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新州疫情恶化:悉尼华人放弃辉瑞疫苗 改打阿斯利康

65岁的悉尼华人居民李桂梅一直以来只想接种辉瑞新冠疫苗,但一次偶然的线上讲座令她打消了这个念头。

最近,她和老伴均在一间社区疫苗接种中心打了阿斯利康疫苗。

“我原先对阿斯利康特别拒绝,”李桂梅告诉ABC中文。

“因为听过很多报道,也有很多人传说打了之后副作用特别大。

“我有很多基础病,所以特别害怕有血栓的形成,所以根本就没想打。”

今年早些时候,澳大利亚国内出现过有关阿斯利康疫苗引发罕见血栓症的报道。联邦卫生厅六月的数据显示,每一百万人中可能有四至六人出现该症状——其中大部分人可以医治。

由于这种罕见的血栓症的死亡率为3%,联邦及各州卫生部和医学专家不断强调民众无需对这款疫苗抱有恐惧心理,即使是出现罕见血栓症的几率也是微乎其微。

据了解,罕见的血栓症状或“血栓形成伴血小板减少综合症”(Thrombosis with thrombocytopenia syndrome,TTS)与普通的血栓不同。罕见血栓症是由人体的免疫系统对疫苗的反应所引起的,通常接种后四至20天内出现。

在接种阿斯利康前,家庭医生或护士有义务向接种人解释该症状,并告知如何观察症状及求医等信息。

李桂梅来自东北吉林,移民澳大利亚已有十年,现居住在悉尼华人聚集区好事围市。月初参加了由澳大利亚中国医师联合会主办的线上疫苗讲座后,李桂梅找到了答案。

“通过讲座我知道,不打疫苗的死亡率、感染率远远高于打了疫苗之后得血栓的几率,”李桂梅说。

“我这么一认识,我说那还得要去打。”

在这场讲座中,四位华裔背景的医生为市民解答了有关阿斯利康的接种必要性、有效性、副作用及分析临床数据。有约四千人同时在线观看。

现年61岁的好事围市民李晓莉原本也想打辉瑞疫苗,但最后还是接种了阿斯利康疫苗。李晓莉说,最初她之所以想打辉瑞,是由于两个月前悉尼的疫情很平稳,基本没有社区传播。

“我当时是听了一位家庭医生的讲座后,第二天就去打了疫苗,毫不犹豫,”李晓莉告诉ABC中文。

“心态上有一个很大的转变。”

李晓莉说,原本她预约了六月底打辉瑞,但在六月中旬接种政策出现了改变。当时,澳大利亚联邦政府要求60岁以上人群接种阿斯利康,将辉瑞的接种人群年龄段调整为16至59岁。

鉴于新南威尔士州日益恶化的德尔塔病毒株爆发,澳大利亚免疫技术咨询小组(Australian Technical Advisory Group on Immunisations,ATAGI)于7月24日建议,所有悉尼成年人应“强烈考虑"接种任何一款现有疫苗,包括阿斯利康。

昆士兰大学疫苗专家许志平(Gordon Xu)教授告诉ABC中文,他认为学者进行的疫苗知识普及工作填补了卫生部门宣传工作中的漏洞,同时促进了社区人士对疫苗心态的转变。

“我做过多次新冠疫苗的讲座分享,其实辉瑞和阿斯利康疫苗的严重副作用比例都很低,甚至低于驾车一年的意外道路死亡率,”他说。

“安全性都相当高。”

许志平教授认为,政府在早期疫苗推广工作中“未能很好地引导民众认识疫苗的优势和控制疫情的重要性”;同时,民众的误解主要来源于被“片面夸大”的疫苗副作用信息。

李晓莉认为,此前社区一些人士对疫苗的抵触心理可能是受到关于阿斯利康的负面新闻的影响。

“那个时候疫苗的副作用好像有点被媒体放大化了,”她补充道,日常获取的主要信息来源于微信。

“大家总觉得,国门封着,即使回中国还要申请豁免,所以大家觉得我干嘛要打这个疫苗呢?想想没这个必要。”

但是,今年六月德尔塔变种毒株的蔓延打破了新州数月来的社区“零传播”记录,也击溃了被誉为“黄金标准”的新州疫情追踪系统。

新州的疫情连日来屡创新高,周日报告的新增病例数超过去年一月以来全国任何州或领地的单日新增纪录。

为了应对疫情,新州州长格拉迪斯·贝雷吉克利安(Gladys Berejiklian)不仅封锁了新州全境,而且在12个地方政府行政区实施宵禁。

贝雷吉克利安州长呼吁民众尽快接种疫苗,并坚持鼓励民众预约接种阿斯利康疫苗,而不是继续等待辉瑞。同样,维多利亚州长丹尼尔·安德鲁斯(Daniel Andrews)亦鼓励维州民众接种疫苗。安德鲁斯在周六表示,现在就能打上的就是最好的疫苗。

