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杜耀明评论】时事节目思想改造 港台功力烟消云散

李百全上任广播处长个多月来,港台动作多多,再三抽起节目,弃用个别艺员,不跟前线员工沟通,更拿编辑自主做挡箭牌,劝谕大家切勿干预内政。

不过,此劝谕不啻是欲盖弥彰,更突显他对公共广播只有字面的认识。编辑自主不是总编辑自主,更不是由公共广播零经验者主宰一切,李百全的头号问题是岗位错误,缺乏专业不是他的错,反而自以为专业,或者误以为当上总编辑便可无中生有,成为公共广播才俊,才是问题。

不错,公共广播需要编辑自主来保障,但首要条件是执行者掌握专业的原则和操作,懂得以不同方式的公共广播服务社会,才能知所行止,明白行为规范所在,并重视员工以至公众对港台公共决策的理解。眼下的李百全反其道而行,连番抽起节目后,还左闪右避,语焉不详,直至顾问委员会催促,才发稿解释原因。

李百全为官三十年,怎会不自知没有专业资历却要领导专业的艰难,也就不难理解,日常决策的责任只好由港台高层组成的编辑委员会集体承担,以提高公信力。不过,这个编辑委员会有哪些高层在内,十分关键。若只包括处长、副处长和两位助理处长,未免有欠专业,因为前二人是政务官,是公共广播的门外汉,后二人电台出身,缺乏时事专题报道的历练,其中一人更曾经闹出天大笑话,把西藏当作独立国家,由他们操生杀大权,又如何服众?即使再加入三位总监(电台、电视、制作),又有哪位比屡获国际奖项的公共事务部人员更有权威呢?港台编辑委员会不把时事节目部门代表包容在内,甚至没听取制作人的解释便抽起节目,高层注定有偏听之失,他们的决策不外是权力的表现,又如何确保节目做到不偏不倚?

更难以服众的是双重标准。港台高层指责被抽起的节目犯规,如只报道一方的立场或侧重一方的意见,因此《铿锵集》探讨传媒空间是否收窄,必须加插亲政府传媒的访问,才获准播出。但近日一集《议事论事》,介绍全国人大通过修订香港选举制度的决定,受访者主要是三位亲政府人士加一名学者,另有民主党主席罗健熙的短片段,取自另一节目,这又是否侧重一方但忽略另一方的偏颇做法?然后曾钰成访问狄志远,反映建制多于民主派的声音,何以不让代表六成市民的民主派人物发声?既然节目有绝对赞成的观点,理应让市民同时了解反对以至杯葛全国人大决议的意见,否则岂非抵触编辑委员会订立的公平原则?

又如英文版“香港家书”(Letter to Hong Kong ),临时抽起一名非建制区议员的录音,改由亲政府人物撰文大赞全国人大决议,本身已是莫名其妙,但更大的问题是,该节目今年以来十四封家书中,政府及亲政府人士占八封,民主派人士四封,专业人士两封,可见一直偏重政府或亲政府声音。李处长不将情况纠正过来,反而变本加厉,令亲政府与民主派声音更为悬殊,又如何符合他所理解的公共广播?再者,有节目一味唱好全国人大决议,不同时播出相反的观点,港台又如何自称不偏不倚?

一个欠缺专业资历的处长,一个欠缺时事专题报道人才的编辑委员会,再加上双重标准的所谓公共广播规范,不论是出于无知、明哲保身、政治效忠还是其他理由,都可以发挥强大破坏力,随便扫走不对政治口径的广播制作,完全不足为怪。不过,高举公共广播之名来收拾公共广播,小圈子自欺不成问题,内部却难免离心离德,而随住公信力流失,港台也逐渐丧失融合社会差别丶排解意见分歧的功能,过去半世纪积累的信誉和能力,开始烟消云散了。

(以上评论纯属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台立场。)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