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专题] 日本国会性别比失衡 女性在政坛举步维艰

在刚结束的日本众议院大选中,只有45名女性议员当选,占总席次不到10%,甚至比上届选举还少。此外,日相岸田文雄日前公布的新内阁名单,20名成员中只有3名女性,显示女性在日本政治领域的参与度令人忧心的低落; 女性政治人物更面临层出不穷的性骚扰问题,让她们的从政之路充满荆棘。

**众院大选结果揭晓 女性席次不进反退**

10月31日落幕的日本众议院选举,是“政治领域的男女共同参与推进法”实施后的首场众院选举,然而当选的女性议员仅45人,不但和上届2017年大选一样未能突破一成的总席次,更比上届席次减少2人。

共同社报导,日本落后于全球的女性政治参与度,现在更进一步后退。此外,外媒报导,长期以来,日本女性政治人物面临性别不友善的问政环境,性骚扰和性别歧视更是层出不穷。

日本政坛女性参与度低已经是一项老问题。从上一届的众议院性别组成来看,女性议员只占9.9%,根据国际组织“各国议会联盟”(Inter-Parliamentary Union)今年9月更新的全球国会女性参与度排名,这项比例在190个国家中敬陪末座,为165名。

**男性天下 候选人性别比例严重失衡**

日本国会中女性参与度无法提高,从各主流政党推出的候选人性别比例就可预测。在这次大选,所有候选人中女性比例为17.7%;尽管日本政府先前设定,要在2025年前让国会选举女性候选人比例提高至35%,但距离实现这项目标显然相当遥远。

事实上,针对政治领域女性参与低的问题,日本在2018年通过“政治领域的男女共同参与推进法”,敦促各政党推出的男女候选人比例要相近。然而,执政党本身却消极以对,只有少数在野党在竞选承诺中强调该党推出的女性候选人比例,以及未来的目标。

这次大选拿下465席中的259席,再度保持最大党地位的自民党,推出的336名候选人中,只有33名女性,不到一成。

**男性政二、三代多 女性出头难**

英国卫报(The Guardian)报导,从提名候选人的性别比例来看,就可预见国会殿堂被男性占据,而包括首相岸田文雄(Fumio Kishida)的许多男性政治人物,都是政二代、政三代出身。第一大反对党立宪民主党的兵库县(Hyogo)女性参选人安田真理(Mari Yasuda)说,“这几乎就像男人天生就能成为国会议员一样。”

安田真理也指出,许多日本民众认为政治距离日常生活很遥远,“政治就像是为‘特别’的人量身定做的.....以日本的例子来说,就是中年男人和老男人。”

东京上智大学政治关系教授三浦麻里(Mari Miura)批评,参与本届众议院竞选的女性候选人数量之低,证明日本在改善结构性问题,让更多女性参与公职选举上失败了。

**地方议会更保守 霸凌、性骚扰层出不穷**

此外,日本政坛对女性的歧视和频传的性骚扰问题,也让许多有意愿投入政治的女性心生迟疑。

根据今年稍早日本官方公布的数据,女性候选人和政治人物面临“猖狂”的性骚扰,包括不当的肢体接触,以及男性选民的语言骚扰。在接受调查的1,247名女性地方议员中,57.6%的人表示她们曾受到选民、支持者或其他议员的性骚扰。许多人说,她们成为了露骨的性语言,或基于性别的侮辱所攻击的目标。

日本地方议会更加保守的政治生态,对女性来说更加险恶,尤其地方议会只有少数女性议员,甚至只有1名女性议员,这样的问政氛围很容易令人生畏。

**女性议员批“这就是霸凌”**

卫报报导,自2015年起担任东京都西部议员的前田佳子(Yoshiko Maeda)指出,她过去曾收到许多全国各地女性政治人物的投诉,指她们受到男同事的骚扰,包括在质询中被嘲弄,到不断对她们施压,迫使她们辞职。

前田说,“这很纯粹、简单,就是霸凌。”

前田表示,地方议会的氛围,加上许多可以查证,针对女性政治家和候选人的性骚扰事件,肯定让许多女性对于投入竞选感到迟疑。她补充说,“即使是那些想参与政治的人,也经常因为家人的反对而放弃这个想法。”“女性要成为政治人物,仍然有很多障碍。”

日相岸田上任一个多月后带领自民党赢得大选,在岸田稍早公布的内阁名单中,20名内阁中却只有3名是女性,引发各界批评。专家指出,在经济上推出“新资本主义”构想,以解决贫富不均问题的岸田政府,也必须跟上时代,从体制内进行改革,创造友善女性参政的环境。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