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国际] 一个谎言的死亡之吻:从鲍尔去世回顾伊拉克战争

美国前国务卿鲍尔 ( Colin Powell ) 日前亡于新冠肺炎并发症,有关他在任时的功过一再受到讨论,美国官方对他称赞有加,但民间则涌现一波又一波负评。

鲍尔是军人出身,也是美国第一位有非裔血统的国务卿,曾服务于小布希总统(George W. Bush)第一任期 ( 2001 – 2005年 ),而他最为人记起的“功绩亅就是2003年美国攻打伊拉克前,他力证海珊(Saddam Hussein)藏有大规模杀伤力武器,还在联合国展示一装有白粉末的小瓶,作为证据。当鲍尔淡出政坛后,他才坦白承认他的见证不实,并成为他人生一大污点。

换言之,这是一个天大的谎言,无论是鲍尔有心帮主子撒谎,还是情报单位伪造事实误导大众,他们都是一丘之貉,需要为战争所造成的生灵涂炭,负上全责。可恶的是,伊拉克战争发动者及其盟友,在战后不知耻地纷纷撰写回忆录,自夸借助战争改变了历史。

历史告诉我们,当国家之间的互相指控,我们都不能尽信时,此刻传媒应肩负重要的角色,查证指控是否属实。有人或许会问,那么,为何大家包括主流媒体都相信美国对伊拉克的指控?

这令我的记忆回到2003年在巴格达时,我参加了鲍尔战前的最后一次影像记者会,他当时仍坚称海珊拥有大规模杀伤力武器,很明显就是为战争铺路。在场有几位美国大媒体记者已在伊拉克随联合国调查了一年,他们都知道鲍尔在说谎。

坐在我旁边的一名美国记者在笔记本上胡乱画公仔,无心细听国务卿在讲废话。 会后我特地找他交谈,他告诉我,他们不信大规模杀伤力武器这回事,因为他们在伊拉克好几个月也调查不到,但他们不会拆穿美国官方的谎言,没用,因为美国攻打伊拉克,清剿独裁者海珊已被视为正义之举,如有质疑者只会被标签为不爱国,或成海珊的帮凶。

战争带来数百万伊拉克人家破人亡。(张翠容提供)

该记者苦笑向我说:“不如我给你材料,你去揭发吧!亅我耸耸肩,“谁会相信我?”事实上,当年我的确写过报导,列举疑点,却起不到甚么涟漪,反之招来批评,指我总是为独裁政权抹黑美国。此刻我想到美国已故作家苏珊桑塔格 ( Susan Sontag ) , 她曾这样表示 :“正义的深化可能需要压制颇大部分的真相 ... 作家的首要职责不是发表意见,而是讲出真相……以及拒绝成为谎言和假话的同谋。”如果要她在正义和真相之间作出选择,她宁愿选择后者,其实这对记者亦然。

很无奈,没想过自己微小的力量可以阻止战争,后来眼巴巴看著伊拉克毁于一旦,午夜梦回,我只能无语问苍天,谁会再关注发生在18年前的一场伊战 ?! 一位国务卿的一个谎言,就这样造成数十万伊拉克人死亡,数百万伊拉克人流离失所,当中至少一半是孩童,他们在收容国缺乏受教育的机会,阿拉伯文化无以为继,一个民族的新生代没有出路,这真是致命伤。

可是,战争的伤害不仅于此,它也毁掉文化。伊拉克不少宝贵文化资产在战争中被摧毁殆尽。2003年主要战事结束时,首先遭殃的是伊拉克国家博物馆和国家图书馆,继而是巴比伦考古据点。想不到国家图书馆里的古书籍亦不能幸免,它们不是给烧毁,便是被抛到底格里斯河和幼发拉底河。一位伊拉克诗人哀叹说,当时两条河流的河水染上一片黑色,这黑色就是来自古书籍的油墨。

巴比伦战后成美军基地。(张翠容提供)

可怜伊拉克人所有历史记忆都失去,剩下只有战争与仇恨。被美国拱上执政之位的什叶派,随即向逊尼派展开大追杀。该国自此陷入暴力的恶性循环,不能自拔, 并在重建与摧毁之间不断轮回。

此外,战后伊拉克知识分子受迫害,他们感到是一种有系统、有计画的预谋,从上而下,目的就是要知识分子离开他们的土地,令伊拉克彻底文化和精神真空,没有知识传播,没有知性讨论,没有思想撞击,也失去批判能力,这才叫真正摧毁。

一场伊战,可谓是改变了世界。恐怖主义便是因伊战逐渐向全球散播,令人闻风丧胆的“伊斯兰国”,就在伊拉克宗教派系仇杀中乘势而起,再扩张到叙利亚以至世界各角落。美国一个谎言竟带来如此深重的灾难,那些发动战争者会面对审裁吗 ? 鲍尔虽逝世,但还有小布希和前英国首相布莱尔(Tony Blair),他们才是谎言的真正推动者。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