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香港保安局长批囚犯以朱古力等物资危害国安 囚权组织石墙花宣布解散

香港 —

香港保安局局长邓炳强上星期三会见传媒时指控,有在囚人士与外界企图在监狱建立势力从而危害中国国家安全。

邓炳强表示,有组织垄断监狱物品供应,以敛财并在监房制造特权,他批评有在囚人士以朱古力及发夹等物资,招揽追随者,令他们憎恨香港或北京中央政府,从而危害中国国家安全。

事件发酵约一星期后,由前立法会议员邵家臻创立的囚权组织“石墙花”星期二宣布解散,邵家臻没有回应解散的决定是否受到政治压力。

有学生组织表示,仍会继续关注在囚人士权利,质疑为何当局认为零食、发夹这些小小的物资都会危害中国国家安全。

2019年香港反送中运动爆发大规模街头示威,加上2020年6月30日实施《港区国安法》后,警方多次进行大搜捕,大批示威者及民主派人士被捕入狱及还柙。

**惩教署长指袁嘉蔚在狱中招揽追随者**

据香港网媒《立场新闻》报道,涉及国安法的案件,有76%的被告不获保释,部份被告例如人民力量副主席谭得志,甚至已被还押超过1年,民主派初选47人案,30多名被告已被还柙超过半年。

管理监狱的香港惩教署署长胡英明星期日(9月12日)在《南华早报》刊登的专访中,提及47人案其中一名被还柙的被告、前南区区议员袁嘉蔚。

胡英明表示,当袁嘉蔚8月就去年六四未经批准集结案刑满后,被带返看守所收柙时,大约有5名囚犯跟她拥抱,并在牢房里举起自制的纸牌欢迎她回来,胡英明形容,袁嘉蔚有如受到“英雄式的欢迎”,他认为这此举动超出了单纯友谊的表现,更加证明其他囚犯已受到袁嘉蔚的影响,并潜意识地追随着她。

**曾出动“黑豹部队”平息监狱集体行动**

胡英明表示,这是前所未见的,团伙就是这样开始的,就像恐怖组织招揽追随者。他们会帮助在囚人士在狱中“耍花招”,“然后出狱后就跟随你”。胡英明表示,这些情况有如“三合会”,一开始不会做思想传播,但招揽和照顾在囚人之后,他们就会开始教育追随者,宣扬自己的思想。

胡英明强调,需要停止有关行为,否则会危害到中国国家安全,他又表示,不单要在萌芽时竭止,更要防止有关人士播下种籽。

惩教署表示,近日在袁嘉蔚被还柙的罗湖惩教所,其中一个工作地点进行突击搜查时,发现目标人物与其他5人藏有违禁品,随即对她采纪律行动,引发当日下午18名在囚人士集体要求管方取消对6人的纪律检控,最终惩教署要出动被称为“黑豹部队”的特别小组处理,惩教署长胡英明更亲自到场指挥。

**邓炳强指有人企图在监房延续抗争**

保安局局长邓炳强上星期三(9月8日)会见传媒时指控,有在囚人士与外界企图在监狱建立势力从而危害中国国家安全。他提出5大指控,包括利用议员、神职人员等身分的人士,探访一些与危害国安有关及曾经与参加社运的在囚者,通风报信,企图在监房里面延续抗争,甚至散播危害中国国家安全的种子。

邓炳强说:“这些人他们会利用很多不同的身份,包括一些神职人员、包括一些议员,或者包括一些其他人的身份,就去探访,就是探访这些是同危害国家安全有关、同‘黑暴’有关的人,从而将这些讯息是周围传递,是做出一个通风报讯的行为。”

**批囚犯以朱古力等物资危害国安**

邓炳强表示,有组织垄断监狱物品供应,以敛财并在监房制造特权,他批评有在囚人士以巧克力及发夹等物资,招揽追随者,利用这些特权,令他们憎恨香港或北京中央政府,从而危害中国国家安全。

