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抗疫不利兼口罩丑闻危及德联盟党

(德国之声中文网)从基民盟视角看,民调结果大不吉祥:数周以来,基督教民主联盟(CDU)这个德国最大全民党的支持率不断下降。该党同来自巴伐利亚的基督教社会联盟(CSU,简称基社盟)一起组成联盟党。而德国曾相对顺利度过了第一波疫情,——-选民们将之首先归功于总理默克尔和执政的联盟党。在民调中,基民盟的选民支持率一度升至多年未见的近40%。

然而,随着2020年秋爆发第二波疫情,支持率即告下降,并使直到最近还无法想象的事情一下子进入了可能的领域:9月的联邦选举之后,一个不包括基民盟的、由绿党、社民党和自民党组成的联合政府。

应对新冠大流行瘟疫措施实行一年后,几乎三分之二德国人对本届联邦政府的危机管理感到不满。这是舆论研究机构YouGov受德新社委托进行的一项调查的结果。导致如此不满情绪的原因之一可能是,人们对COVID-19新冠疫苗接种进度在国际比较中明显缓慢的愤怒情绪增加。对基民盟/基社盟两党来说,这是个问题,因为,它们自认是称职、经验丰富、擅长经济的危机管理者。

治理吗?我们行!——数十年来,联盟党政治家们一直如此宣称。记者洛博(Sascha Lobo )新近的“国策失误”指责便遭基民盟断然驳回。

### 趁新冠危机捞钱

此外,在不久前举行的两次州选举中,基民盟得票率再度下跌。不仅如此,还有第二个危机点:疫情发生之初,若干联盟党议员在就与当时稀缺的口罩制造商做交易,有的还捞到了六位数的佣金。个别议员还被指责曾收受来自阿塞拜疆政府的钱。由此,在 “口罩事件”这一关键词下,出现大量对联盟党不利的标题,形成政治压力。议员们不得不宣布辞职。

政治学家法斯(Thorsten Faas)分析说,眼下的这一交相混合颇具爆炸性,“因为,迄今尚未决定由谁成为下届总理候选人,而未来政纲要点也语焉不详。相反,联盟党显然曾确信,能以信任与善政得分——正在这一点上,口罩丑闻构成威胁。”

在有关可能的总理候选人的讨论中,基民盟主席拉舍特(Armin Laschet)或基社盟主席泽德(Markus Söder)的名字被提出过。默克尔接班人之争已延续数年。

据柏林的《日报》报道,自民党的一份内部分析也得出了一个相当黯淡的结论:“对善治的信任遇到的是 CDU/CSU的严重管理失误,在疫苗战略、测试采购和过渡性资助方面的表现表明了这一点”,而对 “正派和谦恭的信任遇到的是联盟党内个别玩家的腐败行为”。

涉及9月的联邦议院选举,本乐于成为基民盟联合执政伙伴的自民党显然已在考虑自己该有何种权力选择。

### 基民盟进入艰难过渡阶段

过去,基民盟能够得分的一个议题是经济。近年来,联邦议院派系中的经济派和中小企业联盟等协会一直是经济保守派甚至是雄心勃勃的青年政治家的集结场所。在基民盟主席争夺战中失利的默茨(Friedrich Merz)在这里有他的支持者基本盘。

只不过,多名受到涉嫌受贿、贪腐指控的议员都来自该阵营,如今正不得不替自己辩护。

其它的、潜在的有利话题便不那么容易找到了。在政纲上,联盟党几乎不知进退:默克尔从绿党手中接过了许多议题,比如气候政策,从而模糊了分歧;右翼民粹主义的德国选项党(AfD)却接手宣传基民盟的传统主题,例如,严格的移民政策和严厉打击犯罪。因此,2021年的基民盟就是过去几年在竞选海报上标榜的定位——中间。

但这个中间变窄了——大流行瘟疫掩盖了那些实质性困难。政治学家法斯指出,“这表明,该党目前真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在这里,也无人明确地、毫无争议地担当领导重任。”

长达数年的寻找默克尔接班人的过程使这个党内无所适从,党内出现多个阵营:继续走默克尔路线或保守转向。法斯总结说,“联盟党内无宁日” ,而且,恰值瘟疫大流行之中、联邦大选前数月。法斯预测:“今年,一切都有可能。”

© 2021年 德国之声版权声明:本文所有内容受到著作权法保护,如无德国之声特别授权,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当行为都将导致追偿,并受到刑事追究。

作者: Kay-Alexander Scholz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