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希腊左派胜选 全球政经面对考验

(中央社雅典26日综合外电报导)希腊激进左派联盟(Syriza)昨天赢得国会大选,党魁齐普拉斯矢言终结撙节政策“5年来的羞辱与折磨”,恐导致希腊退出欧元区,如此一来将是希腊的灾难。

希腊2010、2012年获得“三巨头”(欧元区国家、欧洲中央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纾困,总额高达2400亿欧元,今年2月债权人将检讨是否继续金援。

齐普拉斯强烈反对撙节措施,誓言重新协商该国庞大的债务负担。不过伸出援手的国家已拒绝债务减免的谈判。潜在的僵局引发希腊将违约与离开欧元区的可能性。

以下是希腊大选对全球其他国家可能构成的部分影响:

●欧元区的历史性时刻

分析家表示,尽管希腊和德国均语带威胁,不过两国对敲定协议更感兴趣,不愿见到希腊违约。

英国“卫报”(Guardian)解释,随著投票日逼近,齐普拉斯已放软与欧洲摊牌的语气。齐普拉斯和德国总理梅克尔(Angela Merkel)坚称,希腊应留在欧元区。若希腊果真离去,将是欧元区首度有成员脱离。

●扰乱全球经济

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外界对于希腊将债务违约的疑虑不断被挑起。希腊债务相对于国内生产毛额(GDP)的比例在欧洲最高。经济学家警告,希腊违约会损害其他负债国家将遵守义务的信心,让金融市场陷入进一步危机。

然而,正如彭博指出,欧洲中央银行(ECB)提出的保证,已消除一些最悲观的预测,欧洲如今对于希腊造成全球经济动荡的可能性,已不再那么惊慌。

但不可预测性对金融稳定不是好事。“华尔街日报”(Wall Street Journal)报导,希腊经济已经因为选举引发的政治不确定性而受害。

●鼓舞激进民粹政党

左派与右派民粹政党正在欧洲崛起,激进左派联盟的获胜可能助长它们的气势。

经 济学人资讯社(Economist Intelligence Unit)在为英国广播公司(BBC)所做的研究中警告:“在许多预定2015年举行选举的国家,随著类似的反体制政党快速拓展版图,希腊动荡延长可能产 生严重外溢效应。反体制情绪已在欧元区(及范围更大的欧盟)高涨,政治混乱与潜在危机的风险很高。”

●激进外交政策?

激进左派联盟支持希腊退出北大西洋公约组织(NATO),并批评对俄罗斯施加制裁,也在全欧洲敲响警钟。

然而,该党在大选前也已软化外交政策议题的立场,重新聚焦于重大的内政挑战。(译者:中央社徐崇哲)1040126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