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朱立伦回锅国民党主席 学者:亲中标签难撕

台北 —

中国国民党党主席选举周六(9月25日)结果揭晓,由标榜“中道”路线的前新北市市长朱立伦胜出,再一次回锅党魁大位。分析人士认为,朱立伦领导下的国民党,在两岸政策上会采取中间偏温和的路线,这有异于台湾总统蔡英文的中间偏对抗路线。不过,他们说,国民党恐难撕掉“亲中”标签,在美中对抗的大格局下,很可能逐渐走向衰败。

中国国民党第11任党主席选举落幕,曾经在2014年至2016年担任过党主席的朱立伦以85,164票(45.78%的得票率),击败其他三位对手,包括现任党主席江启臣、孙文学校校长张亚中和前彰化县长卓伯源。

现年60岁的朱立伦公职生涯曾任立法委员、桃园县县长、行政院副院长和新北市市长。他在2016年代表国民党参选总统,但大输当时民进党候选人蔡英文308万票,不仅是个人选举生涯的首次败选,也创下2000年总统选举以来,国民党得票数与民进党差距最大的纪录。

**“中国”国民党成票房毒药**

朱立伦周六在胜选后发表感言表示,党内或有不同意见,但透过选举,国民党展现民主政党风范,这是国民党走向开放多元政党的里程碑。他呼吁国民党团结,发挥战力,做“必胜蓝”,以对抗“鸭霸”的民进党。

在两岸路线上,朱立伦强调自己领军下的国民党绝对不会变成附和民进党的小绿,也不会畏惧任何民进党贴上的标签;他说,他上任后要重建两岸交流平台跟沟通管道,在国民党党纲跟党章规范下,进行两岸交流,第一步会先启动民间社会的交流。

在这次选举中被视为“急统派”、且以黑马之姿窜出的学者张亚中曾是朱立伦的劲敌,但最后以6万多张的第二高票败下阵来,显见国民党内支持统一者仍为数不少。张亚中于选后呼吁:“中国国民党是属于所有中华民族的,有责任要结束两岸敌对状态,并创造两岸和平。”他说,当民进党选择“斗”,国民党不可以因为在野就采取“拖”的路线,即使在野也要有勇气解决两岸难题。

国民党自1949年从中国大陆迁徙到台湾后,曾长期在台执政达51年。2000年首次交出政权时,仍保有国会多数。2008年在前主席马英九的带领下重返执政。

然而,近年来台湾本土意识高涨,“反中”、“抗中”风潮席卷民心,一向主张“和陆”、与北京保持友好关系的国民党,成了选举的票房毒药,尤其冠上“中国”的党名也一直被揶揄为外来政党。

2016和2020年的总统大选,国民党不仅两度败北,国会也被民进党拿下多数席次,沦为彻头彻尾的在野党。根据政治大学选举研究中心长期的“台湾民众政党偏好分布”调查,截至2021年6月为止,国民党的支持度已经落后民进党达12.7个百分点。

**选举主轴从对美关系演变为对中关系**

此次国民党的党主席选举走势诡谲,原先各界预料会是朱立伦与现任党主席江启臣的两强对决。朱、江两人都是留美学者,属于国民党内的“知美派”,政见均强调与美国维持良好关系,并要在华盛顿设立“国民党驻美代表处”,他们如何亲美成了选举初期的论述基调。

不过,在9月4日的首场政见发表会之后,主张签署“两岸和平备忘录”的张亚中异军突起,获得了“深蓝”党员的支持,在多项民调与朱立伦不相上下,中国因素反又成为了选举主轴。在第二场辩论会上,朱立伦紧扣张亚中是“统派学者”,并强力抨击其高举的“和平备忘录”不可行。

由于张亚中的主张过于激进,违背台湾社会的主流民意,选举后期朱立伦操作“亡党感”,带动了“弃江保朱”效应,促成党内许多县市首长与民意代表纷纷站出来表态。从朱立伦最后取得接近五成的选票可以证明,“亡党感”与“弃保效应”发酵,奠定了朱立伦的胜利。

