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专题] 抢救600名窘困境外生 修女急盼国人捐3种物资 - 210915-29

台北圣多福天主堂修女阮红艳已在台20多年,她从去年起发现,有些境外生因被仲介蒙骗、学校无意中忽略,或受疫情无法打工等原因,导致生活陷入困境,甚至出现一碗白饭泡水分两餐吃的情况,阮红艳于是为这群异乡游子募集粮食物资,1年多来,平均每月帮助600多名学生,已累计7千多人次。阮红艳说,平时最缺的是肉品、青菜和水果,适逢中秋到来,如果有民众收到过多的月饼,也欢迎提供给他们,让孩子能在台温馨过节。

同容:‘(原音)台湾的人们很亲切,人们都是很热情,修女像妈妈、神父像爸爸,每一次来这里,都是觉得在回家看爸爸、妈妈这样。’这天下午,来台就读国贸系的越南学生同容和几位同学,来到位于台北市中山北路三段上的圣多福天主堂,和修女阮红艳话家常,离去前,阮红艳拿给他们好几袋物资,要让他们带回学校给有需要的外籍同学。

**来台求学变调 有急难也领不到救助金**

阮红艳表示,圣多福天主堂本来主要协助外籍移工和渔工朋友,去年6月,她接到外籍生打来求救的电话,表示被仲介蒙骗说能以旅游签证来台半工半读,结果到了台湾才知道根本不是这样,她去问学校,学校则认为这是学生和仲介之间的问题,由于有学生还是借钱来到台湾,所以连三餐温饱都成问题。

阮红艳说,她后来观察到有些学校即使有设立急难救助金,但就是有少部分学生会因为不符救助条件等原因,以致于得不到即时援助;她也发现,就读新南向国际学生产学合作专班的学生在疫情期间影响更大,因为无法正常实习和工读,濒临断炊。

阮红艳:‘(原音)我问学生说,从那时候有没有学校照顾到你们,或者是给你们什么的帮助,从COVID-19,他说没有,只有一次好像每个人1个、2个泡面,还有2个罐头,就那次就完了。到现在也是一样,有一些人是生病或者是突然去工作什么受伤,有没有补助给他们,他们是说他们不是补助的对象在里面,所以很多的一些问题在那边。’

为了给予这群学子最立即性的帮助,圣多福天主堂从去年8月起开始向外界募集各项物资,修女说,各界主要捐助白米、罐头、泡面、油、糖、盐等民生物资,原本是开放各校外籍生直接来天主堂领取,到了三级警戒期间,改为他们直接送去学生住的地方。

阮红艳指出,统计到9月上旬,平均每个月帮助600多名孩子,主要来自越南、印尼、马来西亚、菲律宾等东南亚及非洲等国,当中以越南学生较多,就读的大学分布在北、中、南等7所学校,日前还有2所学校校长主动打给她,希望结合圣多福募集到的物资,给校内外籍生更好的照顾。

阮红艳:‘(原音)让他们感觉到我在这边也有家人,不是只有我们在这边有神父、修女帮忙,但是他们来这边也是感受到那种家人的爱。’

圣多福天主堂至今坚持收物资,但不收捐款,因为阮红艳认为,如果选择直接发钱,能帮助到的孩子有限,而且发完就结束了;但是发放物资,将产生彼此间的互动,不仅能适时和这些学生心灵交谈,她还会教他们煮东西。阮红艳:‘(原音)就身心灵完全都照顾到他们这样子,不是给钱就完了。’

阮红艳平时还会带领一些学生制作便当,到龙山寺、台北车站一带,发放给游民,让学生们体认自己随时也能有助人的能力,同时体会“施比受有福”的真谛。越南学生曾黄兴表示,修女还曾带他去外籍渔工工作的地方,送给他们冬衣。曾黄兴:‘(原音)渔工会做饭让我们吃,觉得很温暖。’

**从不信到深信 最佳志工看见修女的好**

协助修女架设物资募集网页平台的台湾家长教育联盟理事张育憬,回想最早认识阮红艳的过程,自己都觉得很有趣。阮红艳:‘(原音)其实一开始,我也是半信半疑,因为其实对我而言,因为我不是天主教友,然后我自己其实是佛教徒,那时候我就很想说“这个是真的吗”,还是又是一个那种假爱心来做诈骗的,我其实是去那边,亲自送物资到那边,藉著这个机会跟修女聊天嘛,然后聊聊之后,就觉得“哇!这个人就全身充满了那种使命感”,我其实真的是因为当时跟她见面聊天,才让我觉得说,也许我可以相信她,完全是因为她的那种人格特质,后来回去之后,开始觉得说我要怎么帮她。’

