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双十节:纪念辛亥革命的青天白日旗会不会在香港绝迹

**1911年10月10日,追随中国同盟会的湖北革命武装发起武昌起义,颠覆满清封建政权,建立中华民国,定双十为国庆日。香港作为孙中山整合成立同盟会前身兴中会总会筹划革命之城,也是孙中山受教育之地,自此与“辛亥革命”和“双十节”两个名词结缘。**

自1949年国共隔岸分治以来,在英国殖民统治下的香港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十一国庆,与庆祝中华民国双十国庆的群体长期分庭抗礼,偶有冲突。1997年主权移交后,庆祝双十节在香港逐渐成为小众活动;2020年,一场2019新型冠状病毒病(COVID-19;新冠病毒)疫情,加上北京颁布《香港国安法》,双十节活动几乎停摆。

2021年,在中国大陆与香港亲建制社团举行纪念辛亥革命110周年活动之际,“庆祝双十节”的活动被香港官方贴上“台独”标签,还延伸成台北与北京两岸事务主管机关发言人的隔空交火。

BBC中文接触到的亲台团体感慨,今年并无计划举行双十节纪念活动。熟悉香港状况的台湾学者认为,随着国民党对中共的利用价值下降,香港亲台侨团也难免要面对挤压。

作为一个工会联合体,港九工团联合总会一直与香港特区政府和亲北京建制团体关系不差,即使港九工团是香港头号亲台组织。

港九工团联合总会主席李国强今年65岁,加入工团已有30多年,见证了以国民党为身份认同的亲台团体多年来的变化。

“我想其实我们支持(两岸)统一的立场,中联办(中国中央政府驻香港联络办公室)都应该是清楚的。”李国强告诉BBC中文记者。

但他承认,香港中联办的台湾事务部近年已甚少与工团往来。

港九工团成立于1948年9月9日,目前有约30个成员工会,会员共计6000至7000人。工团会徽上有跟中国国民党党徽一致的青天白日,下面的中国地图是所谓的“秋海棠地图”,显示领土范围包括早已独立为蒙古国的外蒙古。

翻开2018年该会庆祝成立70周年的纪念特刊,依次能看到时任中国国民党主席吴敦义、时任香港特区政务司司长张建宗和现任劳工及福利局局长罗致光提字道贺。

2021年10月初,工团资深执行委员王少娴逝世设灵,香港劳工及褔利局副局长何启明,与立法会议员黄国健、潘兆平均有到场致祭,两人分别代表两个亲北京工会联合组织——香港工会联合会(工联会)和港九劳工社团联会(劳联)。

外地人谈论香港亲国民党人士与组织,很容易会想起在1996年清拆,有“小台湾”之称的调景岭平房区。李国强则是在另一个曾经住有不少右派支持者的九龙仔木屋区长大。在他出生的1956年,紧邻的深水埗发生了因居民展示青天白日满地红旗被阻止而起的“双十暴动”。

但在余下的英国殖民时期,公开挂旗庆祝双十节不成问题,李国强还记得他曾带领工会人员在九龙弥敦道沿途插上青天白日满地红旗。1997年双十节,有人在铜锣湾一座人行桥上插上多面青天白日满地红旗,被警察收走,李国强回忆,双十庆祝活动自此多在酒楼举办,当然还有新界屯门青山红楼的升旗礼。

即便如此,1998年双十节,时任香港行政长官董建华特别顾问叶国华首次作为特区政府官员出席港九工团的晚宴。叶国华当时对媒体说,他与台湾驻港代表机构中华旅行社总经理郑安国已建立了默契,由中华旅行社幕后赞助的半官方双十节大会与酒会不要挂中华民国国旗,也不要出现“国庆”字样;民间社团所办活动,会场如何布置,喊哪些口号,唱什么歌,挂什么旗帜,是民间社团自己的事。

原本尚算相安无事的青山红楼双十节庆祝活动,在2017年初发生变化。属于私宅的红楼有一群居民向时任民主派无党籍立法会议员朱凯迪求助,声称面临迫迁,揭发红楼在2016年11月被转售予一名中国大陆商人,相传曾被孙中山与另一位同盟会领袖黄兴用作策划反清革命的红楼危在旦夕。

