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国安法后又一新红线 港府三推版权修订 业界续忧创作自由受限

商经局长邱腾华(中)公布就修订版权制度公开谘询,知识产权署署长黄福来(左)强调,港府不会绕过版权持有人起诉(政府新闻处图片) © 香港特约记者麦燕庭提供

(法广RFI 香港特约记者 麦燕庭)在立法会几乎可以肯定由建制派控制之后,港府三度重推坊间谑称为“网络廿三条”的《版权条例》的修订工作,并以2014年以失败告终的修订草案为版本,继续以戏仿、讽刺等五类目的免费使用版权作品,既不包“翻唱”,亦没有接纳上次修例时网民提出的“开放性豁免”,引起二次创作者及音乐平台忧虑会误堕法网;相反,唱片业界则一如上次修例般表示欢迎。但与上次不同,今次经咨询后制订的修例草案,不会有一定数量的民主派议员在立法会内为忧虑者争取和以“拉布”来抗衡。

根据港府昨(24日)午公布的修例咨询文件,当局作出五大立法建议,包括新增“公平处理豁免”来为以“戏仿、讽刺、营造滑稽和模仿、评论时事、引用”为目的使用版权作品;另亦引入新的“科技中立”传播权,以保障版权拥有人的作品以任何电子传送模式向公众传播都得到保护;增订“安全港”条文,鼓励联机服务提供商与版权拥有人合作打击网上盗版活动;对未获授权人士向公众传播版权作品施加刑事制裁。商务及经济发展局局长邱腾华在记者会上强调,香港的版权法例整整落后十年,当务之急是尽快完成工作,透过三个月咨询期,希望可以有草案交予新一届立法会。

对于咨询文件内未为戏仿等六大豁免范围作出定义,以及不把“认真翻唱歌曲”纳入豁免范围,二次创作人最为忧虑,担心若像官员所说般,按常识在法庭争辩,一定会大大影响创作,因为司法诉讼对创作人身心和经济都有巨大压力,引起寒蝉效应。漫画家黄照达更向《明报》表示,豁免界线由法庭裁定,但社会现时对司法制度及政府缺乏信心,新例只会令创作人有所顾忌,减少作品。而音乐创作人晴天林更表明“睇定啲先”再翻唱,而日后改填歌辞亦多了顾虑,“题材敏感闹特首,唔作咁多”。

民主党信息科技政策发言人冼卓岚今(25日)早在一个电台节目亦有同样忧虑,又指出,若不豁免翻唱,街头卖艺人演唱其他人的作品便会有违法风险,建议港府参考其他司法管辖区的做法,容许使用版权作品的人士,在标示版权持有人数据后,不会被视为侵权。

不过,知识产权署署长黄福来在同一节目中表示,若纯粹侵用别人作品演唱,然后公开放上网站,技术上可能真的侵犯他人私人经济权利,但翻唱很常见,可能版权拥有人已经默许,或经串流平台摊分利益,故此政府不认为要透过法律形式来处理。他又保证,当局“绝对不会”绕过版权拥有人提出检控,因为若果版权拥有人不追究责任,当局将难以证明有“侵权”存在。

社会互信更差 港府持势旧瓶旧酒保版权

这是港府十年内第三度提出修订版权条例。在2011年,当局的修订最为网民诟病的是,“二次创作”或翻唱作品不获豁免,政府亦可绕过版权持有人提出检控,可让当局随意阐释的空间一如《基本法》第23条的保护国家安全条文,被坊间谑称为“网络廿三条”,引起大量市民反对,如果当局在翌年7月撤回草案。到了2014年,港府再次修例,将戏仿、讽刺、滑稽、模仿、评论时事等纳入豁免,但限制转播侵权作品,翻唱、改词不获豁免,网民认为,没有定义的豁免目的,灰色空间太大,“二次创作”很易被视为侵权而遭港府起诉,借此打压异见,言论自由空间收窄,“键盘战线”和现已解散的法政汇思均建议,当局引入美国已使用多年的“开放式豁免”,即只要符合某一些原则,例如是非牟利的、引用比例合理、对不构成原创作品的经济影响的,便能获得豁免。但港府不同意,结果民主派议员在立法会内不断“拉布”下,未及在会期结束前完成讨论,导致审议程序休止。

现时流亡德国的前“键盘战线”发言人邝颂晴当年便已指出,问题症结是对政府的不信任,直言“假如这是一个民选政府,我们或会愿意先通过后检讨。”但香港社会的互信较当年更差,而港府更在未有回应市民就第二次修例提出的忧虑便三度提出修订,香港浸会大学视觉艺术院助理教授黄照达指出,《港区国安法》已为创作界划下模糊红线,港府现再添另一条,只会令人更不敢创作,内容趋向单一。

不过,建制派的立法会体育、演艺、文化及出版界议员马逢国表示,今次已设有数项豁免,相信表达空间已有保障。他欢迎政府再次提出修例,指修订版权条例争议纠缠约十年,令香港在版权保障上落后于其他地区,亦是本地文化创意产业不断萎缩的其中一个原因。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