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生活] 社区营造造什么系列1—你知道淡水新市镇有一半是农村 还藏了艺术家吗?

**“社区营造的概念十几年前由海外归国学者引进台湾,近年更延伸到地方创生议题,浓浓文青风的浪漫名词我们常常听见,却又一知半解。央广专访淡水埤岛里的艺术造村推手、雕塑家杨成俊,与新北市城乡发展局企划建筑科科长黄永盛,分别从民间和公部门的角色,跟央广谈谈社区营造造了什么。**


淡水埤岛里位处小山丘,一个与栉比鳞次新市镇高楼为邻的农村。在这个制高点可以看到观音山、轻轨和淡水八景之一的夕阳美景。“以登辉大道做区隔,那半边是城市、这半边是乡村。”雕塑家杨成俊站在艺术村一带最大的埤塘前,介绍埤岛里的地理位置,埤岛艺术村,同时也是实现杨成俊艺术概念的超大型作品。

**私地分享公共空间,扰动价值观**

开车造访,原本车水马龙的台2线,往右方拐个小弯,就进入蜿蜒狭窄的坡路,恍如隔世。偶有居民经过,都会热情的向杨成俊喊声“Mico”打招呼。杨成俊说,我们所在的埤塘,3、4年前还是杂草蔓生,即使路过也往往会忽略水池,光是除草整地就花了许多时间,“当做运动”。这次因为一笔新北市城乡局“社区规划师”预算,开始以“雇工购料”的概念建造埤塘平台,由版画老师勾勒草图,再让当地的孩子一起参与彩绘过程,未来用作社区共享空间。

偶有人们散步、骑单车经过问他“这里可以钓鱼吗”、“要收钱吗”?杨成俊总是笑说欢迎垂钓,钓得到就带回去,“就是一种价值观的扰动吧!”未来他还想利用埤塘边的老树造一座树屋,还有童军营、还有树攀课程……,太多太多事情想做。

**“一直想赚钱,没什么太大意义”**

连同埤塘的6分地,原本是一位有机种植的老师承租,在老师罹癌过世后,杨成俊决定和园艺伙伴“柚子”一起接手,结合农耕与艺术开启“埤岛艺术生活学园”另一章——农业 × 艺术的有机共学基地。杨成俊说,埤岛里是农耕社区,区内零零落落好几个埤塘,过去都是灌溉之用。如今不再耕种,有的土地在等征收、有的土地因为持分复杂,就这么放著荒废。

“我有6分地,但是一直想拥有或是赚钱,没什么太大意义。”杨成俊的概念很简单,成本的一半以分租分摊、另一半用作公共空间。“公田不用钱,种出来的东西大家一起分享”。

“艺术造村也是一样。”埤岛艺术村的前身是废弃制铜厂,从污染型工业华丽转身,蜕变成艺术家驻点创作基地,里头设置的厨房,同时也成为社区婆婆妈妈最爱一展厨艺、分享好料的公共空间,菜刀剁剁声中一边闲话家常。租金便宜、空间感强烈,杨成俊表示,土地、环境的能量,与艺术家的创作是互相影响涉入的。

**一道阶梯一个转弯,艺术零距离**

如今与社区居民打成一片,北投出身的杨成俊,其实也曾被质疑“这个人到底来这干嘛?”但他没有停下脚步,不但将三芝、淡水交界的下圭柔艺术造村经验成功复制过来,还亲自下海选里长,虽然最后没能选上,但竞选帆布仍挂在“埤岛生活艺术学园”入口处,“挡风很好用!”最后与现任里长也成为好朋友。

艺术村里设有陶艺教室、铁雕教室、木作教室等,进驻约16位艺术家,包括陶艺家、木作师、铁雕家、操偶师、影像艺术跟音乐工作者。能够吸引这么多类型的创作人,靠的不只是便宜的租金,还有举目即见的观音山和夕照,伴随鸟儿自由的鸣叫。

驻点艺术家说,这里最棒的是很多器材Mico都已经准备好了,这么多创作人聚在一起,还可以互相交流、激发灵感。在村里闲晃也是惬意,墙面的涂鸦、铁门的雕花,处处有惊喜。经过一段阶梯、拐个弯,遇到社区妈妈对著我说:“今天煮素麻油面线,要趁热吃喔!”

延伸阅读

**【社区营造造什么】系列报导**
系列2—从永和国军帐务中心的重生谈共融精神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