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杜耀明评论】“完善”制度制造难题 选举以外突破困局

香港特区政府的“完善”立法会选举制度,除了一概否定过往由下而上选举代表的代议政治,原来还另有所图,就是为自己也为政敌布下难以解破的困局。

第一个困局是损害他人政治权利又要受损者认同。选举制度所谓完善之后,剥夺泛民政治领袖的参选权,同时又要争取泛民支持者踊跃投票,并且期望他们转而支持获官方恩准入闸参选的候选人。如是者,也就切断泛民及其支持者的政治血脉,同时亦可向国际社会公告,立法会选举制度得到民众信任。但正如我上周所说,一篮子因素下,如意算盘难以打响,当局期待占六成选民的泛民支持者继续投票,只能望天打卦。

再者,翻看至今为止的立法会候选人名单,情况更令人担心馀下支持政府的四成选民,会否全面投入。过去直选成功进入议会的亲北京政客之中,有十多人今次继续参选,但大半都舍难取易,纷纷转到选举委员会的小圈子游戏,直选的重任就交给一些的亲中政党和组织。

不错,泛民的主力部队已跟选举绝缘,他们不是官司缠身(甚至身陷囹圄),就是选择不参选。强敌既然缺阵,亲北京政团大可从容应付,调兵遣将,悉从尊便。同时,一批亲中议员放弃直选,可减少对泛民支持者的刺激,或有望提高投票率,但新上阵者大多不见经传,动员群众能力成疑,加上参选人之间观点大同小异,竞赛气氛不足,新人形象仍未深入民心,难以个人魅力及组织网络推动选举,更难说服亲政府选民必须投票,因为不论谁胜谁负,分别根本不大。因此,政府忧虑泛民支持者杯葛选举之馀,也不能想当然以为占四成的亲政府选民必定投票。

至于第二个难题,是专为泛民政党而设。所谓新选举制度,关卡重重,没有官方核准,便不能取得参选资格。泛民若要参与,便要首先变化面貌,一要放弃既定的立场(如反修例运动提出的“五大诉求”),二是改变自己的角色(如只限议论经济民生事宜)、三是支持现有体制的一切(包括“完善”后的选举制度丶全国人大常委有关香港的释法和决定),否则可被视为不效忠《基本法》,甚至罪犯国安,因此即使入闸以至当选,日后仍可被取消议员资格。

换言之,泛民人物参与“完善”后的选举游戏,要先将自己“完善”,变得面目全非或者说话模糊,根本无法表达六成香港人对当权者的不满,对民主、自治的诉求。但不参与的话,也等于划圈自限,绝迹于权力架构,形同宣告从政局中退场。因此从当权者的眼光看,泛民政党参选不参选,都会走上穷途末路。

这种说法有如“公仔我赢字你输”,但果真如此,特区当局已稳操胜券,又何须紧张兮兮,深恐选举局面萧条,候选人和投票人都只有清一色“爱国者”呢?当局的忧虑反映重点在于民心所向,一个政府长期被多数市民看低,甚至鄙视丶怀疑,政不通,人不和,施政没有民意基础,领导人欠缺民意认受,即使警队装备再优良,镇压继续绝不手软,也最多只能替政权维稳,始终无法收服民心,摆脱众声反对的阴影。

因此,当局从不介意泛民政党是否参选,只害怕民意继续站在泛民那边,结成牢不可破的民间力量。特别是一个由小圈子推选产生的政府,长期民望负数,即使三万人的警队效忠支持,相比于支持泛民的一百八十万选民,根本相形见绌。

由是观之,泛民的存亡不在于能否参选,不在于取得多少席位,而在于能否与民同行,互相扶持。进入议会本身不是坏事,但代价若是牺牲原则,遭到支持者唾弃,甚或引发民间社会的分裂,又怎能不顾后果,自毁长城。相反,政治是众人之事,在选举之外,仍然有大量政事可为,不仅是具体事务如大厦管理、学校家长会丶消费者权益丶劳工褔利等等,在风月如霉的日子,同路人之间的沟通连结,协作互助,思想交流,都有助于凝聚力量,为下一阶段的民主运动铺桥搭路。


(以上评论纯属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台立场。)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