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专栏 | 夜话中南海:石泰峰最可能的前途是一届“二线”副国级职务

我们在本专栏的上篇文章《石泰峰“超龄服役”是在等待晋升副国级?》中已经介绍过了,去年的那次因为强推汉语教学引发的蒙古民众抗议运动终于还是被打压下去,石泰峰功不可没。在习近平眼里,石泰峰被他安排到内蒙古主政后,至少在两件大事上没有令他习近平失望:其一,是所谓“倒查二十年”的区域反腐运动;其二,就是在蒙古族中小学生中强推汉语教学的中央政策,终于得到落实。现在我们就来分析,习近平可能会以什么形式犒赏他石正峰。

首先需要分析的就是既将在本月下旬至十二月初召开的内蒙古自治区第十一次党代会上,是安排石泰峰连任,还是已经为他安排好了继任人,我们外界暂时还无从知晓。正在北京出席今天开始上演的十九届六中全会的石泰峰待会议结束返蒙之后,自治区的党代会就要开始上演了。

依照惯例,中共每届党的全国代表召开之前,大部地方省级党代会都会先走一个程序。也有各别省级党代会是在当年召开的党的全国代表大会结束之后再上演,比如北京市的历届党代会就是如此。

距现在时间最近的例子是上个月召开的中共装新疆自治区第十次党代会上,以政治局委员身份兼任自治区党委书记的,已满六十六岁的陈全国被安排连任。

值得注意的是,在陈全国之前的两任新疆自治区党委书记,当时也都是以中央政治局委员身份兼任。但这两个人都是在当届的全国党代会召开之前,先行被免去地方党委书记的实职,然后再被安排一个某中央党务部门的暂时性职务,直到当届全国党代会召开之后,被安排退休或者出任不是以政治局委员身份出任的副国级二线职务。

正是因为有两个前任的比较,所以外部评论界才会在陈全国被宣布连任新疆自治区党委书记的消息传出后,倾向于相信此人不但不会在明年召开的中共二十大上退休,而且还会被安排更重要的职务,甚至不排除晋升正国级,进入政治局常委序列的可能。

关于陈全国的政治前途,我们日后还会有专门文章分析。

当然,因为陈全国是以政治局委员身份兼任地方党委书记的,而副国级以上官员本来就不受65岁的封顶年龄限制的。从这个角度分析,与目前只是正省部级的石泰峰似无可比性。但是,陈全国目前被安排继续留任地方党委一把手的实职的目的,显然是一个他在明年二十大上不会退休的信号。与之同理,如果石泰峰会在即将召开的内蒙古自治区党代会上被安排连任的话,那个这个“连任”肯定也是临时性的,目的就是要让他在一个实权职务上等待明年的中共二十大,或者是后年的全国“两会”召开时晋升副国级。

假如这位石泰峰在连任了地方省级党委书记的前提下,在明年的二十大上虽然被安排进大会主席团名单,但却没有被安排连任中央委员,那么他的日后政治出路之一,就是在后年召开的全国“两会“期间被安排一个全国政协副主席的犒赏性职务。一个很值得借鉴的例子就是,现在正在秦城监狱里服刑的前全国政协副主席苏荣。

和石泰峰一样,这个苏荣也曾经当过中央党校的副校长,不过只有短短一年多的时间。

![新疆自治区党委书记陈全国。(Public Domain)](https://www.rfa.org/mandarin/zhuanlan/yehuazhongnanhai/gx-11082021153536.html/image.jpg/@@images/d206509b-3694-4ad5-9583-f551bad6874b.jpeg "新疆自治区党委书记陈全国。(Public Domain)")



2012年10月召开的中共十八大上,时任中共江西省委书记苏荣是大会主席团成员之一,但没有被安排连任中央委员。2013年3月,在他被安排为全国政协副主席之后,才回到江西向新任省委书记交班。副国级的职务坐了一年多的时间,苏荣便被中纪委宣布“接受组织调查“,其实就是变相收监。