**坚守九二共识 亲美和中路线底定**

在两岸主张上,朱立伦遵循国民党传统论述,坚持“九二共识、一中各表”。他说,两岸交流的基础在于“求同存异”和创造性模糊,差异处不能讲得太清楚,未来两岸才能走到“求同尊异”,并更进一步走到“化异求同”。

朱立伦认为,国民党具有两岸交流的基础,要恢复沟通管道并不难,不需要创造“九二共识”以外的新名词;而且根据党纲党章,国民党坚守中华民国民主自由的立场,也捍卫中华民国的宪法。

位于南台湾高雄的中山大学政治系教授廖达琪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朱立伦是国民党内的旧菁英,孰悉党内现有的地方菁英与政治人物,而党内人士也熟悉他的主张,尤其在两岸论述上,朱立伦比张亚中更稳健可靠,因此在张亚中引发的“亡党感”危机下,明年要参选的国民党人都倾向支持朱立伦。

廖达琪认为,朱立伦的亲美色彩也浓厚。虽然国民党传统上较为亲中,但可以预见的是,朱立伦在两岸议题上应会广纳美国的意见,且在对中国的态度上,也不会如张亚中一般激进到要跟中国进行和平谈判。

廖达琪说:“朱立伦等于是蔡英文路线的另一个版本,只是换上蓝色的标志;在两岸极端对抗跟极端友善中,蔡英文算是中间偏对抗,朱立伦算中间偏和缓一些。”

朱立伦于2015年5月4日曾以中国国民党党主席身份在北京会晤中国共产党总书记习近平。廖达琪指出,国共两党间的沟通渠道可能还存在,只是朱立伦最新的两岸主张,北京会不会买帐,仍有待观察。

廖达琪认为,台湾在两岸关系上,自己能拿捏的空间并不大,只能在中美两强间找寻折衷点,或是游移在亲中或亲美的两大极端中。

**学者:图谋2024 朱立伦必往深蓝靠拢**

位于台中的东海大学政治系副教授邱师仪则认为,张亚中崛起后,国民党的组成结构与台湾社会主流民意矛盾的情形已经浮上抬面。即便朱立伦靠着所谓的“中道”,击败了张亚中,但他未来若想要再回锅选总统,在支持者结构的限制下,他势必也得往深蓝靠拢。但这也正是国民党数度输掉选举的原因,因为他们的亲中立场已经背离了台湾人对于民主跟人权的主流坚持。

邱师仪认为,国民党内目前最有实力的总统候选人应是新北市长侯友宜,朱立伦2024年若想选总统,得先削弱侯友宜的战力,那他就势必要吸收韩国瑜、张亚中的残存势力,做一些让蓝营同温层能接受的表态,但这样的表态到了蓝绿对决的战场就死定了。

邱师仪说:“(迎合)这个同温层很爽对不对?但是到了选举就会死翘翘;朱立伦是放血而死,张亚中是马上颈动脉破裂而死。都是死,只是一个快、一个慢。”

邱师仪总结国民党主席选情指出,很遗憾四位候选人都未触及中国民主化的问题,就直接大谈两岸的未来。他说:“以前马英九讲过,反共是反什么?就是反共产主义的威权,台湾还是有一块人在乎中国是不是能变成一个像样的大国。可是国民党身为最大在野党,不敢讲这个事情,你就直接先跳到和平,害怕打仗多于保障民主。”

他预测,2022年的地方选举,两岸议题会提前开打。民进党的疫苗政策虽失民心,大内宣的操作也让民众感到厌恶,但为了打选战,届时势必会操作最拿手的两岸议题。

廖达琪也认为,绿营在明年的地方选举必定操作两岸议题,但朱立伦会选择避开民进党设定的战场,因为这对国民党太不利。不过,她说,如果国民党明年能保住现在执政的14个县市,甚至多拿下一、两个县市,就能站稳脚步,并奠立朱立伦于2024年挑战总统宝座的基础。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