李晓莉说,随着疫情数字屡创新高,再加上政府的宣传,她和身边的一些人基本上都放下了顾虑。

“感染病毒的风险系数和打疫苗之后百万分之一的血栓可能性之间差距太大,如果不打疫苗,就等于零防疫嘛,”她说。

为应对热点地区疫情,新州卫生部已在八个市政府辖区设有18个免预约并配有多语言服务的阿斯利康疫苗社区接种中心,这些服务均免费提供给市民。

其中一间接种中心位于乔治河市的好事围娱乐中心(Entertainment Centre),这里也是李桂梅打疫苗的地方。

李桂梅说,整个接种过程很简单,有语言障碍也不是问题——因为现场有讲中文的医护工作者为市民答疑解问。

“有一个工作人员会讲中文,就简单跟我们沟通一下,之后就填表,这还没问题,”李桂梅回忆道。

“但医生护士都讲英文,她们会问过敏史、病史等一系列很细的问题,我俩就听不懂了。

“后来,他们就用手机在线翻译,在手机上打出来英文的话,一下显出来中文的话,一条一条这样问我俩。”

李桂梅说,夫妻俩打疫苗后均出现乏力和低烧的症状,并在两日后恢复正常。

李晓莉则表示自己很“幸运”,在家庭医生处接种后除了手臂出现酸胀外没有出现任何副作用。

医疗建议显示,阿斯利康和辉瑞疫苗接种后均有可能出现发烧、肌肉酸疼和头疼等副作用。而这些症状一般最多持续两天,民众无需担心不严重或自行消失的症状。

新州的阿斯利康社区疫苗接种点是由新州卫生厅和各地市政府联合运营的。

乔治河市政府议员刘娜心(Nancy Liu)告诉ABC中文,好事围市的免预约社区接种中心从8月6日启动以来,已经施打了超过2500支阿斯利康疫苗。

除了工作日每天早上10点至下午4点开放以外,上周日,中心还加开了一天为建筑业工人或工作日没空接种的市民服务。

其中,不乏持临时签证或没有医保卡(Medicare)的市民前来接种。

刘娜心市议员说,对于没有医保卡或者不使用政府网站MyGov系统的市民,现场医务人员提供了一些临时的方案,包括对疫苗同意书进行拍照、对录入病人资料的电脑屏幕进行截图等。

她强调,允许政府方面登记免疫接种记录是被接种人的责任,这项手续同样有工作人员在现场提供协助。

“这是我们现场提供的暂时的、也是最快捷的处理方式,帮助市民拿到第一手接种证明,”刘娜心议员说。

“我理解很多社区人士拿到这个后就要跟他们的雇主去证明。

“当然不是最终的解决方式,最终还是需要拿一个接种证书(immunisation certificate)或者一个文件的证明。”

她补充道,如果在语言方面面临困难,民众可以打政府设立的口译电话求助,号码是131450。

由于好事围市的阿斯利康接种中心是州政府启动的一个临时接种点,在这里打完第一针的接种者有可能在打第二针时发现该中心会关闭。因此刘娜心市议员提醒,接种者在打完第一针时应该主动咨询护士并确保提前预约第二针。

“乔治河市政府推出一个链接,打开之后的确很方便,从你附近开放的中心、药店、诊所挑选预约,”她说。

“每个区情况不一,但可以去询问一下第二针的情况,”她说,如果现场打完后忘记预约第二针,也可以直接联系新州卫生厅解决。

除了有社区接种中心提供阿斯利康,新州从上周开始向居住在12个热点地区年龄在16到39岁之间的人群提供辉瑞疫苗。

目前,澳大利亚16岁以上人口中接种了一剂疫苗的人数已过半。有专家称,新州将在9月中实现80%的人口接种至少一剂新冠疫苗的目标。

澳大利亚医疗用品管理局(Therapeutic Goods Administration,TGA)已经批准在12岁到15岁之间的儿童可以使用辉瑞疫苗,但目前只开放提供给原住民及托雷斯海峡岛民以及有基础疾病的儿童。

刘娜心市议员说,打疫苗是“保护自己、保护家庭成员,也是保护整个社区”,她呼吁民众“不需要再等待,无需再犹豫,只有去接种才能共同对抗新冠”。

李桂梅和李晓莉期待新州实现高接种率,从而能早日解封,与舞蹈团的姐妹重聚起舞。

“等解封了,外孙和外孙女肯定要是要去上学,我俩还要去接送呢,”李桂梅说。

**声明:本文版权归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所有。转载请务必注明出处为“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中文”,并附上原文链接。任何侵犯ABC版权的行为都可能被追究法律责任。**

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ustralian Broadcasting Corporation,ABC)是澳大利亚全国公共广播机构,独立于政府、政治团体,商业或其他行业机构,不涉及任何利益关系,编辑自主,提供客观和公正的新闻报道。ABC中文遵循ABC编辑方针,以澳大利亚视角,报道国内外重大新闻事件、深度分析时事要闻、多方展现观点碰撞。

**欢迎在社交媒体上关注ABC中文:**

**联系我们:**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