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生活] 映照台湾百年命运 黄土水名作《甘露水》重见天日

由台湾前辈艺术家黄土水以大理石雕刻的《甘露水》,有“台湾的维纳斯”之称,原本被尘封在民间,但在政府与民间的共同努力下,《甘露水》终于得以重见天日,预计今年12月在北师美术馆策划的“光──台湾文化协会百年”特展(名称暂定)中亮相,与国人见面。

台湾美术界的先锋黄土水(1895-1930)是台湾首位入选日本当时最高艺术殿堂“帝国美术展览会”的艺术家,《甘露水》是他在1921年所创作的一件大理石雕刻作品,是他暨《蕃童》后二度入选帝展。该作品特别之处在于它是台湾首座裸体雕像,刻划了一名面容充满自信的女子,头微微仰起,姿态挺直,双手轻轻放在身后的蚌壳上,绽放了光一般的向上精神,神情舒缓而坚强,寄寓艺术家对于彼时正大步向前的台湾社会的期盼与想像,也开创台湾艺术史上的新篇章。

1922年,此作受邀于东京和平纪念博览会台湾馆展出,除了日本皇室对其作品产生高度兴趣,黄土水的活跃更驱动著当时对艺术还很陌生的台湾,使有志于艺术的台湾青年们受到很大的鼓舞。

1930年帝展前夕,黄土水因为赶制大型浮雕《水牛群像》时过度操劳,不幸并发腹膜炎过世东京。翌年,为祝贺台湾教育会馆(今二二八国家纪念馆)落成,《甘露水》入藏台湾教育会馆,并以该馆藏品的身份于原台湾总督府旧厅舍(今中山堂)的“黄土水遗作展”中展出。直到1958年台湾省临时省议会播迁台中,《甘露水》随之搬移,没料到却被弃置在台中火车站,无人闻问,所幸数天后《甘露水》即被移置车站附近的张外科诊所,由张氏家族悉心保管看顾,并在1974年移至家族位于雾峰的工厂封藏。

随著台湾主体意识的萌发,人们也逐渐想起这件代表台湾面容的作品,期待《甘露水》再度面世的呼声始终不断。为了让《甘露水》重返世人眼前,林曼丽教授率领国立台北教育大学北师美术馆团队锲而不舍地追索,而总统府和文化部更是倾全力协助,让尘封近半世纪的《甘露水》终于重见天日,并于今年9月6日在蔡英文总统的见证下,正式交付文化部永久典藏。《甘露水》对于台湾美术史的重要性,不只在于作品本身,更在于她的身世与经历,承载了台湾一百年的命运与历史。

《甘露水》的修护计画由曾修复多件黄土水作品的日籍修复师森纯一主持,预订于2021年12月于北师美术馆“光──台湾文化协会百年(暂名)”展览中现身,该展览由文化部指导,国立台北教育大学北师美术馆与财团法人福禄文化基金会共同主办。届时,黄土水所期待艺术上“福尔摩沙时代”也将呈现于观众面前。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