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刀把子“复活”要杀死中国高校?


习近平去年在北大与师生纪念五四运动。

中国网友 李素清

人类整体的历史是一部上进史,由厮杀而到谈判,由割裂而到共识,由长官意志而到民主监督,算上最新社会主义老牌国家古巴也迈出了一大步,加上此前的缅甸、越南等,世界大的走势无不体现在“以人为本”。显然,任何为专制独裁所打扮出的“共和国”,从历史的长河里来看,最终不过是昙花一现。毕竟,大势所趋,逆势者,贼也。

是的,国家现代化治理的本位必然是“法律”治国。但如果此时此刻,有人公开提及绿林好汉专用词,如“刀把子、扛把子、总舵主”等“杀人诛心”怪论,而这个人恰恰是最高领导人,你会不会觉得年代穿越了?是吧,有些不相信这话是真的,或者中国式思维,难道有人敢造“首长”的谣?最终查阅这都属实时,能不唏嘘一下吗?能不倒抽一口冷气吗?也许,脑海中,突然就冷不防看到这样一幅画面,杀、杀、杀死“敌人”。

面对博大精深的中国语言词汇,可能许多人还不太理解“刀把子”的咄咄逼人雏形。互动百科中解释,刀把,多用以比喻兵权或杀生大权。李六如《六十年的变迁》第六章五:“黎元洪身边全是旧人,刀把子操在他手里,到底可靠不可靠?”茹志鹃《高高的白杨树??关大妈四》:“刀把子总有一天会拿在我们手里的。”

“反右”首提“刀把子”

也许有人说,黎元洪们是封建旧时代,我们都新中国了,哪有什么刀把子?好,那就更拉就点,1957年“反右”时,当年9月13日人民日报在头版报道《握紧人民民主专政的“刀把子”首都法律界粉碎右派实现资产阶级复辟阴谋》里首次提出“刀把子”。文章称,右派分子猖狂地向人民法制进攻的目的是想夺取已牢牢掌握在人民手中的“刀把子”,企图推翻人民民主专政。

再说,你还可以提及那是特殊阶级斗争年代,情有可原,改革开放后哪有什么刀把子?好,再次给你证伪,2015年1月20日中央政法工作会议召开,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近日就政法工作作出重要指示,要不断提高政法队伍思想政治素质和履职能力,培育造就一支忠于党、忠于国家、忠于人民、忠于法律的政法队伍,确保刀把子牢牢掌握在党和人民手中。

没错,你还有什么好“反驳”的?刀把子重出江湖,正常来说意味著血雨腥风,毕竟刀锋所向披靡;毕竟磨刀霍霍向猪羊。

重提“刀把子”的意义

必须要知晓,在“依法治国”的深层次内涵下,党魁又提出“江湖术语”,是否与法治相背离?其实从该党历史上来看,也并不违背。一方面是“依法治国”要表现的恰到好处,今天中国社会的绝大多数人都意识到,其实质含义不过是“党国天下”,党统一一切,治你们,而非党自身。

另一方面,从党史上分析,一般在党面临重大难题或者内部斗争时,重提“江湖路”,更多地是为下一步斗争作舆论导向,这包括了阶级斗争,内部斗争等。

再拿出实际案例,1964年5月15日-6月17日,中共中央举行农业规划和农村工作会议。会议认为全国基层有三分之一的领导权不在我们手里。在这种对现状不切实际的估计下,毛泽东提出,在农村、城市搞四五年,不要急急忙忙,城市“五反”,要增加划阶级的内容。会议还强调搞好“五反”、社会主义教育运动是挖掉“修正主义根子”,防止资本主义复辟,使党和国家永不变色的保证。其后,发生了什么,想必众人皆知。

因此,从历史的角度来看,当下重提“刀把子”有著非同寻常的含义,一方面是担忧“刀”可能滑落他人,于党有害;一方面,则矛头直指两个领域,一个是党自身内的“蛀虫”,一个则是党外的“不和谐分子”。

现阶段判断的话,在党政军“万众归一”的情况下,反腐利器空间依然较大,刑不上二代被打破,刑不上常委被打破,下一步打出更大老虎,既在市场预期,又恐难以深挖。但至少现状上看,从严治党,目前还没有其他力量能与“党”抗衡,别忘了,真正的“刀把子”军队,近两年也是大调整。

“刀把子”目标何在?

那么,此番“刀把子”到底剑指何方?如果把时间周期拉到近几个月来看,可能是高校。

我们再具体分析,2014年10月15日文艺工作座谈会召开,周小平、花千芳等正式从网络红人步入官方视线;11月6日,陕西省委宣传部等邀请周小平到西安会谈;11月13日,《辽宁日报》用一个整版刊发公开信《老师,请不要这样讲中国》。

今年1月20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最近印发《关于进一步加强和改进新形势下高校宣传思想工作的意见》。《意见》强调指出,意识形态工作是党和国家一项极端重要的工作,高校作为意识形态工作前沿阵地,肩负著学习研究宣传马克思主义,培育和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提供人才保障和智力支持的重要任务。

《意见》指出,要切实推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进教材进课堂进头脑。强调要统一使用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和建设工程重点教材,把统一使用工程重点教材纳入相关专业人才培养方案和教学计划,把工程重点教材作为国家级重点规划教材,把工程重点教材使用情况作为教学评估的重要内容。要建设学生真心喜爱、终身受益的高校思想政治理论课。

《意见》强调,要扎实推进师德建设,落实高校教师职业道德规范,完善师德建设长效机制,实行师德一票否决制,完善加强高校学风建设办法,健全学术不端行为监督查处机制。要严把教师聘用考核政治关,探索教师定期注册制度。

1月24日,《求是》杂志的官网《求是网》发表了一篇署名评论文章,批评中国一些高校教师利用大学讲台抹黑中国,并特别点出了贺卫方和陈丹青的名字。

对了,在此之前,贵州省教育厅近期要求各高校“建立全覆盖的课堂教学视频监控系统、教师授课全程跟踪系统”。

显然,从上述时间轴来看,意识形态对“高校”的严控,已经从表面逐渐延展到个体,具体落实应该为期不远,部分高校学者称,已经接到严厉警告,有撤职当图书管理员者,也是被带走训话者。

点对点打击

高线岌岌可危。而从打击的方法方式上,不难看出,点对点打击这也是最优策略。其一,新社交平台带来的获取知识便捷化,如果打击面太大,比如严控互联网,则舆论压力太大,最近打击gmail邮箱以及VPN也都是一对一,没有引起太多人注意;其二、高校肩负著庞大的洗脑教育工作,洗脑成与否,直接影响个体未来走向社会的价值导向,这个意义就太大了,算是人的“根子”,根子控制不好,长出来就一定不符合党的需求。

当然,短期来看,“刀把子”之狠历史公认,但中长期来看,“刀把子”始终难敌普世价值“心把子”。更愿意相信,越是如此打压高校或社会,越是反弹力度更大。这个时候,用什么招,恐怕都为时过晚,毕竟“网”开了,就真的难以控制。

诗人食指在1968年创作的《相信未来》一诗中这样说:“当蜘蛛网无情地查封了我的炉台,当灰烬的馀烟叹息著贫困的悲哀,我依然固执地铺平失望的灰烬,用美丽的雪花写下:相信未来。”‍

(责编:董乐)

(BBC)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