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流亡藏人导演访德 吁外交抵制北京冬奥

(德国之声中文网)中国违反人权问题日益严重,美国日前率先表态将以外交行动抵制明年2月的北京冬奥,不派官员出席;而即将上任的德国外交部长贝尔博克(Annalena Baerbock)本月初承诺将采取“对话与强硬态度”与中国打交道,并不排除将抵制北京冬奥的可能性。

顿珠旺青(Dhondup Wangchen/另译为当知项欠)6日晚间抵达柏林,这是他此次欧洲游说之旅的第五国,上个月起他从旧金山的家,先飞至瑞士、法国、荷兰、比利时,随后来到德国波昂、法兰克福,以自身受中共迫害的惨痛经历现身说法,呼吁各国正视中国长年对于藏族的人权侵害,共同抵制中国举行冬奥。

### 远离恐惧

顿珠旺青2007年10月开始与助手带著一架小摄影机,在西藏翻山越岭耗时5个月采访了108名藏人,希望能真实呈现在中国统治下的西藏现况。

中国政府自1950年统治西藏,以强硬手段破坏寺庙、强迫僧侣还俗等举动,藏人不满的情绪逐渐升温。当时北京奥运将至,中国政府以兴建京奥设施为由,驱逐部分牧民,不准他们在世世代代原有的放牧地生存。

受访的藏人们在影片中多数不畏强权、以清晰正面入镜,谈其对京奥的反对、对中国政府统治的看法,并毫不隐瞒对达赖喇嘛的敬仰。

顿珠旺青明白这部片碰触许多禁忌话题,他在2008年3月10日将拍摄带偷偷运到西安,当天正好在拉萨爆发近年最严重的西藏暴乱,官方统计至少18人死亡,他与助手则在数天后遭逮捕。

这部最后命名为“远离恐惧(Leaving Fear Behind)”的纪录片,赶上在京奥举办前两天放映给驻北京的外媒,并成功在多国播映。

### 老虎凳刑求、电击拷打

顿珠旺青接受德国之声中文网采访时,回忆当初被逮捕后遭受长达7天8夜的严刑拷打,全程不给食物、不准他睡觉。他被绑在俗称“老虎凳”的刑具上,双手双脚被紧紧铐在木板上、无法动弹。对方再拿榔头狠敲他的手掌、双腿,并在身体被绑住的情况下,狠狠大力拽他,双手更肿到有3个月时间连茶杯都端不住。

为了折磨他、逼他说出再也不支持达赖喇嘛,对方拿出电击棒,电他后颈、脖子、腋下,甚至直接塞进他嘴里,“电流强到一碰到皮肤就发出烧焦的气味。”

顿珠旺青最后被判刑6年,罪名是“煽动颠覆国家政权”,但审判过程秘密不公开,家人毫不知情,也不准他聘用律师。

他表示,自己在狱中和其他囚犯一样被强迫劳动,每天工作16小时,负责缝制给阿富汗、伊朗、伊拉克的军服、制作假发、假珠宝首饰等。

狱中有许多跟他一样的藏人政治犯,他发现,汉人的劳动时数可以减免刑期,但藏人不论工作多长,刑期不会减少。他因此写了一封信抗议不公,下场就是遭调换监狱、单独监禁长达半年,“一个人被隔离在黑暗的牢房里,不见天日。”

### 出狱仍处处遭监控

顿珠旺青在2014年刑满出狱,单独住在青海省西宁家中。在拍摄纪录片前,避免牵连家人,他先将父母、妻子与4个孩子送到印度。在他出狱时,妻儿已获得美国的政治庇护,搬到美国。

“我原本没有逃亡的打算,我想留在西藏为我们的文化与语言努力,但我发现我什么也做不了。”

他描述,中国政府监控每个政治犯的行踪,他无法自由出入场所、去哪都要先取得许可,每个接到他电话的人,下一步政府官员就会来找他们麻烦。即使人在家乡,他也不准与亲戚朋友接触,种种人身控制如同仍生活在监牢里。

