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香港传染病中心总监何柏良担心是否仍有其他隐形传播链

疫情下的香港公共场所 © 法广图片

(香港特约记者 甄树基)首宗变种病毒个案即29岁印裔男4月9日进入社区后,至今香港出现六宗变种病毒个案,但传播链仍然成谜。政府昨晚首次公布,印裔男、其女友及居于东涌的菲佣上月11日均曾到东荟城,而且印裔男与女友曾光顾东涌一食肆,但未有交代该菲佣是否也曾光顾同一食肆,港大感染及传染病中心总监何柏良指,若三人没有光顾同一食肆,令人担心是否仍有其他隐形传播链。他又指卫生防护中心未解释为何约半个月后才发现印裔男与女友曾到东荟城,需交代是否有人不合作提供资料。

变种病毒流入社区,市民人心惶惶,今日(3日)是连续第3日没有新增本地个案,但至晚上再有大厦出现初步确诊个案需要撤离。晚上9时半,政府表示尖沙嘴金巴利道69号美园大厦,由于出现涉及印度来港的初步确诊女患者,怀疑带有变种病毒,她更曾于社区逗留一星期,因此所有住户须撤离,并接受隔离检疫21日,意味着本地零确诊纪录将再次断缆。

早在晚上8时许,大批警员和全副防疫装备人员,在没有任何先兆下,突然冒着风雨,抵达美园大厦外,驱赶附近停泊车辆,并架设封锁范围,大厦楼下两间商铺亦拉闸暂停营业。一直至晚上9时半,政府始发新闻稿交代撤离。

政府在新闻稿中交代撤离原因,指大厦出现初步确诊个案,患者为一名28岁女子,未有提及国籍,是家庭主妇,个案初步显示涉及N501Y变种病毒株。

卫生署提到,该名患者4月4日印度来港,完成21日检疫后,逗留社区一星期,中间曾检测过两次,至5月2日始确定为初步确诊。因此,当局将该大厦所有楼层约40个单位的所有住客,强制撤离检疫21日,没有病征的住户送往检疫中心;若住户出现病征,则会被送往医院接受治疗。

止该航班在港着陆14日,即原定于4月20日解除,不过政府其后开始熔断机制,包括印度、巴基斯坦及菲律宾的来港航班禁飞14日,该航班亦继续禁飞。

晚上10时许,陆续由卫生署小巴到场,准备接载居民。另外不时有居民打算返回大厦,他们似乎不知需要撤离,向大厦外警员查询情况,其后获安排返回大厦。与此同时,亦有相信是居民的亲友带着一袋袋物资到楼下,为即将撤离的居民送上物资,而居民亦获允许短暂落楼接收。一直至晚上11时半,开始陆续有居民落楼登上小巴撤离。至周二凌晨约2时,所有居民已撤离,当中有疑不良于行的外籍居民,需躺在担架床送往隔离。

根据撤离新闻稿,需要撤离为大厦住户,但由于美园大厦为商住两用大厦,部份楼层设有商铺,撤离新闻稿中未有提及这些商户和职员是否需要检测。一直至晚上11时59分,政府就刊登强制检测公告刊宪,始交代详情。政府指,任何人(包括但不限于住客、访客及工作人员)如果在4月20日至5月3日期间,曾身处美园大厦的人士,须于5月6日或之前接受检测。

有大厦商户不清楚情况,深夜赶至大厦外了解情况,3楼写字楼商户陈女士便是其中一员。陈女士收到大厦业主通知后,返回公司了解情况。她表示自己今日 “摆酒请饮”,虽然自己并非居住该大厦,但收到通知后仍担心不前往检疫隔离会有刑责,遂在饮宴完结后,马不停蹄返回公司向楼下警方查询,直指“阵间唔返俾佢check到,拉鬼咗我咪死”。陈女士返回大厦时,手上拿着行李箱,她指行李箱内都是饮宴用衣物,并非撤离用物资,坦言相当“论尽”。

陈女士提到,由于上班时间大厦没有太多居民,故自己也未有特别留意大厦品流复杂与否,而卫生方面也不算太差,日日都有人倒垃圾。陈女士受访后,前往大厦楼下向警员查询,其后获准进入大厦,未知此后如何。

油尖旺区议员贺卓轩批评政府安排混乱,昨日(2日)已确定28岁女子染疫,但至今晚9时许才公布,令居民及附近商户措手不及,其中一间韩国食店老板今午已向他投诉,收到客人查问指政府通知他指根据安心出行纪录,他曾在该餐厅逗留,需要进行强检,却没有交代详情,食店老板以为有职员或食客染疫 ,一直忧心如焚,后来才知是美园大厦出事。

贺卓轩又说,今日接触过两三名美园大厦住客,大都批评政府突然封锁大厦,将送往隔离营检疫21日,打乱工作及生活:“有啲话有重

要事情要做,依家唔知点算?”他希望政府以后增加透明度及尽快公布疫情,让居民有充足准备。

日前港大及理大均证实,居于佐敦伯嘉士大厦的印裔男与东涌菲佣基因排序一样,但按之前政府公布两人的行踪没重叠。惟政府昨晚突然公布,印裔男、其女友及该菲佣均曾于4月11日到东荟城,印裔男及女友曾光顾海堤湾畔地下Curry Lounge,但未有指该菲佣曾否光顾该食肆。

