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德国渐入后默克尔时代 政坛开始重新洗牌

(德国之声中文网)北威州州长基民盟政治家拉舍特(Armin Laschtet)非常希望能够成为默克尔的接班人。作为德国人口第一大州的州长,拉舍特的执政风格确实和默克尔有许多相似之处:注重对话,避免对抗。前不久接受德国电视一台采访时,现年60岁的拉舍特表示,他对默克尔取得的人生成就充满了敬意。他认为默克尔带领德国走出了四次重大危机:“难民危机,欧债危机,全球金融危机以及目前的新冠疫情危机。”

直到今年二月,还没有任何人能够想象默克尔执政16年之后,基民盟基社盟会在大选中丢掉总理府。当时在“德国趋势”民调中,基民盟基社盟得票率为34%,遥遥领先于排名第二的绿党(21%)。然而,短短三个月之内情况却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目前,绿党以26%的得票率领先基民盟基社盟三个百分点。而联盟党失掉部分民意的主要原因,就是基民盟主席拉舍特和基社盟主席索德尔就总理接班人身份展开的一场恶斗。

现在局势终于已经明了,拉舍特将以默克尔接班人身份参加大选。拉舍特表示,要想出任德国总理,参加角逐的人必须要拥有坚定的信念,而他就是这种拥有坚定信念的人,他也会尽力做好总理工作。前提条件当然是他能够当选总理,而要想改变目前对他不利的民意基础,他必须在大选前的最后四个月时间里全力以赴。

### 绿党总理候选人贝尔博克:什么是经验?

拉舍特的主要竞选对手是来自绿党的贝尔博克。贝尔博克也强调,她深知出任总理责任重大。贝尔博克在参加RBB电视台“政治脱口秀”节目时表示:“出任世界上最大工业国之一的政治领袖,当然是一件非常特殊的使命。”她也承认,同基民盟基社盟政治家相比,她并没有执政经验,但她认为这并非一个缺陷。她说:“什么是经验?我认为,在当前形势下,将生活经验带入政坛更为重要。”她表示,受疫情影响,过去一年多在家带孩子的经验让她对社会有了更深刻的了解。

现年40岁的贝尔博克有两个孩子,疫情对她和她的家庭造成了很大的影响。她说:“从政经验不能和执政经验相提并论。”柏林自由大学政治学家尼德迈尔(Oskar Niedermayer)表示,贝尔博克缺乏执政经验的所谓缺点,也许恰恰能够成为她拿分的优势。因为在有些选民看来,这一点恰恰是“新事物”和“变革”的象征。

### 机会渺茫的社民党候选人舒尔茨

尼德迈尔同时也表示,贝尔博克没有执政经验,在国际社会上可能并不被看好。相比之下,社民党候选人舒尔茨常年担任德国财政部长的经历,会让他得到更大的国际认同。而舒尔茨出面竞选也正是要借助他的这一优势。用他本人的话说就是:“从政就是要涉及全球政治、欧洲政治,就是要将国际和欧洲政治同德国政治结合起来。要想领导德国政治,就要有当‘领袖’的胆识。”

不过,社民党的民调支持率一直徘徊在15%的水平上,进军总理府的希望可以说是相当渺茫。参与大联合政府八年之后,即便能够进入执政联盟,恐怕也还是摆脱不了执政小伙伴的角色。不过,这一次的联合政府很可能是所谓的“红黄绿执政联盟”,即由绿党、社民党和自民党组成的联合政府。此外,由于绿党民调支持率一直居高不下,届时出现绿党、社民党以及左翼党联合政府的可能性也是不能排除的。

### 左翼党梦想组建“绿红红”政府

不过,左翼党在外交及安全政策领域的主张使得该党进入联合政府希望极其渺茫。在绿党最为激进的八十年代,绿党也曾提出过解散北约的主张,而左翼党直到今天仍坚持这一主张。今年二月,左翼党两位党主席之一的威斯勒( Janine Wissler)表示,她并不认为在组建“绿红红执政联盟”方面存在什么无法逾越的鸿沟。她说,她很高兴看到多数绿党人士也反对延长德国联邦军驻防阿富汗的使命,而社民党人也反对使用武装无人机。

当然威斯勒也很清楚,无论是绿党,还是社民党,都不会原则性地反对德国士兵参加境外使命。这一点是上述两党同左翼党的本质性区别。威斯勒表示:“我们希望结束联邦国防军的境外使命,这是我党的竞选纲领,我们不会改变这一初衷。”政治学者尼德迈尔表示,他认为,绿党只要能在大选中获胜并入主总理府,那么该党就完全有可能会和左翼党开展合作。他表示,尽管外交及安全政策的分歧构成了双方合作最大的“绊脚石”,但他确信绿党、社民党和左翼党内部现在就已经开始了寻求妥协方案的进程。

### 自民党主席林德内尔:“从未像现在这样干劲十足”

德国自由民主党主席林德内尔现在也在研究绿党的执政理念。五月中旬的自民党党代会上,林德内尔就曾经设问:“绿党候选人贝尔博克为了入主总理府,也会借助左翼党的支持吗?”与此同时,他也明确表示,自民党愿意以执政伙伴身份参加下一届政府,毕竟自民党目前的民调支持率已经上升到了两位数。“我从未有过像今天这么大的干劲,我希望能够带领自民党重新担当起执政的重任。”从1949年至2013年的近半个世纪的时间里,自民党曾一直以执政伙伴身份参与执政。

林德内尔强调:“自民党希望德国变得更现代、更数码化,也更自由。” 他表示,自民党五年前放弃了同基民盟基社盟以及绿党共组联合政府的机会,也因此深得民众信任。今年九月的大选后,如果基民盟基社盟和绿党两党联合仍无法占据多数,自民党就将再度获得参与联合政府的机会。总而言之,基于目前民调数据所得出的几种联合执政组合,都是联邦政府层面上从未出现过的。

### 民心思变

种种迹象显示,经历了15年默克尔时代之后,德国政坛将出现一个全新的政党格局。

贝塔斯曼基金会新近发布的调研也证实了这种“民心思变”的社会氛围。根据这项调研发布的数据,大约62%的德国民众希望出现一个新的政府。负责本次调研的菲尔坎普( Robert Vehrkamp)表示:“这是1990年代开展此项调研以来,主张政府更新比例最高的一次。”

© 2021年 德国之声版权声明:本文所有内容受到著作权法保护,如无德国之声特别授权,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当行为都将导致追偿,并受到刑事追究。

作者: Marcel Fürstenau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