邓炳强说:“另外亦都系制造‘特权’,在监房入面制造‘特权’,好多人可能觉得奇怪,哗,‘渠(她)多个顶夹(发夹)啫’、‘多一粒朱古力(巧克力)啫’,有什么大问题呀﹖这些在我们日常生活中毫不起眼的东西,在监狱里面就是代表一个‘特权’,很多人就是透过可以运一些这样的东西进去(监狱),收取这些东西从而是这些物品变为一个‘特权’,在(监狱)里面就会招揽一些它的追随者,从而利用它这些‘特权’,成立这些影响力,令到在监狱里面的人受到影响,从而更加憎恨政府,憎恨香港政府以及可能憎恨(北京)中央政府,从而危害国家安全。”

**囚权组织石墙花宣布解散**

事件发酵约一星期后,由前立法会议员邵家臻创立的囚权组织“石墙花”星期二(9月14日)宣布解散。 “石墙花”在社交网站发声明表示,苦苦经营了9个月,今天要宣布正式结束了。就算最终被压碎,但之前换来的时间也是值得的。

邵家臻接受传媒访问表示,解散是星期日(9月12日)晚上全部员工商议后的决定,当天“发生了一些事”,但不便透露,他强调“最紧要人无事”。

邵家臻说:“花开花落有时尽、相逢相聚本无意。香港人‘保住条命最紧要’(保存生命最重要),‘最紧要人无事’(最重要人没事)。

邵家臻强调,石墙花成立9月个月以来,每一步都步步为营地,为在囚人士及家属进行人道支援,他没有回应解散的决定是否受到政治压力。

邵家臻说:“我们原本就是想做一个最卑微的工作,就是送一杯凉水,给在囚家属以及在囚人士,可惜这一杯水可能到现在来讲都已经‘太热’。”

记者问:“是不是因为政治压力,还是本身有些问题(而解散石墙花)﹖”

邵家臻说:“我们不多讲的了,对不起,这些‘大家心照’、‘大家心里有数’。”

**张超雄批邓炳强朱古力危害国安论是笑话**

经常到监狱探访的工党前立法会议员张超雄接受美国之音访问表示,邓炳强指在囚人士利用朱古力及发夹等物资,危害中国国家安全的言论,他认为“简直是笑话”。

张超雄说:“邓炳强那些言论就‘简直是笑话’来的,即是如果几粒朱古力(巧克力),或者发夹就可以危害到国家安全的,就可以拉到这么远的,这样都没什么东西危害不到国家安全。即是在监狱里面,其实真的很多人没什么机会有人探(访)的,这样它(在囚人士)可能真的、因为监狱里面那些规矩很严格,你有时会储多了一点点物资在手上,而这些物资不是说是一些违禁品来的,这些不是毒品啊,这些是‘M&M’朱古力(巧克力)而已,它(在囚人士)可能要‘悭啲嚟食’(省着吃),因为很久不会有人去探(访)它,这样它就首先储了一些可能被认为过量储的,所谓过量的,即是可能几包朱古力(巧克力),可能已经过量的了。”

**忧当局部署收紧政治犯探监等措施**

张超雄表示,如果有在囚人士憎恨香港政府或者北京中央政府,他认为往往是由于政治打压的措施引起,张超雄担心,当局高调指控在囚人士涉嫌危害中国国家安全,可能是部署收紧对一些政治犯的探监,以及外界对在囚人士的人道支援。

张超雄说:“即是怎可能会成为一个制造这个‘憎恨政府’的一种看法,然后就跟着就影响国家安全﹖这个‘憎恨政府’其实往往就是由它们那些官员,这些政治打压的措施去造成,就不是那两粒朱古力(巧克力),它们(官员)是‘打横嚟讲’(不讲道理)。我相信它们现在这些做法,都是显示、即是它可能在这些方面,即是无论探访、即是探监,或者是一些人道支援方面,或者一些物资方面,可能对于一些政治犯有进一步的打压,或者对于在囚人士那个人道的对待,有进一步的收紧。我相信它现在做这些事情,是为了日后那些更加严厉的措施,是做一个‘前奏’。”

