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专栏 | 西藏纵览:藏族学校被关闭学生无家可归;藏人保护藏语遭打压

今年七月,中国政府关闭了青海一所藏族学校,导致许多学生无家可归。此外,甘孜藏族自治州因争取语言权力而被关押的藏人,被剥夺了适当的食物和医疗服务,许多人正处于不健康的状态。另据西藏之声的报道,数个联合国独立人权小组近期发布一封公开信,对中共任意拘留和违法审判的行为表达关切,同时呼吁中共当局透露被强迫失踪藏人政治犯的下落。本期节目中,我们就一起来了解这些情况,相关人士的谈话由安克录音。

西藏消息人士称,中国西北部青海省一个藏族县的当局,关闭了一所藏人经营的私立学校,迫使一些学生进入公立学校,但让其他没有家庭的学生自谋生路。此举是在中国当局于全地区范围内推动关闭宣传西藏文化和提供藏语课堂教学的学校之际做出的。

位于果洛藏族自治州达日县的狮龙宫殿学校于 7 月 8 日在没有任何解释的情况下关闭,原因是全地区对弘扬西藏文化和提供藏语教学的学校进行了打压,消息来源说,该校主要以藏语教学,提供藏族语言文化学习,遭勒令关闭是政治事件。

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流亡藏人,援引在达日县的消息来源告诉自由亚洲电台说, “然而,那些孤儿学生现在无处可去,无人照看。并且对在狮龙宫殿学校任教的老师施加了巨大的限制,以防止他们帮助孤儿学生。”

据了解,当局下令关闭狮龙宫殿学校,要求所有学生到政府管理的学校就读,引发了当地民众的不满。也有观察人士认为,今年 5 月中共颁布的《民办教育促进法》修正案,导致越来越多的中国民办学校业主被迫将学校转让给国家。

消息人士说,曾就读于狮龙宫殿学校的达日县的学生,现在被分成不同的群体,分别送到不同的学校学习,而从四川德格、扎楚、庆楚等地区来到狮龙宫殿学校的学生,则很难找到合适的学校就读。

狮龙宫殿学校关闭近一个月后,中国当局逮捕了其任职时间最长的教师之一仁钦吉,指控她煽动分裂国家,这一指控经常加诸于藏人。

总部位于伦敦的自由西藏在 8 月 10 日的一份报告中说,仁钦吉于 8 月 1 日被捕,并被带到青海省首府西宁拘留。

一位住在该地区的藏人也出于安全原因不愿透露姓名,他说,果洛的其他提供中国政府规定以外课程的学校现在已被警告,它们也可能被关闭。他说,

“随着狮龙宫殿学校的关闭,当局还告诉该地区的许多私立学校,他们最终可能会被关闭。” ”消息人士说,并补充说,

“果洛拉加吉美坚赞民族职业学校和果洛塔扎克私立孤儿院等学校一直受到中国政府的监视,”消息人士说,并补充说,“目前,他们还没有被告知必须关闭,但你永远不会知道像这样的学校未来会是怎样。”

消息人士在早些时候的报道中告诉自由亚洲电台,邻近的四川当局,今年也开始关闭提供藏语课程的私人藏族学校,迫使学生转而去公立学校,在那里他们将完全用汉语授课。

此举旨在统一教科书和教材的使用,但受影响儿童的父母和其他当地藏人对强加的要求感到担忧,他们表示让年轻的藏人远离自己的文化和语言,将对未来产生严重的负面影响。

消息人士称,语言权利已成为近年来藏人努力维护民族认同的一个特别关注点,寺院和城镇中非正式组织的语言课程被视为“非法社团”,教师被拘留和逮捕。

据西藏观察英文网报道:“中国正在通过限制藏人在学校学习藏文和接受藏文教学的空间,实施根除藏语言的政策,摧毁西藏国家和民族”。据报道,境内藏人对这种贬低藏语言的做法感到担忧,因为这是将西藏彻底中国化的政策。

除此以外,据西藏消息人士称,自 8 月以来,在四川甘孜州被中国警方拘留的一百多名藏人,除4人获释之外,其他人至今仍被拘留,除了无法获得适当的食物、衣服和医疗服务外,还饱受中共的强制思想灌输和审问,以及遭到中共军警的殴打,导致许多人身体状况不佳甚至病倒。