“出狱后的3年4个月我尽力了,但真的不可行,被逼到绝境,才不得不走上这条危险的逃亡之路。”

### 摩托车逃亡之旅

趁著一次前往四川的求医途中,他雇了一辆计程车,花了数小时载他到云南,那里有事前打点好的人负责接应,骑著摩托车大半夜载他骑在崎岖小路上,穿越伸手不见五指的丛林。他心里很害怕,一路上都很怕被逮到,中途突然从后方来了一辆车,他吓了一跳,“我以为事迹败露,要被抓到了。”

幸好最后只是一辆同方向的车,经过数小时的颠簸,他终于成功离开中国的土地,跨越边境到了越南。

远离恐惧:西藏电影人获释三年后逃离中国抵美

但逃亡之旅还没结束,下一步要找落脚处。他花了两个月到了柬埔寨,后来再逃到泰国,被关在泰国的监狱里足足7天。

“在泰国的监狱里,那些囚犯反倒拿出钱帮我。”顿珠旺青说,是一路上逃亡遇到的人给了他继续下去的勇气和力量,“人们总是跟我说,我做的事很重要,我要继续为西藏的人权努力、继续发声。”因为有他们资助的盘缠,他才有办法最后一路逃到瑞士,在当地美国大使馆取得签证,2017年12月25日抵达旧金山,与长达十年没见面的妻儿再度团聚。

### 系统性的种族灭绝

顿珠旺青指出,自08年京奥以来,中国政府在西藏进行一场系统性的种族文化灭绝,严禁藏人教授、学习藏语,更严格限制宗教自由,“他们要消灭我们藏人,所有藏人都要变成中国人,这就是他们对我们的政策。”他更直指,“习近平就是第二个毛泽东。”

自中国统治西藏以来,顿珠旺青是第三代藏人,他担心,如果中国统治方式不变,“下一代根本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西藏,不会对西藏有任何记忆。”

他强调,“我们并非不想跟汉人住在一起,但中国政府的规定太过严格,根本不让我们继续当藏人。”

自2009年以来,至少有156名藏人自焚身亡,抗议中共对西藏的迫害。他指出,如今在西藏没有通讯自由,“整个西藏就像是一座大型监狱。”据他称,中国政府拥有所有藏人的电话号码,包括微信在内的联系方法都遭到监控,清楚掌握每个人拨出的电话。

不仅如此,政府会检查每个藏人向外界传送的照片,若透过通讯软体传照片,对方或是同个群组的人根本打不开也看不见档案。唯一方法是得邀请一位政府官员加入群组,确认过所有照片才能过关。若群组太过庞大,开群组的人就会被抓去坐牢。

### 德国不能保持中立

但他想强调,不只是西藏,如今有许多地方在中国的统治下受苦难,像是新疆、香港,这并非关于一个少数民族,而是关乎维持世界和平与人权,当奥运得以在中国举行,“我们所有人都对这件事有责任,若默不吭声让这件事发生,就等于是支持中国对其他国家的迫害。”

而他此次来到欧洲,并非要抵制冬奥赛会正常举行,而是不应有人因此以生命付出代价。

随著澳洲、纽西兰、英国陆续宣布将以外交手段抵制冬奥,“国际声援西藏运动”德国分部负责人穆勒(Kai Müller)也表示,希望德国能加入抵制行列,政府与官员应采取立场,不能保持中立。他指出,德国与中国在经济贸易一直以来有很紧密的合作关系,就这点德国负有责任,不能默不做声,假装事不关己。

顿珠旺青此次德国之行,与布兰德(Michael Brand/基民盟)、海德特(Peter Heidt/自民党)与哈特维格(Philipp Hartewig/自民党)3位国会议员会面后,将继续为期3个月的欧洲游说之旅,陆续前往英国、丹麦、瑞典等地。

© 2021年 德国之声版权声明:本文所有内容受到著作权法保护,如无德国之声特别授权,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当行为都将导致追偿,并受到刑事追究。

作者: 黄文铃 (特约记者)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