经历舆论批评与泛民主派与亲台团体抗议,红楼获列为暂定古迹,新业主申请政府维修基金,接受十年内不得拆迁的条款,危机似乎得到化解。但其后红楼建筑被局部拆毁,其旁边由亲台团体修建的中山公园开始日久失修。虽然路人实际上能自由进出,但在2018与2019年的双十节,亲台团体因业主不允许使用中山公园,被迫退至约160米外的小草坪举行升旗礼。

2019年双十节这一天,香港“反送中”示威仍未平息。当天傍晚,九龙尖沙咀出现一些挥舞青天白日满地红旗的群众,有防暴警察在场拦查路人。后来有示威者把青天白日满地红旗插到尖沙咀警署的围栏上。

2020年双十节,《香港国安法》已颁布,红楼外那块属于政府土地的小草坪已被种上带刺植物日本葵和龙舌兰,据称由业主雇用的一批外籍保安员与试图进入中山公园的20多名群众推搡,包括时任元朗区议会副主席兼海华元朗服务中心主席麦业成。据报道,在红楼外围戒备的警员逐一截查了到场群众。

当天稍后时间,一段数名青年在中山公园自行举行升旗礼的视频在网上流传,片段中所有人脸均被遮挡,上载者为神州青年服务社,是个成立于1977年的亲台团体。BBC中文记者曾尝试联络神州青年服务社代表受访,但一直未获回应。

麦业成是多年来红楼元旦与双十节升旗礼的筹办人,在与《香港国安法》有关的区议员宣誓辞职潮下,被视为民主派议员的他在7月辞任议员,并宣布退出政坛。BBC中文记者于9月中旬向麦业成查询今年会否办双十升旗礼,获告知今年不会办升旗礼和晚会,他也婉拒了BBC中文的采访邀请。

此时,新的“定义”出台了。

9月23日,香港《星岛日报》刊登对香港特区保安局局长邓炳强的专访,邓炳强称双十节可能会出现与《香港国安法》有关的“严重违法情况”。

邓炳强说:“如果你心里真的想将台湾从中国分裂出去,我们一定找到证据,证明你心里所想及你所做的事。”

“任何人有意图想将台湾从中国分裂出去,是严重罪行,你首先要问清楚自己,你有否这个意图,如果你无这个意图,为何要庆祝这个日子呢?”

台湾大陆委员会副主任委员李丽珍当天回应了邓炳强的言论:“中华民国是主权国家,台湾从来不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部分。孙中山先生在1911年揭竿起义,推翻了满清的封建专制,创建了中华民国,革命的过程跟香港的关系很密切,所以香港各界有举办庆祝活动。”

“我们希望港府能够正视历史事实,无需过度解读,而且应该保障民众言论、集会等自由跟权益。”

两天后,邓炳强到一家广播电台受访后会见记者,首次被追问其双十节言论。邓炳强再说:“台湾是中国领土一部分,任何人尝试做任何事去鼓动其他人把台湾从中国分裂出来,都可能违反《香港国安法》。所以任何有关行为都是不应该的。”

事情到此并未结束。9月29日,直属北京政府驻港机关的《大公报》一篇专栏文章说:“台湾是中国领土的一部分,而所谓庆祝‘双十’其实是‘庆祝中华民国国庆’,具有把台湾从中国分裂出去的意图。香港市民应认请庆祝‘双十’的本质,不要参与违法活动。”

接连的警告让亲台团体感到突然与难以理解。李国强对BBC中文说:“香港庆祝双十节其实已经有几十年,就算回归了,也庆祝了20多年了,从来没有人说要是你庆祝双十节就是意图分裂中国。”

“其实我们跟国民党的来往比较密切,还有理念上香港人还是较多支持孙中山的嘛。孙中山是支持统一的嘛。”

“所以说有没有感到委屈,还真是有的。在中国人的地方不能庆祝双十节,我们觉得怎么都讲不通。”

《大公报》这篇署名朱穗怡的文章称,“台当局乱港谋‘独’种种行径仍历历在目”,虽然台湾驻港机构绝大多数派驻人员已在“一中承诺书”风波中撤走,但“但仍有意利用相关团体和人士作为‘代理人’,实现其未竟之政治功能”,质疑这些人是在《香港国安法第43条实施细则》定义下的“台湾政治性组织代理人”。