**学生组织不放弃协助在囚人士及家属**

关注囚权的学生组织贤学思政召集人王逸战接受美国之音访问表示,得知石墙花宣布解散,他感到愕然,因为石墙花是一个服务在囚人士及家属的正规机构,质疑当局将在囚人士的零食等物资,升高到危害中国国家安全的层面,不过,他强调不会放弃协助在囚人士及家属的工作。

王逸战说:“因为我见(到)其实石墙花是一个注册的公司,它是一个很正规途径去营运(整)件事(支援在囚人士及家属),而它所做的一些服务、一些辅导,全部都是一些最基本的人权,以及真的是提供一些朱古力(巧克力),或者一些即是一些小食(零食),给一些(在囚人士)家属,其实如果这样都要解散,我就觉得、其实我想会不会真的在这个政权眼中,其实一包朱古力(巧克力),或者是一包鱿鱼丝,这样都可以颠覆到整个国家呢﹖即是我见到这个讯息(石墙花解散),其实都觉得很愕然,以及我见到这件事的时候,我就想其实现在,即是我们(贤学思政)其实更加应该尽力而为,即是我们还可以继续营运,有自由之身生存到的时候,我们尽力去做所有我们可以做到的事情。”

**贤学思政指有心理准备解散仍尽力而为**

记者问及,教协、民阵、6-12人道基金以及石墙花等公民社会组织,最近一个月在当局以国安法的压力下相继解散,贤学思政会否担心成为当局下一个针对的目标﹖

王逸战表示,有心理准备可能会解散,不过,在目前有限的空间当中,他们仍然会坚持下去。

王逸战说:“我觉得这个我不担心的,因为所有应该来的东西,我们都需要坦然面对,即是我们既然选择了‘企出嚟’(站出来),就应该‘则安之’的,我们站出来就已经有这个心理的准备了,接下来我们都会去、下星期都会开街站,我们都想无论是开街站,讲一些社会议题,或者关于在囚‘手足’(抗争者)的权益,可能让一些抗争者寄卖;怎样都好,我们都要尽力去做,这样到现在这一刻,我们都未解散之前,我们都尽力而为,即是我不敢说我们还可以坚持多久,但是在这个有限的空间当中,在这个有限的时间当中,我们就会一直继续去做,尽力而为。”

**市民批香港变得荒谬仍坚持毋忘初心**

化名陈太的香港市民接受美国之音访问表示,2019年爆发反送中运动之后,她一直支持年轻人争取民主自由,亦有捐钱给6-12人道基金及石墙花,对于这两个组织在当局的压力下被逼解散,陈太激动落泪,不知道日后还有什么途径,可以支援因为参与社运而入狱的年青人,她批评当局的清算行动很荒谬,但仍坚持毋忘初心。

陈太说:“很荒谬,我们‘真香港人’看在眼里,清楚知道发生什么事情。但是好像没有力量去做任何事,但是我不会放弃,毋忘初心,我一定会坚持下去,帮到多少就帮多少。”

60岁的陈太表示,她在香港土生土长,从来没有想过香港会变成今天这样,有这么多为了争取民主自由的年青人入狱,甚至有大批民主派人士因国安法被检控,未审先囚,她认为一切都很荒谬。

陈太说:“但是最惨是我们担心,但是我们又做不到事情,即是那些(民主派)初选那些人,以及‘快必’(谭得志)、(网台节目主持人)杰斯那些,哎呀,无能为力呀,真的﹗即是很冤枉啊觉得好像,未判就先监禁,总之一切都是很荒谬,令到我觉得这个都不像是香港,我在香港60年,即是我觉得很荒谬啊现在变到。”

对于是否担心石墙花解散之后,在囚人士难再得以支援,创办人邵家臻没有回应传媒提问,至于有什么说话向在囚人士及亲友寄语,他表示,“眼泪真的是我们的最大共同语言,最重要的就是所有人安全”。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