何表示,若三人均有光顾该食肆,或可建立传播链,否则未解释到菲佣的确切传播途径,必须继续调查,因可能是环境污染或仍有其他隐形病人未被发现。

政府昨晚公布居于美园大厦的带变种病毒病人乘搭UK6395于4月4日从印度抵港,该航班有逾50人确诊。何表示必须调查病人感染源头,如是否酒店内有传播链或采样问题。该病人完成检疫后到伊院求诊,检测呈阴性,相信病情是“水尾”。

何又狠批港府防疫“四宗罪”,包括太迟禁飞、检疫个案有漏洞、采样检测出问题、检疫人士于酒店之间互相传播,终致病毒流出社区。他指如果政府之前已肯为上月所有曾入住检疫酒店的人做抗体测试,或规定检疫人士完成检疫前做抗体测试,便有机会及早找出美园大厦个案,也可减少变种病毒在社区扩散风险。

政府专家顾问许树昌表示,据他了解卫生防护中心相信患者是来港前已感染,属输入个案;患者于酒店检疫期间未能检测到呈阳性,可能

是采样不好有关。患者入院后抗体检测便呈阳性,即最少10日前病发。

变种病毒流入社区,市民人心惶惶,今日(3日)是连续第3日没有新增本地个案,但至晚上再有大厦出现初步确诊个案需要撤离。晚上9时半,政府表示尖沙嘴金巴利道69号美园大厦,由于出现涉及印度来港的初步确诊女患者,怀疑带有变种病毒,她更曾于社区逗留一星期,因此所有住户须撤离,并接受隔离检疫21日,意味着本地零确诊纪录将再次断缆。

早在晚上8时许,大批警员和全副防疫装备人员,在没有任何先兆下,突然冒着风雨,抵达美园大厦外,驱赶附近停泊车辆,并架设封锁范围,大厦楼下两间商铺亦拉闸暂停营业。一直至晚上9时半,政府始发新闻稿交代撤离。

政府在新闻稿中交代撤离原因,指大厦出现初步确诊个案,患者为一名28岁女子,未有提及国籍,是家庭主妇,个案初步显示涉及N501Y变种病毒株。

卫生署提到,该名患者4月4日印度来港,完成21日检疫后,逗留社区一星期,中间曾检测过两次,至5月2日始确定为初步确诊。因此,当局将该大厦所有楼层约40个单位的所有住客,强制撤离检疫21日,没有病征的住户送往检疫中心;若住户出现病征,则会被送往医院接受治疗。

翻查资料,有关4月4日抵港的UK6395航班,于4月5日已率先有4名患者确诊,其后陆续有航班的乘客出现不适并确诊,至目前已有约60人染疫。卫生防护中心于4月5日已宣布以第599H章,禁止该航班在港着陆14日,即原定于4月20日解除,不过政府其后开始熔断机制,包括印度、巴基斯坦及菲律宾的来港航班禁飞14日,该航班亦继续禁飞。

晚上10时许,陆续由卫生署小巴到场,准备接载居民。另外不时有居民打算返回大厦,他们似乎不知需要撤离,向大厦外警员查询情况,其后获安排返回大厦。与此同时,亦有相信是居民的亲友带着一袋袋物资到楼下,为即将撤离的居民送上物资,而居民亦获允许短暂落楼接收。一直至晚上11时半,开始陆续有居民落楼登上小巴撤离。至周二凌晨约2时,所有居民已撤离,当中有疑不良于行的外籍居民,需躺在担架床送往隔离。

根据撤离新闻稿,需要撤离为大厦住户,但由于美园大厦为商住两用大厦,部份楼层设有商铺,撤离新闻稿中未有提及这些商户和职员是否需要检测。一直至晚上11时59分,政府就刊登强制检测公告刊宪,始交代详情。政府指,任何人(包括但不限于住客、访客及工作人员)如果在4月20日至5月3日期间,曾身处美园大厦的人士,须于5月6日或之前接受检测。

有大厦商户不清楚情况,深夜赶至大厦外了解情况,3楼写字楼商户陈女士便是其中一员。陈女士收到大厦业主通知后,返回公司了解情况。她表示自己今日 “摆酒请饮”,虽然自己并非居住该大厦,但收到通知后仍担心不前往检疫隔离会有刑责,遂在饮宴完结后,马不

停蹄返回公司向楼下警方查询,直指“阵间唔返俾佢check到,拉鬼咗我咪死”。陈女士返回大厦时,手上拿着行李箱,她指行李箱内都是饮宴用衣物,并非撤离用物资,坦言相当“论尽”。

陈女士提到,由于上班时间大厦没有太多居民,故自己也未有特别留意大厦品流复杂与否,而卫生方面也不算太差,日日都有人倒垃圾。陈女士受访后,前往大厦楼下向警员查询,其后获准进入大厦,未知此后如何。

油尖旺区议员贺卓轩批评政府安排混乱,昨日(2日)已确定28岁女子染疫,但至今晚9时许才公布,令居民及附近商户措手不及,其中一间韩国食店老板今午已向他投诉,收到客人查问指政府通知他指根据安心出行纪录,他曾在该餐厅逗留,需要进行强检,却没有交代详情,食店老板以为有职员或食客染疫 ,一直忧心如焚,后来才知是美园大厦出事。

贺卓轩又说,今日接触过两三名美园大厦住客,大都批评政府突然封锁大厦,将送往隔离营检疫21日,打乱工作及生活:“有啲话有重要事情要做,依家唔知点算?”他希望政府以后增加透明度及尽快公布疫情,让居民有充足准备。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