消息人士称,在当局打击语言权利和藏有被禁的西藏精神领袖达赖喇嘛图像的情况下,过去数周内,至少有 121 名甘孜州石渠县温波镇的居民被捕。

一名流亡藏人引述当地消息来源告诉自由亚洲电台,其中许多人是当地促进使用藏语的团体的成员,现在在政府命令下被汉语取代,作为当地学校课堂教学的唯一媒介。要求匿名的自由亚洲电台消息人士说,

“虽然有许多团体致力于保护藏语,但中国当局这次主要集中在其中一个团体,即藏语保护协会”。

消息人士表示,中国政府现在正在大幅减少藏人用他们自己的语言接受教育的机会,并补充说,这导致藏人抵制这些企图,因此我们看到许多语言权利活动人士被压制和逮捕。

消息人士指出,在最近的镇压中被捕的藏人,在拘留期间,被剥夺了适当的食物和衣服,使许多人处于不健康的状态。他说,

“他们每天也受到审讯,并在监狱接受政治再教育。其中一名被拘留者是一位名叫嘎珍的妇女,她因涉嫌接触流亡藏人而被捕,在她突然生病后被拒绝就医。地方当局没有向她提供她接受治疗所需的医疗登记表。”

消息人士在早前的报道中告诉自由亚洲电台,在 2008 年西藏地区发生广泛抗议后,温波寺已经受到严格限制,2012 年,当僧侣拒绝在寺院的屋顶上悬挂中国国旗时,温波寺受到了警方更多的审查。

另据西藏之声的报道,联合国非自愿和强迫失踪问题工作组、联合国任意拘留问题工作组,以及少数民族问题和宗教或信仰自由问题特别报告员,联署致函中共,针对藏人政治犯仁青持真和果•喜饶嘉措遭”任意拘留和强迫失踪 “的案件表示严重关切。

专家们尤其对中共任意进行隔离拘留、不公开的审判、不明指控和强迫失踪等违法行为表示担忧,批评这是一个极端的镇压模式。 他们援引中共在国际人权法下的义务,敦促中共透露失踪藏人的下落和公布逮捕和拘留的证明。援藏组织成员表示,长期隔离拘留意味着遭受酷刑的可能,这是一个严重的风险。

国际声援西藏运动(ICT)德国分部主任凯.穆勒表示,强烈欢迎联合国专家对中国政府的公开信。仁青持真和果.喜饶嘉措只因为行使应有的言论和思想自由而遭拘留,从该案件我们可以看出中共的镇压模式。

他进一步表示,早在今年年初,另两民藏人因被酷刑虐待,分别在服刑期间和出狱后离世。他敦促国际社会、各国政府和议会公开关注仁青持真和果.喜饶嘉措在内的其他被迫失踪的藏人政治犯,并认真考虑与中国政府间的关系。

据西藏新闻社的报道,西藏安多阿坝著名作家僧人果·喜饶嘉措,于二零二零年10月26日在四川成都市遭当地政府秘密拘捕。当局随后要求他的家属和亲友对外界封锁相关消息。因此,他被当局拘押的消息在五个月后才被外界得知。 然而,由于当前中共当局严格封锁西藏境内的通讯渠道,无法获悉任何有关他的近况和下落。他的亲友们都希望他能尽快获释,外界对他的身体状况等感到担忧。

果·喜饶嘉措长期从事维护藏传佛教和西藏传统文化等事宜的僧人。曾出版过多本关于藏传佛教的哲学、西藏的传统和文化方面的书籍,深受年轻一代藏人的爱戴。

在他被中共当局拘留之前,果·喜饶嘉措在寺院中倡导学术自由的工作。并撰文批判中共当局对西藏僧人实施压制政策,呼吁当局听取藏人僧俗民众的诉求。因此,他多次被中共当局拘留和监禁,并被迫离开寺院。

此外,四川省阿坝县哇尔玛乡郎依寺29岁的僧人仁青持真,在2008年西藏三区爆发抗议中共暴政的运动后,他开始通过微信和名为“对西藏的疑惑”的个人网站表达自己的观点。2018年,当地公安局两次警告他不要在网上发表批评中国政策的言论。并受到当地警方的严密监控。

2019年8月1日仁青持真被阿坝县的公安人员强行带走。随后下落不明。2020年3月,中共当局在未经审判的情况下判处仁青持真有期徒刑4年零6个月。截至目前,外界仍无法获悉仁青持真的身体状况等消息,抑或是对他的指控。由于仁青持真至今无法和家人及律师取得联系,他的健康状况令人深感关切。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