作为“台湾政治性组织代理人”本身并非罪行,但若国安执法部门认定个人或组织为“代理人”,可引据《实施细则》要求提交文件等审查其是否犯有《香港国安法》所列罪行。拒绝提交文件,或资料虚假、不正确或不完整,则属《实施细则》下的犯罪行为。

自2011年台港互设办事处后,取代中华旅行社的香港台北经济文化办事处——即实际上的陆委会香港办事处——通常是主办单位。BBC中文记者从亲台团体了解到,今年他们一直没有收到酒会请柬,相信已无人操办。

《大公报》文章刊出当天,中国国务院台湾事务办公室发言人朱凤莲首次回应台湾陆委会对邓炳强言论之批评。朱凤莲说:“我们坚定支持香港特区政府依法行政,坚决挫败‘台独’势力乱港谋‘独’的图谋。”

《星岛日报》刊登邓炳强专访当天,多个亲北京团体举办了一场“香港各界纪念辛亥革命110周年大会”,座上客包括中国全国政协副主席梁振英、香港中联办副主任罗永纲、中国中央政府驻香港国安公署副署长孙青野和中国外交部驻港公署副特派员潘云东等。

10月9日,北京举行“纪念辛亥革命110周年大会”,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发表重要讲话”。主持大会的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主席汪洋说,出席这次大会的包括“香港、澳门、台湾有关人士代表”。

习近平的演说称:“‘台独’分裂是祖国统一的最大障碍,是民族复兴的严重隐患。凡是数典忘祖、背叛祖国、分裂国家的人,从来没有好下场,必将遭到人民的唾弃和历史的审判!”

对于外界提出的是否存在“双重标准”的质疑,香港特区保安局在答复BBC中文书面查询时说:“《香港国安法》第20条‘分裂国家’罪所涵盖的分裂国家、破坏国家统一行为,明显包括‘台独’分裂活动或其他非法改变台湾作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部分的法律地位。特区政府会按照特区的法律处理在香港的团体的行为或运作。”

答复同时称:“如果有足够证据证明有团体、组织或人员违反《香港国安法》或香港其他的法律,我们会依法跟进。”

但保安局的书面答复并未回答一些问题,包括中国国民党是否在《香港国安法》下被视为非法组织,香港亲国民党侨团是否已被列为《香港国安法》下的取缔对象等等。

台湾国立政治大学公共行政学系教授苏伟业称,这次对香港庆祝双十节施加“台独”定性只是借题发挥,问题核心是“诛心”。

苏伟业对BBC中文记者说:“我觉得政府在处理任何议题时,都会先划定一些人,无论你做了什么,它都会觉得你动机不纯,居心叵测。”

“你要庆祝,就算你说不是在庆祝中华民国,而是庆祝辛亥革命110周年,很抱歉,因为你个人身份问题,你就是会给标签为搞小动作,因为你是反对派。”

从“反送中”示威到辛亥革命110周年这短短两年间,以“自由侨团”名义自居的亲国民党团体在香港的活动空间急剧收缩,港九工团的李国强总结衰败原因时语带哽咽。

“这个衰败也许由许多因素造成。第一也许是归咎于我们自己,我们右派团体不太壮大,力量不足。第二是政治环境的影响,两岸环境的影响。”

BBC中文曾邀请中国国民党就香港蓝营侨团在《香港国安法》下之处境,以及庆祝双十节被标签为“台独”一事作评论,但直到截稿时仍未收到答复。

过去一年,多个政治光谱上属泛民主派的民间组织在《香港国安法》下相继宣布解散,当中就包括了香港教育专业人员协会(教协)和香港职工会联盟(职工盟)。李国强也感受到一定压力,但他暂时仍觉得港九工团会继续存在。

李国强期盼,像2015年习近平与马英九在新加坡会晤这样的两岸两党首脑接触能再次举行,并希望国民党一方能把香港亲台团体处境提上议程。

李国强说:“广东话有句俗语:‘打狗要看主人脸’,你现在这样用《国安法》来对付我们,收窄我们的空间,国民党看上去也会觉得不是味儿。要是(台湾)岛内有些人再宣传一下:‘你看!这‘一国两制’都走样成什么了?’国民党还能怎样支持下去?怎样跟它(中共)谈下去?”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