2014年06月25日,全国政协十二届常委会第六次会议宣布了免去苏荣第十二届全国政协副主席职务、撤销其全国政协委员资格的决定。接下来,经过了长达两年半时间的中纪委调查和司法机关运作,直到2017年1月下旬,苏荣才被以受贿、滥用职权、巨额财产来源不明案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此时的苏荣虽然已经被开除党籍,但仍然是被早已经深深地融化在血液里中共“党性”所驱动,当庭表示服从法院判决,不上诉。

当然,这位苏荣当时的政治资历是决定他被犒赏一届副国级职务的主要因素。当时的他已经连任过两届中央候补委员,两届中央委员,而且还先后出任过三个省份的省委一把手。

而与苏荣相比,石泰峰的最主要优势是他被习近平非常器重的“党内理论工作者”身份和他在内蒙古自治区任职期间的立功表现。所以,也不排除他在明年的中共二十大上并不连任中央委员,但在后年的中共“两会”上被安排进全国人大,担任一届副委员长兼秘书长的可能性。

正常情况下,全国人大的秘书长如果由副委员长兼任的话,那么这副委员长并不是第一副委员长。而依照近二十年来的惯例,全国人大里只有排名第一的副委员长,也就是主持常务工作的副委员长是由政治局委员出任。

总之,地方在位的省级党委一把手里,凡是在某届全国党代会召开之前即年满或者年近65岁,但已经被内定会在次年三月的全国“两会”上,被犒赏一届全国人大副委员长或者全国政协副主席者,都不会在这届全国党代会上被安排连任中央委员。除非是被内定为下届全国人大的第一副委员长。

当然,也不能排队的另外一种可能就是,中央已经内定了一个石泰峰的内蒙古自治区党委书记继任人选,只等十九届六中全会开过之后,即令此人随石泰峰一起去呼和浩特等待自治区党代会的召开。但如果从“历史的经验值得注意”的角度,这种可能性有多大值得分析。

笔者仔细对比过去二十多年来的中共省级党委一把手换人换马的不同运作方式,中途因“故”突然换人的例子众多,但不适于对比目前面临是否连任的石泰峰。

自中共政权,从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开始实行党内的无记名投票选举之后,党的全国和地方各级党代会上,都出现过“组织上”安排的候选人因为得票数不够而落选的“民主事故”。中央一级的“党内民主事故”,最经典的首先是十三大上的党内左王邓力群因为落选了中央委员,所以被内定的政治局委员安排因此而不可能被落实。

地方上最早的“党内民主事故”,则是发生在当年的党内第二元老陈云的长公子陈元身上。

20多年前,笔者即已经在《中共太子党》一书中详细介绍过陈元在北京市党代会上落选党委委员的经过。

话说早在1984年,陈元即被安排从东城区委书记升任北京市委常委兼北京市商贸部部长和市体改委的常务副主任。市体改委主任由时任北京市市长陈希同兼任,体改委的实际工作都是由陈元主持……。

中共十三大开过后一个月,1987年12月,北京市召开了该市党的第六届代表大会。之前,中组部已经把陈元列为市委副书记候选人。但他要得到这一职务,必须先要当选为中共北京市委委员才行。

在此之前,刚刚开过的中共全国第十三届代表大会,第一次实行了党的中央委员无记名投票和差额选举,所以北京市在地方的党代会中必须仿效。首先要在700多名党代表中选举50名中共北京市委委员,而候选人是55人。然后,在50名当选者中产生出11名常委(此前一届北京市委是15名常委)。只有过了这两关以后,才可以在常委的“内部分工”中,按照“组织需要”当上副书记。而当时的陈元在55名市委委员候选中人得票数到数第二,自然落选。

无奈之下,当时的中组部宋平才将陈元“平调“为央行副行长。

试想,当时的陈元毕竟已经是上届的北京市委常委,但仍然难逃在党代会上被无记名投票淘汰的命运。那么如果在一个省级的党代会召开当天,才宣布把一个刚刚从中央空降的、内定的继任党委一把手的名字放进党委委员候选人名单,“政治风险“该有多大?

