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金正恩后脑勺现神秘绷带 金与正的威胁让朝鲜人惶恐不安

对于以延坪岛为家的两千多人来说,有时他们会觉得命运就在朝鲜金氏家族的一念间。

这片有争议边界被称为北方界线(NLL),意味着那里距离金正恩管辖的领土实际上只有11公里。

他们可以在地平线上看到朝鲜,而且他们知道如果紧张局势达到沸点,炮弹会首先击中他们。

这种近距离以前曾被证明足以致命。

2010年,朝鲜当时的领导人金正日健康状况不佳,在他去世前一年,他正致力于确保儿子金正恩能够顺利继承他的位置。

一天,延坪岛上的大批驻军在测试武器。

韩国说这是例行演习,他们以前进行过多次。

但这一次,朝鲜做出了回应。

在两个阶段的攻击中,朝鲜发射了大约170枚炮弹和火箭弹。造成四人丧生,包括两名平民。

岛上居民金步燮(Kim Bu-seop)对这一天记忆犹新。

“这太突然了,感觉不像真的,”金步燮说。

“一枚炸弹就在我面前落下,就落在我脚跟前,当时我正想回家,就僵住了,一步也没法动。”

“延坪岛简直成了一片火海。由于建筑物燃烧产生的烟雾,整个村庄变成了黑色。”

外交政策智库史汀生中心(Stimson Centre)分析师珍妮·汤恩(Jenny Town)表示,目前仍不清楚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了朝鲜方面进行袭击。

“那是一个非常不同的年代,”她说。

“其中一些可能与建立金正恩的[执政]合法性有关。”

现在,金正恩执政近十年了,他对权力的掌控似乎从未如此脆弱过。

而南边他敌对方的领导人已经快要没有时间实现可能改变延坪岛一切的和平可能了。

朝鲜半岛的麻烦在于,金正恩先生现在并不想谈。

就在韩朝之间的热线恢复一个多星期后,来自首尔的电话再次无人接听。

有那么短暂的一刻,朝鲜半岛的关系似乎即将得到改善。

据报道金正恩先生曾经愿意回到与韩国和美国的去核化谈判中来,但前提是他们要放宽对燃料的制裁,并先送来一些顶级名酒和新的名牌西装。

但后来韩国政府决定继续进行和美国的联合军事演习,平壤方面就不再接听电话了。

每年,驻扎在半岛上的28,500名美国士兵都会与韩国举行军事演习。

由于新冠疫情仍然如火如荼,今年的军演预计将主要以虚拟方式举行。

但即使是这样,在朝鲜看来也是过火了。

在非军事区的两边,权力风云似乎正在发生变化。

金先生的妹妹正显示出越来越明显的强硬姿态,带领着针对韩国的公开抨击。

金与正在谈到即将举行的军事演习时说,“韩国和美国无视我们的反复警告,这种危险的战争做法将给两国带来更可怕的安全威胁。”

由于金正恩的孩子们年龄太小,尚无法继承他的事业,而人们对他健康状况的猜测不断,金先生的妹妹已经成为北方政权中的一个重要角色。

乔治·华盛顿大学东亚资源中心的朴俊恩(June Park)表示,“在过去的几年里,金与正的地位越来越突出。”

“很明显,金正恩和金与正作为兄妹,在如何与韩国人沟通方面有交流。”

“但不清楚的是,在左右政策方向方面,她握有什么样的筹码。”

尽管金正恩最近体重下降,而且后脑勺出现了一个神秘的新疤痕,但他仍有可能大权在握。

不过朝鲜似乎正处于困境中,金正恩先生多次对该国的经济和粮食短缺表示担忧。

这可能促使他从今年四月起开始和韩国总统文在寅通信。

而文在寅先生要做的事情也很多。

文在寅上台时承诺与朝鲜建立更密切的关系,但在其任期的最后一年,文在寅几乎没有任何成果。

朴女士说,在竞争者争夺文在寅职位之际,平壤也正在玩游戏。

“每次有总统选举,事情都会被政治化,”朴女士说。

“双方都有计划利用政治气氛来获得筹码。”

甚至在文在寅先生谈论他对和平的崇高愿望时,他似乎也是在为这个国家购买一份保险。

韩国正在向仿照以色列铁穹建造的火箭防御系统投入数十亿澳元。

如果该系统能发挥作用,它将提供一个像是无形的保护盾,击落从北方发射的任何导弹。

随着紧张局势再次达到顶峰,各方手上的筹码也很可能会再次升级,包括试射导弹。

“可能是又一次[洲际弹道导弹]发射,我们不知道,”朴俊恩说。

“我们并不确切知道他们会使用什么样的军事战术。”

而这一新系统要到2035年才会准备好。

对于生活在韩国领土最北边的人来说,这已经来不及了。

在延坪岛遭到袭击十多年后,战火的创伤依然清晰可见。

那次袭击中被炸毁的建筑物已被重新恢复成一座博物馆,延坪也已成为一个旅游景点。

来自该国其他地区的游客前来观看轰炸的证据,并通过望远镜观察地平线上的朝鲜船只。

这里感觉是安全的。但又总是有一丝危险。

到处都是士兵,有刺的铁丝网围绕着海滩,岛上有很多防空洞,这样如果又有导弹落下,居民也有地方逃离。

而对于岛上的居民来说,即使是正常工作也可能在无意中引发冲突。

当地渔民朴泰元(Park Tae-won)渴望能够进入该岛北部海产丰富的水域。

“到那里捕鱼,简直像做梦一样,”朴泰元说。

“在韩国这边有一个叫做安全区的地方,朝鲜也声称拥有[主权],那个区域是捕鱼的绝佳地点。但朝鲜和韩国人都不能去那里。”

尽管文在寅总统采取了行动,但朴先生并不认为和平即将到来。

“北方和南方不可能实现完美的和平,”他说。

朝鲜半岛的最佳希望是 “共存”。

当地居民金步燮也对实现和平的机会感到悲观。

“如果事情进展顺利,当然好了,”她说。

“但由于就住在朝鲜旁边,我从来感觉不到和平。”

**声明:本文版权归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所有。转载请务必注明出处为“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中文”,并附上原文链接。任何侵犯ABC版权的行为都可能被追究法律责任。**

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ustralian Broadcasting Corporation,ABC)是澳大利亚全国公共广播机构,独立于政府、政治团体,商业或其他行业机构,不涉及任何利益关系,编辑自主,提供客观和公正的新闻报道。ABC中文遵循ABC编辑方针,以澳大利亚视角,报道国内外重大新闻事件、深度分析时事要闻、多方展现观点碰撞。

**欢迎在社交媒体上关注ABC中文:**

**联系我们:**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