都是上了一个台阶。

而笔者当年曾经听到的与汪永清和当时的中央政法委换届有关的内幕情况是,在薄熙来出事之前,时任总书记胡锦涛和时任中央政治局常委兼中央军委副主席和国家副主席习近平,以及时任中央政治局常委兼国务院副总理李克强等人,都是倾向于十八大上的中央政治局常委换届“人数照旧”,即维持十六大和十七大上的九人制。

但是,2012年初发生的薄熙来事件的整个过程,特别是时任中央政治局常委兼中央政法委员会书记和中央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委员会主任周永康的公然挺薄,引起了习近平对整个中央政法委系统的高度担忧,想出来的解决办法就是,不能再让中央政法委与中央军委和中央书记处还有中纪委“平起平坐”。意思就是,要把中央政法委降为副国级,如此即可以顺理成章地把下届中央政法委置于总书记的直接领导之下。而在胡锦涛主政的十年时间里,因为中央政法委书记是政治局常委,决定了胡锦涛无法对政法工作直接发号施令。

众所周知,从习近平担任中共总书记开始,政治局常委会便从胡锦涛时代的九人制改为七人制。改变之后,政治局常委里一是没有政法委书记,二是没有了中央精神文明建设委员会主任。

本来,无论是九人制还是七人制,都少不了一个在总书记领导之下具体分工中央党务工作,也就是同时兼任中央书记处书记的那个相当于副总书记的常委。九人制改七人制之后,九人制时期的那个兼任中央精神文明建设委员会主任的常委的工作由这个“副总书记”同时兼顾就是了。而政治局常委会改为七人制之后,中央政法委的一把手仅仅只是中央政治局委员和中央书记处书记了。那么他的顶头上司,也就是政治局七常委内的工作分工是谁来主抓政法委?当然是习近平本人!

具体到汪永清本人,笔者比较倾向于相信的局内人的分析是,在中央政法委降格为副国级,习近平本人在政治局常委层面实现了与此前的胡锦涛所不同的、亲自分管主抓整个政法系统工作之后,政法委秘书长必然会换人。而汪永清被换上去,完全是因为他长期的国务院法制工作的背景和他的专业出身。从中共成立中央政法委至今,其历届正副书记和正副秘书长中,只有一个学历背景为从法学本科至法学博士一通到底的,那就是汪永清。

至于在中央政法委工作五年之后没有就地晋升一个副国级的实权职位,而只是被安慰性地给了一个全国政协副主席的副国级职务,无论是什么外界无法猜测到的原因,也应该和周永康及令计划无关。不然,他的最好下场也只能是平调至一个有职无权的正部级岗位。

今年六月,笔者曾在本专栏连续发表了《最有可能晋升副国级的几位女性中央委员》和《何立峰已经贵为习近平第一宠臣》两篇文章,回顾了中共上届国务院的女性副总理刘延东当年由全国政协副主席晋级政治局,进而又在国务院里先任一届国务委员,又任一届副总理的被提拔过程。以此佐证,如果习近平让何立峰在目前的十三届全国政协副主席的基础上,在明年的中共二十大上晋升政治局委员,进而出任一届国务院副总理,是有先例可循的。

此两篇文章发表之后,即有读者来电与笔者讨论汪永清的未来。说是与何立峰同样贵为十三届全国政协副主席、比何立峰还年轻四岁的汪永清,是否有在明年的中共二十大上入局,或者在后年三月的“两会”上被委以政法系统的副国级实职的可能?

所谓“入局”,应该是指进入中央政治局,同时出任下届中央政法委书记。而非政治局委员的政法系统的副国级实职,依照截止目前的“惯例”,只有三个:那就是国务委员兼公安部长,以及最高检察长和最高法院院长。

笔者收到此问题后,追踪了一下汪永清进入全国政协之后的动向,确定他本人在进入全国政协之后便得到了一个明确的分工,那就是分管社会和法制委员会,还有提案委员会。而何立峰的全国政协副主席不过是个挂名,从未在全国政协系统里分管任何一项具体工作。

对中共政治和组织体制稍有常识的人士都看得明白,国务院发改委主任才是何立峰的实责,或者说实权职务;而在被安排在这个岗位上之后,又被“奇怪”地安排为全国政协副主席,完全是为让他享受副国级的待遇,而不是需要他在全国政协内具体分工某项或某几项“政协事务”。

如此说来,当年安排汪永清为全国政协副主席和安排何立峰为全国政协副主席的其后考量截然不同,两人之间没有可比性。未来二十大上,何立峰是否能够官升一级是一回事,汪永清能否“咸鱼翻生”,回任一项政法系统的副国级实职是另一回事。但笔者相信,汪永清未来被“咸鱼翻生”的可能性比何立峰明年晋升政治局委员,继而在后年三月出任一届国务院副总理的可能性要小。更详细的分析内容,留待下篇文章继续向听众们介绍。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