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观点:反对接种疫苗义务 - 它现在没用

图 接种疫苗义务导致两极分化:就像在澳大利亚一样,反接种疫苗人士走上街头。强制接种疫苗会有何种代价?

(德国之声中文网)德国社会讲求共识,其政治制度基于此一理念:人们辩论,然后找到多数人能接受的妥协方案。很少有问题能永久分裂这个国家。 2015 年接收数百万难民争议是少数例外之一。在高度情绪化争议中,对立阵营互不相让。眼下,此情此景重现:是否应实行冠状病毒疫苗接种义务问题使社会分为两派。

一部分人想要它(立刻实行),另一部分人则坚拒之。根据《明镜》周刊 (Spiegel )、民意调查机构 YouGov 和 德广联(ARD)所作的民调结果示,多数人赞同实行接种疫苗义务(分别是72%、69%和57%) ;发行量最大的《图片报》(Bild-Zeitung) 的民调结果却显示,多数人反对 (70%)。无论哪个数字符合实情:围绕接种疫苗义务的争论来得全不是时候。

### **强制接种疫苗现在帮不了我们**

冠状病毒染疫数量呈爆炸式增长;在已不堪重负的医院,将不得不被迫使用治疗类选法( Triage)(编者按:根据紧迫性和救活的可能性等决定哪些人优先治疗的方法);儿童感染率达到令人惊讶的高度。病毒学家德罗斯滕 (Christian Drosten) 警告说,即使保守估计,德国也可能会再有 10 万人死于COVID-19新冠 。之前相对轻松度过大流行瘟疫阶段的德国正濒临疫情深渊。那么,强制接种疫苗是否就可预防发生最坏情况?很抱歉,不是。

不仿具体设想一下整个情况:假定下周就做出接种疫苗义务决定(鉴于新、旧政府正处于交接过渡期,这不太现实),则即使相关过程完美进行,所有尚未接种疫苗的人亦需数月时间预约,然后两次接种,以获得完全免疫保护。前提是,那些以前不愿接种者现在都乖乖接种(这也不现实)。而由于疫苗接种管理方面的一些灾难性决定,疫苗接种能力本已无法满足同时安排的施打加强针要求,因此,势将出现进一步延误。这还是保守的说法。

### **不能让虚假信息占上风**

再者,接种疫苗义务--若能在肯定会提出的宪法投诉中胜诉--会带来若干令人不快的副作用。接种疫苗反对者早就觉得自己被排挤到了社会边缘。你可以说,那是咎由自取。然而:受排挤、情绪化并在某种程度上被污名化,他们当中的许多人便会听信那些承诺会带给他们出路的信息。民粹主义者和阴谋论者就利用了这一点。

而如果政界迄今关于不会有接种疫苗义务的承诺突然不再算数,民粹主义者和阴谋论者们就赢了。看看奥地利吧。关于政府、制药业和媒体有着最终强迫人人都须接种的巨大阴谋的不实叙述便会在他们眼里得到证实。我们不能授他们以口实,否则结果将是,为数不少的人会永久背弃政治和民主制。

不过,反对现在实行接种疫苗义务的还有另一个原因:计算表明,与其它措施相比较,其效果不彰。米特韦达( Mittweida) 应用技术大学一组数学家建构的一个模型显示了哪些措施有效,哪些措施无效。该模型考虑到了多种因素,例如,疫苗的有效性或病毒变体的传染性。其结果:即使下周一就决定强制接种疫苗,短期内感染人数仍会远超 200 万。

### **不受欢迎的真相:现在只有"停摆"才能有所帮助**

事实上,关于强制接种疫苗的辩论偏离了关键问题:德国何时会进入下一次"停摆"?只有重新实施严格的接触限制才能阻止病毒的快速传播。然而,这是一个无人愿听的不受欢迎的真相,因为,它重创所有生活领域。不过,除此之外,别无他途

因为,事涉人命。若只是延续迄今的防疫措施,德国就可能会有 30 万人死于新冠肺炎。 30万!这是米特韦达大学数学教授施奈德( Kristan Schneider )在其微分方程模型中计算出的一个让人难以置信的数字。是的,它目前只是一个计算结果,-- 但基于现实假设。根据他的计算,强制接种疫苗仅在中期后才能见效,且程度有限,因此,依然还会有超过 20万人死亡。他总结说:"接触限制是我们所能有的最有效措施。现在,只有封锁才会有所帮助。" 因此,德国现在就必须紧急踩闸,再次限制社交接触。每条生命都弥足珍贵。在德国,这应再次成为共识。

© 2021年 德国之声版权声明:本文所有内容受到著作权法保护,如无德国之声特别授权,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当行为都将导致追偿,并受到刑事追究。

作者: Joscha Weber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