张育憬说,阮红艳总是挂满笑容,而且每天从清晨4点半起床后,一路忙到晚上10、11点,却没有听过她抱怨,根本就像个超人。张育憬:‘(原音)那时候6月底、7月疫情比较严峻的时候,那时候因为学生都不能来天主堂领物资,都是修女跟神父开车送,我那时候就很担心说,她这样会不会精神不继、疲劳驾驶,然后她就很开心的跟我说,“不会啊!我在开车的时候,我都觉得很开心,因为我车上载满了爱,然后我要把这些台湾的爸爸、妈妈的爱送给这些学生,所以我一路上都很兴奋的在唱歌”,然后我当时听了觉得这个人真的是全身充满使命感,我的脑海中想像的是那个画面,如果你是在画那种动漫,你就会把它画成都是那个能量、都是爱,每一样哪怕一小罐八宝粥,或是一罐绿豆汤,或是一包泡面,感觉好像都是那种“大力水手”菠菜罐的那种感觉。’

张育憬日前也向台湾家长教育联盟理事长黄聪智提议,一同来协助这些需要帮助的境外生,黄聪智后来动员人脉,筹募到新台币10万4千元,再添购各种物品,并分两次送达天主堂,总共有480罐肉酱罐头、300包冷冻鸡胸肉、300公斤冷冻蔬菜、504盒即食调理包、3千份蔬菜及5,040颗鸡蛋等。黄聪智:‘(原音)我从狮子会这边募集了大概2、3万块,再加上理、监事,响应非常热络,本来设定只有5万块的物资,结果募到的款项超过10万块左右。’

黄聪智也指出,会有境外生在台湾陷入这样的困境,教育部真的需要正视。黄聪智:‘(原音)这个境外生所属学校有没有去针对指引去落实,而且好好的去处理去做,这一块教育部可能就是要有个回报的机制,要来检核到底有没有做。’

**教长要求学校实质协助 修女提点境外生家长**

对此,教育部长潘文忠除了提醒各校要实质协助到每一位学生,也特别指出,设有新南向产学合作国际专班的大专校院,教育部都有补助开班费用,所以学校都会给学生第一学年免学费的补助,但面对这波疫情,各校务必要给专班学生更细致的照顾,教育部将持续和学校保持密切联系。

潘文忠:‘(原音)这波疫情请学校能够来紧急针对侨外生在生活或学习上有困顿的学生,能够提供紧急纾困,还有急难救助,这当中也请学校能够来安排境外同学有校内工读的机会,也提供校内住宿优惠,甚至免费餐费等生活需要的物资,透过相关募捐款项协助学生,提醒学校对于因为有部分境外新南向产携专班,因为疫情没有办法工读,也请学校能够在学杂费进行分期缴款或延长分期付款,都希望能够在比较困难的阶段里面,让境外同学有比较缓冲的时间,免得增加更大的困难。’

阮红艳则认为,有招收外籍生的学校应该要告诉这些学生,到了台湾会遇到哪些生活难题,不能只打出好听、好看的宣传广告;她说,很多境外生觉得台湾很温暖,但也有学生告诉她,如果可以重新选择,绝对不会来台就学,有孩子是来台几个月后,就决定回国,还因为没钱,由她来帮忙买机票让他们返乡。

修女也提醒家长,要协助孩子了解来台就读的学校,除了上学校网站,也能注意相关的新闻报导,并帮孩子设想到国外求学可能会遇到的状况,但绝对不能以家中生计为前提,要孩子来台半工半读,这样就很容易被仲介“牵著鼻子走”。阮红艳:‘(原音)你们小孩来这边读书,是真的他们读书,不是去赚钱,有一些父母也不能说靠这个小孩,记得他的目标来这边是做什么,不是说来赚钱,如果真的让他赚钱,就去工作吧。’

来自越南的阮红艳已经在台超过20年,她希望台湾民众能够多多上物资募集平台(https://forms.gle/9Q8mu4RRDr3AJacEA),帮助这些境外生,无论量大量小都可以,因为有持续性的协助更是关键,现阶段白米还很多,比较欠缺肉品、青菜和水果。阮红艳:‘(原音)不管是什么东西,我们都是会接受这样子的,我们自己会处理,因为学生真的很多,就500、600个,所以你就送来,其实有时候东西也不够,所以我们有时候要等一个礼拜有足够了,我们就送出去。’

台湾人的爱心世界出名,在疫情期间更是享誉国际,但别忘了还有这一群正在台湾的境外生,需要大家伸出援手。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