所以近些年来,如果某省级党委书记因为年龄或者其他原因不被考虑就地连任的话,中共当局大都是赶在该省或自治区及直辖市的党代会召开的数月内,完成这个党委书记职务的“新老交接”。新任党委一把手在这个岗位上过度数月之后,由他本人亲自主持新一届党代会,这样一来,他本人即使会在自己亲自主持的新一届党委委员的选举中丢票,也不至于丢得太惨,基本上能够保证顺利“当选”。

从如上分析的角度出发,再参考新疆的陈全国刚刚在该自治区的党代会上被安排“连任”的先例,本月下旬的石泰峰被先安排连任内蒙古自治区党委书记以求过度的可能性不是没有。

当然,中共当今圣上“不信邪”,打破“惯例”的可能性也不是没有。更何况,现在的中共各级党干至少在表面上都要比当年的胡赵时代和江胡时代听话得多,“党内民主事故”再次出现的机率也自然会小得多。在此前提下,即使习近平下令由石泰峰主持的内蒙古第十次党代会上“选举”一个“空降”过去的新人为新一届自治区党委书记,大多数党代表也都会在自己的选票上表现自己“与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的自觉性了。

假如出现了这种情况,那就要看石泰峰会被如何安排其下一步:如果只是被安排一个暂时性的全国人大某专门委员会副主任,那么未来二十大之后晋升副国级的可能性也不是完全没有。 ![中共内蒙古自治区党委书记、自治区人大常委会主任石泰峰。(江苏政府网)](https://www.rfa.org/mandarin/zhuanlan/yehuazhongnanhai/gx-11082021153536.html/85935ce9-c4ec-4119-84bb-235bfa79468d.jpeg/@@images/8b241e7a-3ae5-4458-aa5b-99e2d58eece0.jpeg "中共内蒙古自治区党委书记、自治区人大常委会主任石泰峰。(江苏政府网)")



凡事皆有例外,无论可能性有多大。所有因为年龄原因退居二线之后的前省级党委一把手又被重新委以重任的情况,只在习近平任上发生过。比如,1954年出生,先后担任过青海和山西省委书记的骆惠宁,本来已经在其年65岁生日过完一个月的2019年11月,被宣布了“因年龄原因”不再担任省委书记职务,一个月之后即已经被宣布出任了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财政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委员的二线职务,居然在担任了这个二线职务才两个月之后即被重新启用,委以中央政府驻港联络办主任要职。

而骆惠宁担任目前职务的顶头上司,以全国政协副主席兼任中央港澳办主任的夏宝龙,更是“退居二线”后又“重返一线”,并晋升副国级的特殊人物。

1952年出生的夏宝龙早在中共十九大召开的前半年,即2017年4月,即已经被宣布“因为年龄原因”不再担任中共浙江省委书记。 当时的中共官媒在同一天时间宣布了他已经被安排为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环境与资源保护委员会副主任委员。

当年十月召开的十九大上,夏宝龙自然没有被安排连任中央委员。

接下来的2018年3月14日,66岁的夏宝龙意外地被宣布“当选”第十三届全国政协副主席兼秘书长,晋升副国级。当时即有外媒评论指出:在退居二线、不再担任中共中央委员之后,还能当选全国政协副主席职务并且兼任全国政协秘书长,这在中共高层相当罕见。

2020年2月,中共当局又对外公布夏宝龙兼任国务院港澳事务办公室主任一职,同时担任中央港澳工作领导小组常务副组长。其全国政协的秘书长兼职则被免去。

而如上无论是苏荣还是夏宝龙的例子,都证明了习近平给石泰峰委以下届全国政协副主席的可能性也不是没有。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